那些騰空躍起的“老男孩”——兩座小輪車運動場地與同一份熱愛
2021年05月12日16:45

原標題:那些騰空躍起的“老男孩”——兩座小輪車運動場地與同一份熱愛

  新華社西安5月12日電 題:那些騰空躍起的“老男孩”

  ——兩座小輪車運動場地與同一份熱愛

  新華社記者鄭昕

  今年33歲的徐浩男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別人說他騎了輛“童車”。儘管這種自行車他從中學騎到了大學,又從大學騎到了參加工作、結婚生女。

  “90釐米的高度、20寸的輪子,也難怪別人說咱玩的是童車。”坐在一旁的何雪峰來了句“神吐槽”。

  徐浩男和何雪峰已經相識超過15年,把“老男孩”們的友誼綁在一起的,就是被不少人誤以為是童車的BMX小輪車。

  “小輪車和滑板、輪滑、跑酷等極限運動一樣,起源於歐美國家的街頭,是買不起越野摩托車的青少年通過改裝單車創製出來的‘速度與激情’的運動。”徐浩男談起小輪車如數家珍,“後來這項運動出現分化,追求速度的變成小輪車泥地競速,追求技巧難度的變成了自由式小輪車。”

  與“親戚”滑板一樣,自由式小輪車項目如今也已被納入奧運會,將在今年的東京完成“首演”。可在徐浩男上中學那會兒,小輪車在國內還是不折不扣的“草根”運動。

  “我們接觸這項運動的起點都差不多,就是國外極限運動比賽的電視節目。”何雪峰說,那時正值青春期的他們對於“酷”的追求無以複加,再加上學習都還不錯,有餘力參與課外體育活動,因而儘管不在同一所學校,他們通過網絡聊天室、論壇等初級的線上社交平台結識,相互交流騎行技巧、交換改裝零件等等。

  “那時我們接頭的暗號就是‘西安哪條街正在修路’,到了放學後就集體騎車呼嘯而至。越差的路況,越能看到我們的身影。”徐浩男告訴記者,2007年前後,西安還沒有標準的極限運動場,他們都是在人行道或者公園、廣場設置道具來玩車,偶爾還能碰到那時還很小的滑板名將高群翔在跟著父親練滑板。

  那些放學後一起到改裝店淘新零件的激動,迫不及待向小夥伴展示新學來技巧的興奮,以及相約在週末“暴騎”100公里、從西安鍾樓到終南山下打個來回的狂熱,都隨著年紀的增長漸漸隱匿在愈發內斂的心中。大學畢業後,徐浩男進入石油系統工作,還發揮其工藝美術專業的才華給極限運動俱樂部設計了不少海報圖標,但騎車的時間越來越少。其他車友也是大同小異,曾經6個人的小團體,只有一半還在堅持。

  幸好熱愛未泯,而時間不過是個考驗,種在心中的信念絲毫未減,只缺少一次重新燃起的機會。2018年年初,在自由式小輪車項目“入奧”的推動下,陝西省籌劃成立專業隊,並首次舉辦了選拔賽。完全沒有專業隊背景的徐浩男得知消息後毛遂自薦,通過了層層考驗,成為陝西省自由式小輪車隊的總教練,從“發燒友”變成“總教頭”。

  “當時就是憑著一股沉睡已久的熱情(來競聘總教練)。我相信,在這個項目上我是有發言權的。”徐浩男說,隨著年少時的那股“勁兒”回來,他會盡全力培養出優秀小輪車運動員,推動這項運動的普及與發展。

  作為第14屆全國運動會小輪車項目的賽場和陝西小輪車運動未來的“門臉”,位於陝西省西鹹新區秦漢新城的小輪車場地已在2020年11月建成並具備使用條件,將在6月全運會測試賽上正式亮相。場地占地55畝,包括泥地競速和自由式兩塊比賽場地,以及項目配套用房和約1600個座位的主看台等。

  十四運會小輪車項目競委會場地保障處工作人員王江告訴記者,場地不僅在設計理念和建造工藝上達到了全國一流,還充分利用空間,在配套用房的屋頂專門設計修建了一條長約500米的環形塑膠跑道,在比賽時能為運動員提供熱身場所,在平時則開放為周邊群眾和場館人員休閑健身的平台。

  高標準場地一座接一座建成。今年4月,西北地區首個BMX小輪車主題運動公園也在陝西省體育場掛牌,當天就舉辦了全省小輪車超級巡迴賽。由於西鹹新區小輪車場地還未正式投用,這個由徐浩男和車友參與設計的運動公園,就成了目前陝西小輪車運動的主陣地。除了承辦比賽,場地日常還辦起了小輪車以及兒童滑步車等相關運動的培訓,徐浩男與何雪峰等人時而做裁判、時而做教練,每週末都能吸引上百名學員與愛好者進場。

  這段時間,經常在全運會小輪車賽場和小輪車主題運動公園來回走動的徐浩男也會恍惚:這兩塊設計理念相仿、大小規模有差異的場地,不正是對成長的一種譬喻?

  “小時候覺得很遠的路、很高的山,長大長高後也就覺得還好。只有這小輪車一直沒有變,安靜地看著一個個場地不斷成型,看著我們不斷成長。”他說。

  其實,他們的熱愛也沒有變。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