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老齡化、少子化趨勢增強 托幼、養老將成朝陽產業
2021年05月11日22:48

  原標題:董登新:老齡化、少子化趨勢增強 托幼、養老將成朝陽產業

  5月11日,國家統計局發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

  其中,老齡化加速趨勢備受關注。數據顯示,2010年~2020年,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了5.44個百分點,65歲及以上人口上升了4.63個百分點。與上個十年相比,上升幅度分別提高了2.51和2.72個百分點。

  此外,我國老齡化還呈現出城鄉不平衡、區域之間不平衡的特點。

  從全國看,鄉村60歲、65歲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別為23.81%、17.72%,比城鎮分別高出7.99、6.61個百分點。

  分省份來看,有12個省份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過14%,包括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重慶、四川等地。

  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今日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人口老齡化是社會發展的重要趨勢,也是今後較長一段時期我國的基本國情,這既是挑戰也存在機遇。比如,從挑戰方面看,人口老齡化將減少勞動力的供給數量、增加家庭養老負擔和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的壓力。同時也要看到人口老齡化促進了“銀髮經濟”發展,擴大了老年產品和服務消費,還有利於推動技術進步。這都帶來一些新的機遇。

  針對最新披露的人口結構數據,貝殼財經記者專訪了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

  新京報:2020年,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為13.50%,比10年前上升4.63個百分點,您如何看待這一變化幅度?

  董登新: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從2000年的約7%到2010年的約9%,再到2020年的13.50%,應該說過去20年,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是在快速增長的,這也反映出我國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

  實際上,13.5%的比重已經相當高了,比7%踏入人口老齡化社會的門檻翻了一倍,這說明我國人口老齡化速度較快、基數較大。

  新京報:我國老齡化呈現出城鄉不平衡、區域不平衡的特點,其中,遼寧、吉林、黑龍江、重慶、四川、上海、江蘇等地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較高,原因是什麼?鄉村的老齡化程度也比城市要深,原因何在?

  董登新:人口淨流入大省的老齡化速度相對較慢,而人口淨流出大省的人口老齡化速度相對較快。

  比如,黑吉遼以及四川、重慶等地,老齡化程度較高的主要原因便是人口淨流出規模較大,由於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相對落後,大量青壯年外出打工,從常住人口角度統計的話,就會出現人口老齡化程度較高的情況。

  上海、江蘇等地屬於發達地區,人口出現淨流入,但老齡化程度依然較高,主要原因是人口平均壽命大幅提升,也就是說,這些地區平均壽命提高對人口老齡化的影響超過了人口淨流入對人口老齡化的影響。反之則如深圳等發達地區,人口淨流入規模對人口老齡化的影響超過了平均壽命提高對人口老齡化的影響,這些地區的人口老齡化程度就比較低。

  另外,農村地區的人口老齡化程度比城市嚴重,大量農村人口外流是最根本的原因,這些外流人口往往通過求學、服兵役、外出打工後在城鎮買房等方式定居落戶等。

  新京報:與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2020年60歲以上老年人口比重提升,15~59歲人口比重卻大幅下降6.79個百分點,這反映了哪些問題?該如何解決?

  董登新:這背後反映的是人口老齡化已經影響了社會勞動力的供給。

  在這種情況下,我國仍執行70年前的退休製度顯然已不合時宜,尤其是女性退休過早,其中,女工人退休年齡是50歲,女幹部退休年齡是55歲,這與國際慣例有非常大的差距,因此,退休製度改革已迫在眉睫。

  世界上主要國家的男女法定退休年齡都提高到了60歲以上,西方國家的男女法定退休年齡更是提高到了65歲以上。

  我國女性退休太早是勞動力資源的巨大浪費,延遲退休,尤其是我主張的將男女退休年齡統一至60歲,這是緩解中國人口老齡化導致勞動力人口比重下降的一大重要應對舉措。

  因此,延遲退休不僅為解決養老金的問題,也能充分利用人力資源,讓2.6億老年人在身體允許的情況下,儘可能延長就業時間,這也是實現社會價值、充實老年生活的方式之一。同時,這也有利於擴大整個社會的勞動力供給,降低勞動力成本,助力企業創新發展。

  當然,延遲退休最根本的作用還是在於緩解代際撫養壓力,均衡代際撫養成本,我國養老保險的原理就是下一代人撫養上一代人,如果這一代人退休年齡過早,就會加大子孫後代的養老金繳費負擔,反之,則能減輕子孫後代的繳費負擔。

  新京報:從另一個角度看,老齡化、少子化的趨勢將為我國經濟發展帶來哪些機遇?

  董登新:從這次人口普查的數據來看,老齡化、少子化趨勢進一步增強。一方面反映生育率走低的問題沒有得到明顯改觀,擴大人口再生產困難較大;另一方面,老齡化、少子化對政策而言是一種挑戰,未來,如何在托幼、養老兩方面發力,充分釋放政策紅利,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我認為,未來托幼和養老將是兩個龐大的朝陽產業。托幼需要國家加大對托兒所、幼兒園的投入,給予家庭更為完善的托幼服務,以此來提高生育率、擴大人口再生產。

  養老也有龐大的需求,中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多達2.6億,按照民政部“9073”佈局的中國特色養老服務體系,將有97%的老年人通過居家養老、社區養老的方式獲取服務,3%的老年人將在養老院、養老機構獲得服務,所以,政府也會相應加大對居家養老、社區養老的投入和扶持。

  政策將對托幼和養老給予重磅支持,驅動兩大產業的發展,這對於中國經濟轉型、產業升級,尤其是擴大內需、刺激消費有重要作用。

  兩個重大民生工程也會給社會資本提供更多投資機會,極大提高人們的幸福感和獲得感。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潘亦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