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你值得被尊重
2021年05月11日20:46

  原標題:李誕帶貨內衣翻車:別怪女孩太敏感

  作者:末那大叔

  許多年前,在男女平等失衡的年代里。

  女性價值,似乎只存在家庭主婦的身份中。

  1940年,洗衣機廣告里說:

  給妻子買了這台洗衣機,就能讓她變開心,變漂亮,甚至懷上孕。

  1970年的香菸廣告的海報上說:

  往她臉上吹一口煙,她什麼都聽你的。

  牛仔褲廣告海報中,女性跪在地上抱著男人的大腿。

  明目張膽地冒犯女性,還以此為榮。

  幾十年過去了,在女性力量崛起、聲浪越來越大的今天。

  沒想到還有些品牌毫無敬畏心,用文案打擦邊球。

  2月底,李誕給一內衣品牌打廣告,配文是:

  “一個讓女性輕鬆躺贏職場的裝備。”

  這條帶有物化女性、歧視女性的廣告,引爆了大家的不滿:

  什麼樣的職場能經常看到女性內衣?

  躺贏是什麼意思?靠出賣色相上位?

  連政法委都點名批評:“內核是倨傲,本質是猥瑣!”

  作為網紅奶茶的茶顏悅色,也曾因為馬克杯上的廣告語翻車:

  來茶顏買奶茶的美女很多,如果你碰巧認識了一個;

  你可以小聲告訴我們的夥伴:我撿了一個簍子。

  “撿簍子”本是長沙方言俚語,是“得便宜、意外收穫”的意思。

  把“認識美女”當成撿便宜,活該被網友罵成篩子。

  同樣以女性為消費主力的全棉時代,也曾因一則廣告被群起而攻之:

  視頻里,女生被一個陌生男子尾隨;

  情急之下,掏出一盒卸妝巾卸妝,竟然變成了男人,隨之把陌生男子嚇退。

  滿屏都是“女生被侵犯,是因為她漂亮”的惡意。

  冒犯而不自知,把無知當幽默,令人反感。

  近日,老品牌椰樹椰汁發佈一則招聘啟事,也引發眾議:

  專業不限只要懂寫作,入學就有車、有房、有高薪、肯定有美女帥哥追。

  突出位置還放置了一位女子呈S型站姿、手持椰樹牌椰汁的照片。

  其實這也不是椰樹椰汁第一次玩套路了。

  從前的廣告里,椰樹椰汁也喜歡用女性身材來博人眼球。

  讓身材姣好的女模特穿著十分清涼的泳裝,說出那句:

  “白白嫩嫩,我從小喝到大。”

  國泰君安數據顯示,我國25-40歲時尚女性人口已達2.9億;

  近75%的家庭消費決策,由女性主導。

  那些冒犯女性的品牌,後續都有出來解釋道歉。

  但網友大多不買賬,從心底裡反感他們:

  一邊賺著女性的錢,一邊又不懂得如何尊敬女性。

  這是一個價值創造的時代,品牌售賣的,不僅是商品;

  而是商品的價值觀,代表品牌的價值觀。

  就好比如果一家餐館放出告示:美女穿泳裝用餐免單。

  我想大部分女生連門都不會進。

  女性不是玻璃心,更不是開不起玩笑;

  只是所有的玩笑和行為,都要建立在平等和尊重的基礎上;

  都要分場合、分尺度、分內容,一旦越過了那道線,就會變質。

  就像我曾經對一位“喜歡開玩笑”的朋友講:

  如果一個你認為的玩笑,你不會對你的媽媽和女兒講,那你也不應該對其他女性講。

  就像電視劇主演宣發海報中,以“好嫁風”為題;

  意思是女生這麼穿衣服,男生比較喜歡,比較容易嫁出去。

  也立馬遭到了許多女生的反對:

  “世界這麼大,難道女人眼裡只有男人和結婚?”

  我們常說“尊重”,什麼是尊重?

  告訴女孩,你這樣穿衣服,就會吸引很多男生;

  這是在否定女性的內在價值。

  告訴女孩,找個安穩清閑的工作,未來才有更多時間相夫教子。

  這是在否定女性的社會價值。

  真正的尊重,是讓女性感受到自己被認可與關愛。

  我很喜歡克勞德·霍普金斯的一句話:

  “兩性之間要求平等的話,他們付出的努力也應該平等。

  無論性別,男女都必須證明其存在的意義。”

  就像演員金婧,在參加一次比賽時,評委總是說:

  “你們女孩子挺不容易的。”

  但她卻非常直接地懟了回去:

  “我希望你們可以對我有一些客觀的評價。

  就像對於一個表演作品,根據選題、表演、節奏,去評價好壞。

  而不是說女孩不容易,我覺得我的作品值得更多。”

  改變女性弱勢局面,就是不把她們當成弱勢去“可憐”。

  認可家庭主婦跟所有職業一樣有價值,女博士只是學曆更高的女生;

  女司機也通過了駕照考試,女生可以選擇結不結婚。

  世界不是由一些狹隘的人說了算的;

  無論性別,我們都擁有同一片天空。

  《中國好聲音》有一期,選手唱了一首《雨愛》。導師謝霆鋒忍不住對李榮浩說:這首歌選的好,是嫂子的歌。李榮浩立馬回應:不是嫂子,是歌手楊丞琳。這就是最好的尊重。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