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減、捨得”之間 首都北京秀出新身姿
2021年05月11日05:42

原標題:“加減、捨得”之間 首都北京秀出新身姿

製圖:程璨
製圖:程璨
    京城傳統建築與現代化的摩天大廈交相輝映。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建泉/攝
京城傳統建築與現代化的摩天大廈交相輝映。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建泉/攝

北京一直被定義為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而根據2017版北京市城市總體規劃,首都的戰略定位升級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

北京定位的“增”“減”之間承載了都城重構的諸多設計:老城不能再拆,非首都功能要疏解,城市要解決民生短板,發展要躍上高質量平台,京津冀要建朋友圈。

2017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發佈後,黨中央、國務院又批複了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核心區的控制性詳細規劃(以下簡稱“控規”),把北京建設成為“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的目標愈發清晰鮮明。

從首都金名片的老城,到藍綠交融的副中心;從正在崛起的南部地區,到創新力爆棚、改革氣息濃鬱的中關村,年輕的首都建設者參與並見證著以人民為中心和高質量發展為牽引的北京,呈現出嶄新的時代風貌。

——————————

90後樓吉昊的“舞台”是有著800多年歷史的北京老胡同。作為北京市東城區景山街道的責任規劃師,他用腳步丈量離故宮最近的胡同群,更用一雙年輕規劃師的眼睛,打量著這座千年古都的前世今生。

走進這些胡同,他一一推開院落里的每一扇大門,傾聽民聲:有大媽希望胡同里有塊地兒曬太陽,也有大爺想要個下棋的小桌子……這些老街坊們的情感、生活需求他都盡力滿足。

樓吉昊就職清華同衡規劃院。眼下,他和一大批年輕的規劃師,正在完成一個宏大的時代命題:為“建設一個怎樣的首都”規劃藍圖。40歲的於潤東、楊軍深度參與北京城市副中心“綠心”的規劃,力求按“世界眼光、國際標準、中國特色”來實現副中心的高標準建設;80後孫福慶沉浸在古建築的細節打磨中,希望給老胡同設計最合適的門窗,既要保護好老城,又要讓老城的居民觸摸到現代化生活……

老城不僅要好看,還要好用

北京核心區控規這樣描述古都未來的模樣:“和諧寧靜、雅韻東方的人居畫卷”,在核心區控規的技術負責人、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石曉冬看來,這意味著未來的首都功能核心區,可以品味歷史、可以感受文脈、可以享受生活的圖景,“老城不僅好看,還要好用”。

近年來,北京致力於老城保護,在“宜居”上格外下功夫。東城區17個街道全部聘請責任規劃師,將修復、修補和宜居相結合。

樓吉昊對此深有感觸。2017年他剛開始走進胡同調研時,老街坊都沒在意。在他們印象中,胡同整治過好幾回,最多也就刷刷外立面。這次,規劃師們走進一個個院落,不厭其煩地與居民拉家常,瞭解大家的需求,並著手落實。有老街坊說,看來這次修整要的是“既有面子,又有裡子”。

樓吉昊說,為了把“裡子”修到老街坊的心坎里,胡同的責任規劃師團隊和專業機構聯合開發了一個叫“路見”的小程式,那裡彙集著老百姓對胡同現代化生活的設想,大到胡同的停車難題,小到一個路燈的安置,規劃師都會努力去實現。

提升一條胡同的居住環境,規劃師可能要來回幾百次,喜歡種花的街坊想要一個花壇,經過規劃師的用心捕捉,把雜物清理後,就是一個別有洞天的“口袋”小公園。

停車,無疑是核心區最難事之一,一些胡同給出解決方案。在規劃師騰挪下,東城區東四九條胡同口整理出一片空地,足夠停下胡同里居民的車。隨著各種花式占車位消失,胡同重歸寧靜與疏朗。

生活趨於便利,胡同吸引了年輕人眼光。今年3月,95後創業青年陳躍天搬進北京西城區楊梅竹斜街片區茶兒胡同的一個共生院。推開這座四合院的大門,陳躍天租住的房間,有獨立衛生間,開放式廚房,有地暖和空調,舒適的生活設施一應俱全。

陳躍天是陳氏太極拳第十三代傳人,在胡同打拳時,讓他有一種腳踩大地的踏實感。共生院里京腔京味的街坊四鄰,讓這位年輕人有更多機會觸摸古老的北京城。對他來說,北京老城可品、可用、宜居。

樓吉昊說,這樣的新老共生模式是規劃師最樂見的。新老建築、新老居民,以及新老文化有機共生,讓胡同充滿活力,也讓北京這座老城生機盎然。

騰籠換鳥、留白增綠,讓城市有機更新

2020年,北京市宣佈成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城市。有舍有得,首都用5年時間,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2367家,疏解騰退市場、物流中心919個。

“減法”換來了美好生活的“加法”。5年間,北京市見縫插綠、留白增綠,讓城市綠地增加3600公頃,老百姓身邊多了460個口袋公園,2020年全年有2/3的日子空氣質量都能達到優良標準。

“減法”沒有減少GDP,2020年北京的GDP站到了3.6萬億元台階,新經濟對GDP的貢獻已達37.8%,實現產業的迭代升級。

在北京,最大體量的“騰籠換鳥”當屬動物園批發市場及周邊十餘處批發市場退市,金融科技登場。

今年年初,北京動物園交通樞紐邊的一座大樓全新亮相。夜晚時分,大廈臨街一側,一條150米長、雙層挑高、由通透落地玻璃打造的“星河長廊”宛如銀河閃爍,頗具時尚感。

六七年前,這裏還是“動批”的核心區域四達大廈所在地,內有5家批發市場,檔口林立、車來車往、水洩不通。疏解非首都功能後,批發市場退出了,少了往日的喧囂,老城“靜了下來”。

尋找替代產業之時,金融科技浮出水面。動批地區與中國“最富”的街——金融街,高科技企業最密集的村——中關村,形成區位上的三角形。

一手牽金融,一手牽科技,“動批”建築群轉身為“國家級金融科技示範區”(以下簡稱“金科新區”),四達大廈更名為新動力科技金融中心,成為金科新區的核心區起步樓宇。

作為承載金融科技“國家隊”“獨角獸”“生力軍”企業落地的金科新區核心區,近期已有中央結算公司、奇安信公司、神州數科公司等業界知名頭部企業落戶新動力科技金融中心。

做全球創新人才首選地,成為這一區域的目標,這正是北京打造國際交往中心、國際創新中心的一個註腳。

40歲的梓楠趕上了這班車。他曾是南方一家互聯網公司的高管,2020年到一家央企旗下的北京混改公司做負責人,開始了大數據+金融的新工作。曾有朋友擔心,由體製外到半體製內,從南方到北方,他是否適應?

梓楠看好科技賦能金融領域,對北方的氣候、辦事風格做好了心理準備。令他沒想到的是,金科新區為企業提供的是“保姆式”服務,有很好的營商環境,創業者只管安心打拚。

根據北京西城區2020年發佈的金科新區三年行動計劃,2022年之前,金科新區要加速金融科技高精尖人才聚集,實施金融科技人才“十百千”工程,培養10名有國際影響力的金融科技企業家、100名行業創新創業領軍人才和1000名“金融科技創新工匠”,更多的機會屬於像梓楠這樣的創業者。

建設沒有“城市病”的城區,主副共興

2016年,參加北京城市副中心規劃“國際競賽”時,規劃師楊軍和於潤東都只有35歲。當時有來自世界各地的12支團隊參與了北京市城市副中心藍圖的設計。中國年輕規劃師和他們團隊提出的諸多理念,有的已經實現,有的正成為副中心火熱的建設場景。

憶起當時與國際設計師同台競技的場景,楊軍說,他們在方案中提出,與國外一些副中心的建設不同,北京城市副中心既要建設一個全新的區域,又要兼顧通州老城的更新,尤其是老城的民生改善,需要一併考慮。如今,他正參與原通州老城內的“雙修”。

黨中央、國務院對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規的批複提到,要建成沒有“城市病”的城區。要保持歷史耐心,高標準、高質量建設城市副中心,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為北京治理“大城市病”作出示範帶動。

於潤東和團隊承擔了占副中心面積7%的一塊區域的規劃,那是有11.2平方公里的城市綠心,相當於3.8個頤和園。

這座城市森林公園以“近自然、留彈性、活文化”為設計理念,栽植近百萬株各類喬灌木,林木覆蓋率達到80%以上。

這一區域之前是有20多年歷史的東方化工廠。將這片公園遺址規劃為森林公園彰顯了副中心規劃中所描述的“藍綠交織“的城市圖景,成為副中心生態版圖建設上的點睛之筆。

城市綠心面向公眾開放不到一年,已成為新的打卡地標。而於潤東知道,在規劃綠心時,這裏不僅是一個親近自然的地方,也是作為副中心的文化中心。規劃師在綠心的西北角留下了一組建築,糧倉構造的劇院、形如赤印的圖書館、帆船模樣的博物館,被稱為綠心的“三大件”。

今年“五一”前夕,三大建築已經封頂,2022年將竣工。白天親近自然,晚上享受文化與藝術的熏陶將成為可能。

在做副中心規劃時,楊軍和團隊構想要在城市規劃“家園中心”,打造舒適生活圈。

而當下,建設若幹個家園中心,是城市副中心控規在民生領域的一大亮點。目前,中倉社區利用小區廢棄的鍋爐房改造建設的家園中心基本建成,將為周邊居民提供養老、醫療、教育、休閑等綜合服務。2021年,城市副中心將開工建設玉橋街道等4個家園中心。

“十四五”期間,北京城市副中心每年將保持千億元以上投資規模,一年一個節點,實現城市副中心城市框架基本成型,一個高標準、具有世界眼光的新區將屹立首都之東。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世昕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5月11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