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如何讓年輕人的“靈魂”心甘情願的買單?
2021年05月10日09:59

原標題:Soul如何讓年輕人的“靈魂”心甘情願的買單?

社交一直是人們進行自身社會化的一項重要活動。而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移動互聯網端的社交性活動不僅承擔著人際間交往的紐帶作用,同時也扮演著滿足個人信息及情感表達訴求的重要角色。移動社交app更是成為了人們日常生活中用以溝通和交流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這個時代里的每個人都像一座孤島,被時代的利刃切割開來。人們的社交關係逐漸走向碎片化、冷淡化。而日益複雜的社會關係也正逐漸向個人空間開始蔓延,拋開社會角色,回歸真實自我的媒介表達訴求已經成為人們在使用社交媒體中渴望被滿足的一大需求。

而現在,除了熟人社交之外,陌生人社交也逐漸成為了年輕人們的情感集中地。

陌生人社交發展至今,市場上的產品也是琳瑯滿目,各有各的特色。而Soul作為眾多陌生人社交產品中的一個,是如何在短時間脫穎而出,收穫眾多流量的呢?

不走尋常路的Soul

在陌生人社交領域里,Soul可以說是一個後來者。

2011年到2014年,陌生人社交井噴式增長,就比如現在的陌陌和探探都是這個時期比較出門的產品。

而天眼查app數據顯示,2016年Soul才上線。而此時陌陌的月活躍用戶數量已達八千多萬。

Soul發展至今,也才不到五年的時間,但是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已然進入到了頭部陣營。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Soul平台累計用戶量已經超過一億,月活躍用戶超過3000萬,同比增長超過200%。極光數據顯示,2020年9月Soul平台DAU均值近700萬,DAU同比增長率為134.2%。

同時,Soul在年齡分佈上主要以24歲以下的年輕人為主,18-24歲用戶佔比達到58%,25-29歲用戶達到27%,30歲以上用戶佔比15%左右。其中男性佔比45%,女性佔比55%。

能過在短時間內擁有如此多的用戶體量,一方面是得益於陌生人社交正值發展浪潮,另一方面得益於Soul獨特的優勢。

“跟隨靈魂找到你”,這是Soul的宣傳標語,同時也抓住了用戶的需求痛點,這也是大多數人下載這個 APP 的原因之一,而近兩年大眾之間流行的“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 也為打造平台形象鋪了道路。

而Soul最核心的優勢在於,通過大數據運算進行快速匹配。在首次使用該軟件的用戶在完成所有的性格測試之後,可以通過大數據計算快速找到與自己的三觀和性格相似的人,同時也會更容易的對他們產生好感,更容易的進行社交。用戶通過平台進行個性推薦與匹配,給自己尋找同類提供了契機。

而另一個優勢在於它是一個“完全匿名”的社交軟件。對於年輕人而言,巨大的社會壓力和不斷縮小的個人空間,加劇了人們表達空間缺失的困境。完全匿名化的Soul,使人們獲得表達上的安全感和場景中的陌生感。這也是對社交恐懼症人群的福音。

在這個不看外表、不在意地理位置的平台上,單純地尋找與自己三觀和性格相似的人進行交流,大大地增加了自我歸屬感和幸福感。其實,90%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社交恐懼,尤其是對於厭倦了在微信和 QQ 上分享自己動態或者害怕被評頭品足的人來說,更多的人群把該軟件當成一個發泄自己情緒和分享生活點滴的地方。

同時,在Soul中,用戶的娛樂消遣來自於對相同興趣和性格的人群,發佈的隱私信息,而獲得壓力緩解、情緒釋放以及新鮮感,享受到輕鬆愉悅的感受。

不僅如此,隨著時間的發展,Soul的產品功能也越來越多樣化,除了早期的“靈魂匹配”和“語音匹配”還有“廣場”這幾個功能外,還增加了“戀愛鈴”“視頻匹配”“Soul狼人”等功能,讓社交變得更有趣。

但是對Soul來說,雖然發展比較順風順水,但是背後的問題也越多了起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sou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

用戶在增長,有趣的靈魂卻不多了

一位Soul的資深用戶對作者這樣說到:“最開始的Soul有趣的人還是非常多的,那個時候大多數的用戶都是以交朋友,聊天為目的,雖然騙子很多,但是如果小心一點,也不會被騙。在以前,匹配到一個人,如果有共同的語言,可以聊很長的時間,而且在那個時候匹配度達到97%,98%的人有很多,但是現在能達到95%都是稀有了,並且現在匹配到一個人,對方回不回都是問題。現在的年輕人聊天都是抱著很強的目的性來的,不是談戀愛,就是面基,尤其是在廣場(Soul的一個功能,類似微信的朋友圈)裡面,發佈的瞬間可以帶地理位置,有很多用戶都在打擦邊球,導致用戶的體驗越來越差”。

而導致這種現象出現,正是Soul的低社交門檻。隨著Soul營銷的宣傳,用戶數量逐漸增加,但同時平台上社交能力弱,不懂聊天的用戶也越來越多,人們在社交時越到社交能力偏弱的人的可能性也逐漸增加,這讓人們感覺在平台上並不存在有趣的靈魂,造成用戶體驗越來越差。

Soul在上線之初,以其文藝的風格及理念贏得了眾多用戶的喜愛。從在知乎,豆瓣的廣告投放也可以推測出,Soul最開始是瞄準高學曆,高素質年輕人群的。

然而從廣場上的內容來看,用戶的層級下沉幾乎是不可避免的。首先,幾乎完全匿名的機製對用戶來說幾乎沒有門檻,這就意味著任何用戶都能進入這個平台。精力旺盛、時間多的學生黨很快會占到較大比重。

其次,高素質用戶對內容和社交效率的要求相對也高,隨著更多用戶湧入,大量無意義的內容會加劇這部分用戶的流失。根據市場相關數據統計,Soul次月留存率僅有16.17%,低於探探的42.47%。

而在Soul上遭遇“殺豬盤”現象也時常發生,相關數據顯示,昆明市2020年12月份,因在社交平台Soul結識陌生人被詐騙的案件11起,最高被騙金額34萬元,最低被騙金額9千元,主要詐騙類型為“殺豬盤”和一般網絡婚戀、交友類。

對於陌生人社交來說,“騙”與“被騙”是一直存在的問題。一位使用過Soul的朋友告訴作者:Soul的安全機製明顯提升了,當在聊天中涉及到轉賬,投資等相關詞語時,平台都會對這些詞語進行屏蔽,然後通過做題進行解鎖,對於那些頻繁的人,會直接封號。

對於Soul來說,作為信息共享發佈平台,輿論的監控,輿論場的管理是任何平台運營者無法迴避的社會及法律責任。而Soul主打匿名的優勢此時也變成了累贅。由於用戶在註冊過程中僅僅只需要一個手機號,不用實名註冊,對不法分子來說,犯罪成本很低。長期以往下去,對Soul這個品牌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而Soul如果想要增加用戶粘性,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對內容的優化,和匹配機製的完善。因為前文講到了Soul的用戶聊天能力在變弱,因此或許可以適當改變一下機製,讓匹配度高的人聊天,這樣用戶很少會感到枯燥乏味。同時對廣場的瞬間內容進行優化,嚴格限製低俗的瞬間,起到監管作用。為滿足用戶更加優質的社交體驗,就需要軟件能夠幫助用戶進行高效合理的信息篩選。

從工具到平台的轉變,Soul能找到商業化的最優解嗎?

有了流量,就要變現,畢竟只有流量變現才能維持公司的長遠發展,Soul當然也免不了俗。

其實,最早的Soul是沒有任何的充值服務的,完全是一款免費的軟件,但是從2019年開始,Soul上線了Soul幣功能,在同城卡、定位卡,頭像捏臉、禮物等方面增加了收費服務。

不僅如此,Soul還在個人聊天對話框里增加了“商城”,用戶可以給聊天對象送實體禮物。可以說Soul也在走電商的路徑了。但是在作者看來,這是空有虛表的。畢竟,讓陌生人對陌生人消費,這是很睏難的一件事。

對於商業變現,Soul創始人張璐曾對媒體表示,Soul已經略微盈利。但是就目前來看,變現渠道還略顯單一,主要靠會員訂閱和增值服務。

對於會員訂閱方面,因為是無顏值社交和隱私保護機製,如果用戶想知道“誰看過我的主頁”,又想“秘密訪問他人主頁”,或者想加速和一名潛在的靈魂朋友的關係,加速點亮Soulmate,這時用戶就需要充值會員。

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也會讓用戶覺得有一種付費交友的意味,讓用戶感到反感,而用戶也沒有很強的消費意願。

與此同時,對於陌生人社交產品來說,擁有一個堅固的護城河是最重要的,因為對於產品的研發技術這是沒有難點的,功能也容易複製,因此,市場的產品同質化問題嚴重,這也是為什麼沒有一款陌生人社交產品可以壟斷一大片區域的用戶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陌生人社交賽道上永遠都有機會的原因。

在今年三月Soul還傳出要上市的消息,而天眼查數據顯示,Soul的最新一輪融資還是在2018年,已經有快三年時間沒有獲得融資了。

從本質上來講,Soul只是一個工具,工具的一個特點就是“錢途渺茫”,三年時間沒有融資,從側面也透露出一個消息就是,資本對Soul不再看好,當然也可能跟市場大環境有關係。

在陌生人社交產品多如牛毛的今天,這門生意並不好做。尤其是現在的產品定位針對的是年輕消費者,有一個弊端就是,他們從小就在優渥的互聯網環境中成長,接觸著多元化的信息,不像老一輩一樣,容易形成固定思維,年輕消費者容易被種草,他們也願意嚐新,天生對新品牌有著更強的偏好,這也就會導致,他們對品牌的忠誠度降低,在同一品牌消費中,年輕消費者更願意嚐試不同的品牌,而讓他們花錢更是難上加難。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