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足壇“領導危機”為何愈演愈烈?
2021年05月08日09:11

原標題:德國足壇“領導危機”為何愈演愈烈?

新華社柏林5月6日電 新聞分析:德國足壇“領導危機”為何愈演愈烈?

新華社記者劉暘

先是足協主席、副主席內訌,接著足協、德甲聯盟高官“書信互懟”,德國足壇領導層內部矛盾近期迅速升級,並愈發公開化,令人大跌眼鏡。

4月23日,德國足協(DFB)主席凱勒在主席團會議上將副主席科赫比作納粹法官弗賴斯勒,引發軒然大波。此後凱勒向科赫公開道歉,但科赫始終拒不接受。根據德國足協發佈的最新聲明,足協道德委員會已將針對此事的處理結果提交給足協體育法庭來做裁決,預計5月底公佈裁決結果。

在德國特有的曆史文化背景下,將人或機構與納粹聯繫作比喻是極具挑釁性、攻擊性和侮辱性的言論。德國政壇、體壇曆史上多次出現過“納粹比喻”事件,對被攻擊者往往不能構成傷害,反而令指責者深陷輿論漩渦。

明知如此,凱勒為何要“出言不遜”?業內人士透露,凱勒與科赫之間的權力爭執由來已久,二人在公開場合早已貌合神離。

紅酒商人起家的凱勒曾擔任德甲弗賴堡俱樂部主席多年,2019年足協原主席格林德爾出現受賄醜聞辭職後,他以“外來人”身份入主足協,主張在機構和人事上進行一系列透明化改革,試圖將現代企業管理製度引入足協,從而與副主席科赫產生分歧。

現年62歲的科赫是足協主抓業餘足球的副主席,身兼巴伐利亞州足協主席,與各聯邦州和地方足協交往甚密,曾兩次在足協權力交接的空檔期擔任臨時主席。有媒體分析,科赫是足協中的“實權派”,時常利用他在協會中的人脈和影響力與凱勒對峙。凱勒一度被媒體形容為“門童奧古斯特”(德國俚語,專指可以代表機構卻無實權、充當門面、迎來送往的人)。

“納粹比喻”事件剛好給了科赫一次“逼宮”機會。5月2日,德國各聯邦州和地方足協主席在波茨坦召開特別會議,對凱勒進行不信任投票,要求其辭職。正值令凱勒如坐針氈的“發酵期”,賽弗特與科赫爆發了“書信互懟”的口水仗。

德國足球職業聯盟(DFL,以下簡稱“聯盟”)首席執行官賽弗特在足協改革方面的觀念與凱勒相近,2019年足協主席接班人遴選上,他是凱勒的堅定支持者。作為職業足球的代言人,他與業餘足球利益捍衛者科赫時常意見相左。尤其在新冠疫情暴發後,職業足球空場繼續,而業餘足球則停擺陷入生存危機,兩方利益衝突日益加劇。

賽弗特去年已辭去在足協的職務,官方解釋是新冠疫情造成聯盟管理危機,他無暇顧及足協事務。他就此和足協劃清界限,無論在理念還是實踐上,雙方都已分道揚鑣。選擇在這個關鍵時刻發聲,一方面回應了於其不利的社會傳聞,另一方面將批評矛頭指向科赫,同時在一定程度上轉移了凱勒承受的輿論壓力。

針對科赫此前“擔心聯盟對足協進行結構性破壞”的言論,以及關於賽弗特明年離職後,選擇其他足球公司牟利圈錢的傳聞,賽弗特發表了一封寫給科赫的公開信,同時發給德甲、德乙36傢俱樂部以及一些新聞媒體。

他寫道:聯盟無意“結構性破壞”足協。“我未來的職業規劃里沒有去另外一家公司(的計劃),並在足球產業里繼續賺錢。我的職業規劃里也不包括參加任何直接或間接與足協相關的活動。我有其他打算,足協絕對不在其中。”

對於來自所謂其他公司、旨在“移除足協王冠上的明珠”的傳聞,賽弗特表示一無所知。“這種想法愚蠢且毫無吸引力,足協旗下重要賽事版權並不在他們手中,而是在歐足聯等國際協會。我建議足協現在所有人要堅持負責任的立場。足協‘功能失調’問題不能靠樹立假想敵和傳播陰謀論來解決,而是靠長期的結構性改革和人事改革。”

科赫4日給賽弗特回了一封長達8頁的信。他在信中說:“我不會被你的惡語相加所激怒,不會受你的威嚇放棄對業餘足球利益的承諾。不僅凱勒對我有難以形容的言行,賽弗特的行為也給我充分的理由相信,他欠我一個道歉。”

對於德國足壇領導層“互扔泥巴”的言行,媒體和球迷感到厭倦和失望。德國足協的威望近年來不斷被各種醜聞蠶食。2015年,時任足協主席尼爾斯巴赫因捲入2006年世界盃賄選醜聞而辭職;2019年,時任足協主席格林德爾因收受名表和在足協下屬企業兼職獲利等問題辭職;2020年,德國聯邦刑警、稅務和檢察機構聯合行動,以查偷逃稅為名,對足協總部辦公區以及6名官員的私人住宅進行搜查……

在新冠疫情持續打擊足球產業情況下,德國足球領導層沒有表現出團結的精神風貌,沒有發揮出扭轉頹勢的作風能力,不斷透支公眾信任。足協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國家隊建設方面屢屢突破公眾底線。近期德國男足的糟糕戰績時常把足協官員推向風口浪尖。

去年歐國聯比賽上德國0:6慘敗給西班牙,今年世界盃預選賽上更是爆冷在主場1:2輸給北馬其頓,令球迷難以接受。本屆歐錦賽,德國與法國、葡萄牙等勁旅分在一組,強敵當前、大戰在即,亟需提振士氣、凝聚人心,而足協卻酣醉於上演“宮鬥大戲”,為人不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