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菲律賓人,杜特爾特為何認為南海仲裁案裁決該扔進廢紙簍?
2021年05月08日09:00

  原標題:作為菲律賓人,杜特爾特為何認為南海仲裁案裁決該扔進廢紙簍?

  文 | 海上客

  作為菲律賓人,杜特爾特如今的說法,算是務實的。

  語驚四座,連海叔都吃了一驚——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馬尼拉當地時間5月5日稱,南海仲裁案裁決該扔進廢紙簍。

杜特爾特5月5日發表講話截屏
杜特爾特5月5日發表講話截屏

  儘管一直以來杜特爾特持與中國友好的態度,可中國確實與菲律賓在南海有爭端。

  儘管中國一直認為南海諸島是中國領土,可菲律賓方面許多人目前確實不這麼認為——包括杜特爾特本人,也認為菲律賓在南海有相關島嶼的領土訴求。可為何他身為菲律賓總統,竟然聲稱當年由菲律賓發起的南海仲裁案的結果該扔進廢紙簍?

  1

  且看杜特爾特5日發言的原話:“我們追求了,可什麼都沒有發生……那隻是一張紙,我會把它扔進廢紙簍里。”海叔注意到,杜特爾特是用屬於南島語系的菲律賓他加祿語說這段話的——他沒用英語,也沒用西班牙語來表述。

  不妨回看一下所謂的南海仲裁案——這無非是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三世任上,由其當局單方面炮製出來的一場政治鬧劇罷了。

阿基諾三世
阿基諾三世

  在沒有中國參與的情況下,菲律賓單方面找來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日本人柳井俊二,成立了一個“常設仲裁法院”下的“中菲南海爭議仲裁庭”,並作出了一番胡亂“判決”。中國政府當年就發佈《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明確不接受、不參與菲律賓提起的仲裁,並稱中方決定是具有充分國際法依據的。

  2016年7月13日,聯合國官方微博聲明,“常設仲裁法院”與聯合國沒有任何關係,海牙國際法庭(又稱國際法院)同時發表聲明指出,國際法院作為完全不同的另一機構,自始至終未曾參與所謂的南海仲裁案。

2016年6月30日,杜特爾特就職菲律賓總統,卸任之際的阿基諾出席交接儀式
2016年6月30日,杜特爾特就職菲律賓總統,卸任之際的阿基諾出席交接儀式

  隨著阿基諾三世下野,以腐敗和“僭越權力”罪名遭到起訴,世界也在看著菲律賓新政府會如何處理阿基諾三世遺留的有關南海問題的這筆“負資產”。

  杜特爾特甫一上任,也曾對所謂的“仲裁結果”表示歡迎。杜特爾特還派出了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訪華——1992年至1998年在任菲律賓總統的拉莫斯,曾經擔任過博鼇亞洲論壇理事長,是與中國相熟的政治家。在卸任菲總統後,他也一直關注南海問題,曾經通過自己的基金會組織相關的研討。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資料)
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資料)

  儘管在阿基諾三世在任時期,以及此後作為杜特爾特特使訪華之際,拉莫斯都認為菲律賓和中國在南海是存在爭端的,但他更認為——該通過談判解決爭端。

  總起來說,拉莫斯2016年訪華之後的中菲關係,是在擱置爭議的情況下,有所合作的。杜特爾特所言“我們曾經追求了”,其意涵,無非拿著所謂的“仲裁解決”來到中國,討價還價一番後,在南海爭議領域啥也沒撈到。

  2

  對於菲律賓方面來說,在南海爭端方面,有沒有其他辦法“對付中國”?當然有。譬如今年4月,菲律賓有關機構就曾號稱在其所謂的“西菲律賓海”亦即國際社會習慣稱呼為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的區域加強“主權巡邏”,針對中國在南海海域作業的船隻進行打擊。更有甚者,菲律賓為相關海域設置了“特別工作組”拒絕接受中國在南海有爭議水域實行伏季休漁製度的禁令,並鼓勵菲律賓漁民繼續在爭議水域進行捕撈。

菲律賓外長洛欽
菲律賓外長洛欽

  菲律賓外長洛欽還在推特上對中國大爆粗口。具體情況,海叔在此前的文章《菲律賓外長爆粗口,不能就這麼完了》中已有交代。

  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紮納5月2日則表示,將持續在南海屬於菲律賓的所謂“200海里專屬經濟區”進行軍事演習。此前,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奧倫紮納通電話時,曾大談南海局勢,且提出“深化美菲防務合作”的建議。

美聯社報導奧斯汀與奧倫紮納通話情況的截屏
美聯社報導奧斯汀與奧倫紮納通話情況的截屏

  3

  當然,在海叔看來,菲律賓方面的這些所謂的政治、外交、軍事舉措,都是徒勞的,無效的。原因很簡單——南海諸島主權屬於中國,這是有多重史實為證明的。當二戰之後,當時的中國政府可是借助美國援助的軍艦——太平艦、中建艦、中業艦、永興艦,收複一度被日本人佔據的南海諸島的。

張君然先生題寫“海軍收複西沙群島紀念碑”
張君然先生題寫“海軍收複西沙群島紀念碑”

  1946年11月24日,隨艦隊登上南海永興島的當時的國民政府海軍司令部海事處上尉參謀張君然題寫了“海軍收複西沙群島紀念碑”和“南海屏藩”,並立碑於島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0年,張君然投身人民海軍的建設事業。退休後,1986年,作為上海市長寧區政協委員的張君然重返永興島。撫觸“中華民國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張君然立”的碑刻,他曾解釋——之所以1946年採用民國紀年題籤,就是要讓後人知道這塊碑不是之後立的,這是中國在當時就擁有南海諸島主權的強力證明!

1986年,張君然(左3)回到了闊別38年的永興島
1986年,張君然(左3)回到了闊別38年的永興島

  至今為止,菲律賓聲稱擁有我中業島主權。可就憑當年中國以中業艦來命名1946年收複的這座島,主權之爭就可以休矣!當時菲律賓共和國才剛成立,連自己的國度邊界在哪裡都還懵懵懂懂,又如何來認定中業島算是菲律賓的呢?更何況,位於九段線以內的中業島,早在20世紀早期出版的中國地圖里,就劃在中國版圖之內。

中國空軍轟-6K巡航南海
中國空軍轟-6K巡航南海

  且長期以來,南海諸島屬於中國,都獲得包括西方在內的國際社會的承認。何以到了一定時刻,冒出來個菲律賓,搶奪中業島也好,搞所謂的“南海仲裁”也罷,都無法最終將中國擁有主權的南海諸島奪去。

  要知道,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重返聯合國之際,在中國政府的堅持下,第27屆聯大通過了將香港、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去除的決議,從那一刻起,即便直到1997年和1999年中國才恢復對香港和澳門行使主權,可香港、澳門屬於中國領土這一概念,已無人可以撼動。當年中國對西方列強可以說不,如今在與菲律賓有領土爭端的情況下,仍抱以苦口婆心,希望未來無論菲律賓誰當政,都能認清這一點。

  不得不說,作為菲律賓人,杜特爾特如今的說法,算是務實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