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資本張磊發文紀念大衛·史文森:傳奇永不落幕
2021年05月07日09:10

  原標題:傳奇永不落幕 —— 紀念大衛·史文森  

  來源:高瓴資本  

  暮春可能是最殘忍的季節。我收到大衛·史文森先生去世的消息時,心中的悲痛難以自已。儘管我知道,這位全球機構投資界的傳奇先驅已經與癌症鬥爭了九年,但一時間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噩耗。

  我很難用言語表達大衛對我以及身邊朋友的巨大影響,打開電腦卻遲遲難以成文。他是引領我進入投資界的第一位導師,他教會我什麼是受託人責任,什麼是長期價值投資,如何創造一個有靈魂的組織……他早已成為我生命中的良師益友。

  第一次遇到大衛時,我還是個學生,正在為沒有錢支付第二年的學費而拚命找工作。就像很多焦慮而迷茫的年輕人一樣,我投出了無數的簡曆,最終都石沉大海,我經曆了無數的面試,最後都沒了回音。當我一次次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學校時,完全沒有想到,機會竟然就在我出發的地方等我。

  在耶魯投資辦公室的面試室,大衛給了我一個機會——無論在什麼時候看來, 都是一個彌足珍貴的機會——跟著他實習。而在此之前,我從未真正接觸過投資。後來,我曾問過大衛,為什麼會接受一個對很多問題都回答“I don’t know”的小白?他回答我,很多時候,坦誠都是最為重要的品質。

  我從大衛那裡接受的第一個艱巨的任務,就是把他的著作《機構投資的創新之路》翻譯成中文。大衛的詞彙量很廣,機構投資又有很高的專業門檻,所以,可想而知這個項目對我的挑戰有多大。我第一次在書中遇到了一個概念——fiduciary,當時的翻譯多不準確,我只能盡最大努力拚湊恰當的詞來表達,最後將之翻譯成“受託人”。後來,我才明白,這個詞所代表的行業原則指導了大衛一生中的許多重要決定。這些年來,大衛成為了一個典範,證明了作為一個受託人意味著什麼:保護投資者的利益,並使你的利益與信任你的投資人、你的合作夥伴保持一致。大衛還有句話,“管理好風險,收益自然就有了”。後來,“風險管理”和“受託人責任”也刻進了高瓴的DNA。

  大衛是這個星球上最卓越的投資領袖之一,但對同事來說,他首先是一位朋友。他有一間辦公室,但幾乎不用,因為他更喜歡和所有的同事一起坐在開放的交易大廳里,這樣大家就可以隨時隨地發言,順暢地與他溝通,甚至激烈地討論。在辦公室外、在壁球比賽間隙、在觀看足球賽時,以及在夏季壘球比賽的休息時間,他都在與我們一起討論問題。

  在我那段寶貴的實習期內,大衛一定回答了我提出的數百個關於投資的基本問題。

  大衛花費了大量精力在教書育人上,這種對自己時間的慷慨不僅使我受益良多,也使我們的同事和眾多尋求他建議的學生受益匪淺。大衛的午餐時間經常交給學生,幫助他們思考該從事什麼樣的職業,過什麼樣的生活。也許對大衛來說,沒有什麼比“投資於人”更能代表長期價值投資了。他孜孜不倦地幫助身邊許多人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引導他們走向一條為社會創造價值的道路。

  中國人常講,扶上馬,送一程。幾年後,在我創業開始階段,大衛給了我最關鍵的支援。創立高瓴時,我剛剛32歲,從未管理過投資基金。我當時的幾個合夥人也都沒有做過投資。我們這群“烏合之眾”唯一的共同點是,無限的求知慾以及對中國未來的信心和嚮往。我曾經問過大衛,為什麼他要投資高瓴,因為在當時沒有任何其他機構會冒這個險。他說,當你和合適的人一起工作時,一定會有好事發生。今天,最初的幾位合夥人和我一路風雨兼程,而在高瓴,這已經成為一句口頭禪,“找到靠譜的人,一起做有意思的事”。我認為,這也許是大衛帶給我的,關於投資最重要的一課。

  從投資於身邊的人,再到通過支援教育幫助更多的年輕人,讓投資家大衛受到更廣泛愛戴和尊敬。大衛非常自豪,他和同事所做的工作能夠支援大學的前沿研究,培養最優秀的人才,並幫助他們跳出物質條件的束縛去追求更大夢想。大衛總是散發出一種使命感,給了我們這些與他共事的人一種難以言說的積極能量。他的團隊中有許多人與他共事了幾十年,也有許多同事後來到其他大學繼續他們最初從事的事業。大衛常說,使命感驅動型公司才是“有靈魂的組織”。經過多年的創業打拚,我越來越認同大衛的觀點,並且發現這樣的公司,也通常是最具創新性和凝聚力的組織,並且有更高的機會穿越週期走的更遠。我很感激從大衛這裏學習到這樣的理念,並在高瓴的創業曆程中一直堅持將教育和人才作為“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

  四年前,在大衛的感召和鼓勵下,我與同仁們發起創辦了高禮價值投資研究院,大衛欣然應允擔任研究院的名譽理事長。在研究院首屆價值投資研習班開放日活動上,大衛發表了著名的致辭,用精煉地語言勾勒出一位傑出投資者所需的特質和素養——好奇心驅動的求知慾(Intellectual Curiosity);極致聰慧(Raw Intelligence);自信心(Self-Confidence);謙遜(Humility);敬業(Work Ethics);判斷力(Judgment);充滿激情(Passion)。實際上,研究院的初衷,就是希望通過大衛這些樂於助人的導師,集結熱愛學習、相信價值投資的專業人士,共同學習進步,讓更優質的投資人成為中國投資領域的中堅力量。

  在新冠大流行使世界陷入停滯的幾個月前,我在紐黑文見過一次大衛。當時,大衛正在接受癌症治療的新療程,這導致他的腿和腳腫脹。我想他走路一定很痛。儘管如此,大衛還是堅持要陪我和孩子在校園散步;他說,陽光和新鮮空氣對他有好處。大衛陪了我們近兩個小時,在縱橫交錯的老校園里,大衛帶我們走進斯特林紀念圖書館,給我的孩子看他最喜歡的雕像。”你看!”他興高采烈地指著一個小雕像:那是一個小學生俯身在一本書上,而建築師詹姆斯·甘布爾·羅傑斯在雕像上刻了“U.R.A.JOKE”的字樣。孩子笑了,大衛也跟著笑了起來,併發出了他標誌性的爽朗笑聲。

  正是這樣豁達樂觀的心態,讓他在長達九年與病魔纏鬥的時間里保持了決心和信念;正是這樣對事業充滿激情的熱愛,支撐著他在人生最後時刻還在為學生上課,耐心回答他們的問題;正是這樣樂於分享和成就他人,才能激勵教育了包括我在內的一批又一批年輕人。我回憶里的大衛,永遠如最初那天見他的樣子,在陽光下,在自己深愛的大學走廊上,與年輕人一起開懷大笑。

  傳奇永不落幕,我將永遠感激與懷念這位導師和朋友。

  文 | 張磊

  2021.5.6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