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以商養黑,正廳級幹部背後是黑惡組織老大,斂財超百億
2021年05月07日14:10

  逢黑必掃,除惡務盡。政論專題紀錄片《掃黑除惡——為了國泰民安》已經在央視播出了一段時間了,這部紀錄片成功讓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上,展現了我國三年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的豐碩戰果。

  落馬官員徐長元家族就是被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掃除了黑惡勢力之一,大連徐長元家族的涉黑案件內情眾多,手段殘忍狠毒,令人髮指。

  今天,就讓我們走近這位原正廳級幹部的雙面人生。

  徐長元的過去

  徐長元是1955年生人,他出生於一個農村家庭,在這個家裡他是第一個孩子,在他下面還有4個弟弟和2個妹妹。

  徐長元小時候家裡真的特別窮,我們一直以為是小說中情節的兄弟幾個穿一條褲子的情況在徐長元的家裡真實地上演著。在如此貧困的家庭環境里,徐長元從小就立下了長大以後一定要出人頭地的誌向。

  不過,在徐長元出人頭地前,雪上加霜的事情發生了。1972年,徐長元的母親把徐長元叫到身邊,母親拉著徐長元的手不停地囑咐徐長元一定要照顧好弟弟妹妹們,自己的病太重了,怕以後不能陪著他們了,徐長元含著眼淚點頭答應母親的要求。沒過多久,徐長元的母親因病去世了。

  那時徐長元剛剛17歲。

  本就貧困的家庭失去了一個勞動力,下面還有6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徐長元擔負起自己做大哥的責任,選擇了輟學和父親一起到生產隊勞動來養育弟妹們。年輕力壯的徐長元幹活很有勁,不怕苦不怕累,得到生產隊很多人的喜愛。

  一年後,徐長元就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隨後他繼續發揚自己吃苦耐勞的精神,一步一個腳印地往上爬,17歲的徐長元加入生產隊,29歲的徐長元成為了莊河縣包裝製品廠廠長,39歲的徐長元就已經是莊河市市長助理,兩年後,這位市長助理一躍成為莊河市副市長。

  從一個貧寒的農戶子弟一步一步走上了副市長的位置,徐長元目前為止的人生簡直能拍成一部勵誌片,激勵年輕人艱苦奮鬥。

  可人心是會變的,徐長元從坐上副市長的位置開始,他的心思就出現了一點漣漪。他受夠了小時候貧窮的日子,他還答應了母親要照顧好弟弟妹妹們呢。從那一刻,徐長元帶著弟弟妹妹們走上了一條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徐長元的不歸路

  徐長元家族的第一桶金就是他在擔任莊河市副市長時以權謀私得來的。他當時分管國有企業改革,莊河市工業物資總公司正巧在準備拍賣。在徐長元的授意下,他的弟弟徐長髮參加了這次競拍,並在徐長元的多方運作下成功以99萬的價格競拍到了產權。拍賣結束後,徐長元又利用職權之便給弟弟大開後門,徐長髮沒有按照規定繳納全款,只交了5萬元保證金就成功辦理了過戶手續。

  徐長元家族的第一桶金,就是這麼賺來的。

  隨後,徐長元為了建立在莊河市的“徐家大本營”讓自己的三弟徐長波成立了一個物流公司。接著以招聘保安的名義招募了許多社會閑散人員填充自己的隊伍以謀取更多更大的利益。徐長元的四弟徐長威、五弟徐長寶就是無惡不作的典型案例。為了討債,這兩人多次命令自己手下的打手把欠款的司機堵在賓館里暴力討債。司機劉師傅就是被他們非法討要債款的可憐人之一,他欠了“長波物流公司”車輛承包費大約7萬元左右,被徐長威和徐長寶手下的馬仔綁架,關在賓館里。劉師傅的家人為了救出劉師傅傾家蕩產,能借的能求的都找遍了才湊出1萬多塊錢,這顯然遠遠不能滿足徐家人。徐家的打手眼看要不到錢就提出了一個要求,“反正你也還不上錢了,不如給老闆展示出點誠意,實在不行就留下根手指頭吧。”

  劉師傅被逼無奈,顫顫巍巍地拿起刀給了自己的小手指兩刀。萬幸的是,這群人說話還講些信用,果然沒再來找劉師傅的麻煩,只是過後不久對劉師傅說“老闆說了,車你可以繼續開,欠公司的錢可以給你減一萬,其他的你就繼續幹活還債。”

  劉師傅當然不是一個個例,司機李師傅被徐家的催債馬仔逼得無奈服藥自殺被送去醫院搶救,即使是這樣,這些無情的馬仔也沒有暫且放過李師傅的打算,他們直接在醫院里對李師傅下了毒手,讓李師傅變成了終身殘疾。司機邱師傅,因為無力償還債務被徐家的打手拉出去非法拘禁,墜車後活活壓死。

  這些被害人們面對徐家滔天的勢力各個敢怒不敢言,哪怕後來徐家人瀕臨倒台,遼寧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到被害人家裡取證的時候他們都萬分害怕被徐家人打擊報復而不敢講出實情。

  徐長元多年來曾經任職過莊河市市長,瓦房店市長、市委書記,長興島經開區黨工委書記,金州區委書記等等職務,2008年5月晉陞正廳級幹部。徐長元在哪裡任職,徐家的勢力就延伸到哪裡,哪裡的居民就會被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

  2004年,徐長元的五弟徐長寶成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用盡各種強攬工程、惡意競標、威逼恐嚇他人低價轉讓資產的非法手段謀取利益。有個市長哥哥在上面當自己的保護傘,他的行動越來越肆無忌憚,甚至有些事根本就是徐長元授意做的。

  在一次莊河市國土局競標時,徐長寶直接讓自己的打手在國土局門口公然威脅所有參加競標者,左手舉牌砍左手,右手舉牌砍右手。徐家人的各種“光輝事蹟”都表明,他們是真的說到做到,也真的敢這麼做。競標開始時,除了徐長寶其它參加者都變成了一隻隻小鵪鶉,根本不敢出聲,也不敢舉牌。

  自然也有人看不下去,前去舉報徐長寶涉黑,可最終徐長寶還是安然無恙,因為他有個市長哥哥徐長元。徐長元直接找到舉報人塞了整整20萬美元的封口費,把事情擺平了。

  徐長元弟弟們這些事和徐長元一比起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只要徐長元出手,那必然是大項目。

  他直接讓弟弟徐長威和另一個親信將一個土地開發項目從內資改成了港資,從政府手裡騙來了6200多萬獎勵款。2009年,這塊地被大連市政府徵用,徐長元因為不滿補償款直接找上甘井子區常務副區長侯禎濤,侯禎濤大筆一揮,補償款直接漲價到2.4億。2010年,剩餘地塊也被政府徵用,這一次徐長元又找到侯禎濤拿到了9億補償款。

  兩年時間,徐長元直接詐騙了國家11.4億。

  2015年,徐長元也許是聽到了什麼風聲,辦理了退休手續成功退休。徐長元以為自己退休了就可以萬事大吉,而事實給了他一記重拳。

  人不能把錢帶走,錢卻能把人帶走

  2018年,正義的鐵錘最終砸向了徐長元頭上,相關部門接到大量群眾舉報,徐長元被立案調查。

  徐長元一案成為遼寧省紀委監委查辦的涉案金額最大、涉案人員最多、涉案時間最長、涉案類型最複雜的一起案件,官商勾結,以商養黑,以官護黑,以黑護商,種種惡行讓人瞠目結舌。

  經調查,徐長元和他的家族涉案金額超過百億,查封房產2714套,總面積43.3萬平方米,對外債權60多億,騙取貸款30億,涉案土地40多宗,車輛142台,註冊企業46家,徐長元退休之前收賄受賄9400多萬。

  掃黑除惡,反腐倡廉的號角吹響了,2020年12月,徐長元、徐長威等人因為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詐騙罪等十多項罪名數罪並罰,判處無期徒刑。徐長寶判處有期徒刑25年。徐長波、徐長髮、徐秀敏等人被判2年2個月到25年不等。

  徐長元家族的勢力從此煙消雲散,不少一直活在徐家人陰影下的市民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這麼多年過去,他們甚至連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惹惱了徐家人。好在國家懲治了徐長元,為他們出了一口惡氣,現在他們終於自由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