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對海龜保護區的深遠影響——“喜憂參半”
2021年05月06日09:41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6日消息,菲律賓阿波島依靠旅遊業產生的經濟效益來拯救當地稀有的海龜,那麼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導致菲律賓旅遊業停滯時,將會對海龜的命運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在全球海洋資源保護的努力中,菲律賓海域並不是最受關注的,雖然這裏擁有數千支海洋物種,生活著大量魚類、珊瑚和其他海洋生物,但它仍是世界第三大塑料汙染國家,其海域塑料垃圾汙染令人堪憂。

  然而,瀕臨滅絕的綠海龜和它的爬行類近親玳瑁龜在阿波群島上找到了合適的棲息地,這裏為它們提供了天然避難所,該海域位於菲律賓中部,面積172畝,珊瑚礁面積超過247畝,其中15%是海洋保護區。阿波島的獨特之處在於,它不僅維持著數量少而穩定的綠海龜和玳瑁龜種群,而且還是385種以上不同魚類和7種海豚的家園。

  希康琳達·開普姆是阿波島景觀和海景保護區管理委員會成員之一,她說:“這些海龜大多數是幼龜和半成年龜,它們被該地區發現的翠綠色珊瑚礁所吸引,綠海龜主要以海藻和海綿為食,而玳瑁主要以海綿和無脊椎動物為食,阿波島屬於內格羅群島,擁有很大面積的珊瑚礁,生活著許多藻類和無脊椎動物,也有海草和珊瑚礁,還有大量來自印度洋、印尼、馬來西亞的海龜物種。”

新冠肺炎對主要依賴旅遊業帶動經濟的阿波島產生了巨大經濟影響
新冠肺炎對主要依賴旅遊業帶動經濟的阿波島產生了巨大經濟影響

  為了進一步幫助玳瑁龜繁衍後代,希康琳達注意到一個特殊的棲息區。阿波島的綠海龜數量雖然數量不多,但都健康成長,對於珊瑚礁不再被視為“極好狀態”的國家而言,這是一個罕見的成功實例。過去一段時間里,菲律賓海域遭遇了全國大多數地區相同的問題——遊客和當地漁民使用傳統破壞性方法,對海域生物構成嚴重威脅,他們使用炸藥、氰化物和海底拖網捕魚,導致魚類和其他海洋生物數量驟減。

  阿波島海龜受到一定程度的保護,得益於之前生物學家的成功實驗案例,前幾年,菲律賓西利曼大學生物學家安吉爾·阿爾卡拉帶領研究人員在阿波島附近啟動了一項保護實驗,該海域被認為是鯨鯊的天堂,當時阿爾卡拉和同事僅是提出一個海洋保護區概念,留出一部分海域,大約占阿波島沿線海域的三分之一,並指定禁止漁業捕撈,希望該保護區的魚類能生長較好,最終魚類數量向外擴散。

  阿爾卡拉知道這個項目並不容易複製,即使是在最需要進行保護的其它海域。

數十年的捕撈和環境汙染已經破壞了海龜的棲息環境
數十年的捕撈和環境汙染已經破壞了海龜的棲息環境

  雖然這個新生的海洋保護區獲得了一定的經濟效益,但最終該海域的控制權還是回歸到當地政府,與此同時,阿爾卡拉和研究同事決定在阿波島建立一個新的海洋保護區。

  但到這個時候,環保組織的做法已發生了改變,他們的策略是:先讓當地漁民從科學角度瞭解魚類生存環境,然後讓他們相信科學理論,而不是讓他們相信科學理論的有效性。西利曼大學研究人員在阿波島建立海洋保護區之前,首先對當地漁民進行科學知識宣傳講解。

  阿爾卡拉和同事招集了當地漁民,當地大約有500-600名漁民,他們建立合作關係,共同保護和管理目前這片海龜健康生長的阿波島保護區,他說:“建立‘禁捕區’的最大挑戰是說服當地漁民,在珊瑚礁生物最豐富的區域停止捕魚對漁民受益最大。”

  阿爾卡拉說:“我記得前幾年我們在阿波島開展漁業保護的時候,一些漁民和當地漁村負責人拒絕接受在珊瑚礁最肥沃的區域建立保護區的提議,他們的理由是,如果這裏成為禁捕海洋保護區,漁民就不能在這裏捕魚,所以他們建議是在另一個捕魚效率較低的區域建立避難所,我們的研究團隊不得不同意加快建立避難所的進程。”

  事實證明,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對阿波島和菲律賓其他海域受保護珊瑚礁中掙紮的瀕危海龜而言是“喜憂參半”。

  儘管他承認,該項目最大的成功是逐漸恢復了阿波島綠海龜數量,同時當地島嶼居民獲得一定的經濟效益,但阿爾卡拉非常清楚,這個海洋保護項目並不容易複製,即使在最需要保護的其他沿海區域。他說:“複製阿波島項目的一個最重要問題是賦予當地漁村部分權限,以便負責管理的工作人員能繼續忠於他們保護海洋資源的承諾,這需要當地政府進行組織,但在菲律賓這個國家似乎很難有效實施,因此有必要讓社會科學家參與菲律賓的所有海洋保護項目。”

目前菲律賓被認為是全球第三大塑料汙染國家,該國海域生態汙染令人堪憂
目前菲律賓被認為是全球第三大塑料汙染國家,該國海域生態汙染令人堪憂

  事實證明,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對阿波島和菲律賓其他海域受保護珊瑚礁中掙紮的瀕危海龜而言是“喜憂參半”。克里斯托·戴恩·維拉那達是一處更大面積海洋保護區的負責人,該保護區與阿波島礁自然公園相隔500公里,位於西民都洛省,她說:“新冠疫情期間,遊客數量急劇下降導致旅遊收入大幅減少,這種急劇下降反過來又對國家公園的保護預算造成負面影響。這意味著遊客減少能降低環境汙染,但與此同時卻減少了旅遊業帶來的經濟效益。”

  但就在維拉那達擔心氣候變化對海龜棲息地產生影響時,她說:“我們注意到越來越多的海龜爬到島嶼上,甚至是在新冠肺炎爆發前的遊客聚集地,未受干擾的生態系統是海龜數量增多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時,我發現在我們的海洋保護區內,以珊瑚為食的冠刺海星數量也減少了,它們是海龜的主要食物之一。”

  阿爾卡拉稱,應該需要一種新的方式,讓遊客到達阿波島之前進行實名製登記,減少人為活動對海域的汙染。

  對於像阿爾卡拉這樣的海洋生物學家而言,像阿波島海景保護區這樣的海域,遊客減少可能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他們主要擔心氣候變化引發的旅遊業、水汙染和颱風最終會對生命力脆弱的珊瑚礁海域造成什麼影響。阿爾卡拉說:“應該需要一種新的方式,讓遊客到達阿波島之前進行實名製登記,減少人為活動對海域的汙染,此外,我們還需要關注水汙染,這對當地脆弱的海洋生態系統十分重要,這段時間高頻颱風天氣有必要將禁捕區擴大至阿波島西部,在那裡颱風可能對珊瑚礁造成的損害最小。”

  但部分專家持較樂觀態度,他們認為,有一些物理因素限製了遊客出現在阿波島,最明顯的是淡水供應缺乏,此外,一些經驗教訓已讓島嶼居民清醒地認識到,為了讓該海域經濟和生態繼續繁榮,他們需要保持綠色環保、可持續性的生活方式。(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