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 | 赴美限製解除,有的人放棄了出國
2021年05月06日12:56

原標題:講述 | 赴美限製解除,有的人放棄了出國

距離美國解除中國學生赴美限製已經過去了一週。

當地時間4月26日,美國國務院發佈聲明宣佈,美國將解除中國學生赴美限製,從2021年8月1日起,來自中國的持有效F1或M1簽證的學生,可以從本國直飛美國,無需再在第三國中轉或停留14天。

赴美限製解除的新政剛剛頒布,廣州的簽證中心就在4月27日放出了少量的面簽名額。此次F/M類簽證旅行限製的解除對象除了中國,還包括伊朗、巴西、南非、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

2021年4月26日,美國國務院發佈聲明宣佈,美國將解除來自中國、伊朗、巴西、南非、申根地區,英國和愛爾蘭學生赴美限製。/圖片來自美國國務院官網

2020年12月,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會議上發表講話,強調教育的開放性。

陳寶生表示,疫情對出國留學的影響是暫時的,疫情終將過去。中國教育必須面向世界,始終堅持教育對外開放不動搖,不斷加強同世界各國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國際組織的交流與合作,鼓勵出國留學,完善留學相關的政策與服務,積極引進優質教育資源。

去年以來,在新冠疫情、亞裔歧視、中美競爭等多重壓力之下,中國留學生群體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三位中國留學生分享了他們疫情之下不一樣的留學故事,有的人堅持留學,而有的人選擇了放棄。

Yuky Shen,24歲,在美留學生

“因為疫情被迫推遲畢業時間”

Yuky Shen是美國電影學院製片系研二的一名學生,目前正在美國洛杉磯準備自己的畢業作品。由於疫情影響,Yuky的畢業時間被延長,本來今年8月份左右就能上交畢業作品的她,現在要到12月才能完成拍攝。

疫情之前,Yuky對畢業後的就業打算還有所糾結。在美國經曆疫情之後,Yuky回國的信念變得非常堅定。她認為生活在美國不能帶給自己安全感。並且,美國疾控中心“一開始說戴口罩沒用,後來又讓所有人都戴口罩”的行為,也讓Yuky對美國政府的公信力產生了質疑。

從去年3月份美國疫情暴發開始,Yuky基本上就不再出門,只會一週去一次超市。去年3月13日,美國宣佈全國緊急狀態的當天,Yuky衝到超市去買東西囤貨。由於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的全民緊急狀態,她在採購的時候沒有經驗,很多食物都買少了,也沒有想到廁紙還需要囤積。在這之後,美國超市廁紙一度全線短缺,讓她十分頭疼。

沉悶的封鎖生活讓Yuky感覺十分鬱悶。有一次,Yuky所在的公寓樓里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大樓給所有住戶都發了通知警告。“那個時候,我感覺病毒離自己特別近,每天都非常焦慮,很想盡快回國。”Yuky說。

當地時間2021年1月8日,美國洛杉磯,洛杉磯地區新冠感染病例正急劇上升。/IC Photo

2020年下半年,美國疫情越發嚴重,Yuky所在的學校決定以網課形式開展教學。為了確保自身安全,同時也確定了學業不會被中斷之後,Yuky購買了9月回國的機票,搭乘洛杉磯直飛廈門的航班,隔離了14天后回到了家鄉上海。回國之後,Yuky看到各大商店都在正常營業,生意紅火,人們也都井然有序,自覺保持社交距離。Yuky對於自己回國的決定感到非常慶幸。

與無數在國內上網課的同學一樣,Yuky也經曆了一段每天半夜三更爬起來上課的時光。雖然學校特意為亞太地區的同學安排了特殊的學習時間段,儘可能避免因時差導致過度勞累,但長時間作息晝夜顛倒對於Yuky的身體影響還是比較大,精神倦怠,注意力難以持久,這種情況持續了三個月之久。鑒於這種狀況,同時考慮到專業的特殊性,需要實地拍攝,Yuky最終還是決定返回美國,繼續新一年的學習。

當時,根據美國防疫政策,中國公民前往美國需要在第三國中轉/停留14天。Yuky經過考慮,選擇了經新加坡入境美國。2020年12月25日,Yuky飛抵新加坡,入住當地酒店。雖然被迫在新加坡停留14天並付出額外的開銷,但是Yuky仍然用積極樂觀的心態來面對這一次經曆。在停留的這14天時間里,Yuky把新加坡的各大景點都參觀了一遍,當作一次額外“旅遊”。

但是,其他同學是否會像Yuky一樣如此輕鬆地看待在第三國的中轉,卻很難說。由於美國疫情並未完全平息,形勢比較混亂,未來發展也不明朗,Yuky身邊很多同學都在猶豫,是否要重回美國繼續學業。

Ian Song,22歲,計劃赴美留學

“美國政策一度讓我想放棄常青藤offer”

22歲的Ian Song,就讀於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經濟專業,兩天前剛剛完成大學本科的最後一場期末考試,是一名準畢業生,目前正在計劃赴美留學攻讀碩士。

疫情以來,網絡上出現了一些關於留學生的負面評價,讓Ian也一度對自己出國留學的道路是否正確產生了懷疑。

不過,Ian最終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他認為留學讓自己看到了世界的精彩,瞭解到了不同的文明樣態和文化思維。對於目前留學美國所面臨的亞裔歧視加劇、中美關繫緊張等不利環境,他說:“我覺得以後可能處處碰壁,但我會做好準備。”

對於過去的一年,Ian十分感慨,因為從大三下學期到大四末尾,他一直是以網課的形式完成大學後期近一半的學業。

去年3月,新冠疫情感染病例開始在北美地區激增。當時,Ian身處加拿大蒙特利爾,雖然也有擔憂,但是看到中國對於疫情處理及時到位,覺得國外也會一樣,疫情一兩個月就過去了。然而,事態的發展出乎意料,3月底,中國民航局開始調整國際航班,大幅減少了直飛北美地區的航線,回國機票一票難求。

在蒙特利爾,Ian定期去超市購買食物和生活用品,有時也會戴著口罩在樓下散散步。平常習慣打車去超市的他,疫情期間都會選擇徒步往返。

疫情下的蒙特利爾。/Ian拍攝供圖
疫情下的蒙特利爾。/Ian拍攝供圖

2020年4月底,北美疫情逐漸失控,Ian花高價買到了從多倫多飛上海的機票。回國之後,日子遂開始變得充滿希望。Ian在家鄉浙江東陽繼續大四網課的學習,同時準備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父母對於想要繼續讀書深造的目標也給予支持。

對於今年的留學申請季,Ian形容為“感覺像是一個人的戰鬥”。平常,他會選擇獨自在家準備文書,或者在附近咖啡廳學習。雖然清閑,但是他仍想念和同學們一起在圖書館學習奮鬥的時光。

申請投出後,Ian收到了美國“常青藤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康奈爾大學、英國劍橋大學等多所世界名校的offer。對他來說,申請的最大挑戰在於,今年的錄取名額相較於往年,或多或少都有減少,因為去年收到offer的同學當中,很多都因為疫情選擇推遲入學,因此占了不少今年的入學名額。Ian對此表示理解,認為自己只需更加努力,不用在意別人的結果。

Ian告訴記者,對於申請頂級名校的同學而言,很多人都已經為此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不會因為疫情等困難就輕易放棄。

在多個名校offer中,Ian最心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那是他第一次出國參觀的國外大學。由於此前中國赴美仍困難重重,Ian直到上週,還在猶豫是否應該放棄哥倫比亞大學,接受英國劍橋大學的offer。在得知美國解除赴美限製之後,Ian很驚喜,立刻抓緊時間去申請了一系列證件,為赴美留學做準備。畢業之後,他希望回到中國,為祖國建設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圖片來源於哥倫比亞大學官網
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圖片來源於哥倫比亞大學官網

Kaylee Zhang,23歲,取消出國留學計劃

“高風險、線上課,留學性價比太低”

Kaylee Zhang是一名去年畢業的本科學生,原計劃於2020年秋季赴倫敦藝術大學攻讀研究生。由於疫情,Kaylee一再推遲她的留學計劃,現在已經放棄出國,決定在國內工作。

留學計劃最終取消,Kaylee有些小遺憾,但也表示不後悔。她說,自己希望出國,是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擁有更多的人生體驗。但是這些體驗的前提,一定是安全的、相對自由的。同時,她也不希望父母為自己的安全擔驚受怕。

去年2月,Kaylee收到了心儀的學校——倫敦藝術大學的研究生錄取offer,心情異常激動。那時,國內疫情剛開始暴發,Kaylee雖然也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感到緊張,但並沒有預想到這會影響到自己的留學。

隨著疫情愈演愈烈,各個國家都沒能倖免。英國的學校通知將全部實行線上教學,她在國外唸書的同學紛紛回國。看著他們面對限航令下高昂的機票四處尋購卻一票難求,在回國的航班上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回國後還要經曆無數次核酸檢查、數天隔離,對於留學,她遲疑了。

Kaylee身邊留學的同學,有的留在國內全程上網課,也有的在今年年初,選擇出國求學,但過去後也是上網課。這些選擇在Kaylee看來,未免性價比太低、危險係數太高。於是她申請了延遲入學,在家自學相關課程。但延遲入學只有一次機會,她必須在2021年秋季開始研究生學習,否則就需要重新申請。

英國倫敦街景。/ICPhoto
英國倫敦街景。/ICPhoto

在詢問同專業已經出國的同學就讀體驗時,同學很無奈地告訴她,這一屆學生全程上網課,沒法與同學和老師在線下進行交流,體驗度下降了很多。同時,去博物館、美術館、電影院參觀,在當地開展社會實踐或去公司實習,都難以實現。

對於接下來的教學模式,學校表示,計劃於2021年秋季開始全部線下教學,但如果疫情反複,則線上線下結合教學或全程線上教學,都是有可能的。

在過去一年里,Kaylee一直在思考,現在是否是一個適合出國留學的時機。直到今年春節,當聽說自己在國外留學的同學被確診新冠病毒陽性後,她頓時意識到,留學並非最佳選擇,比起冒著如此大的風險出國留學,留在國內學習鍛鍊更正確。如今,她取消了留學計劃,已在國內工作,直接通過在行業內的專業實踐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新京報記者 彭岸

編輯 張磊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