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約會情人時被堵門 綁著床單從六樓逃走時墜亡 其情人獲刑五年
2021年05月06日18:28

黑龍江男子袁某同時和兩名已婚女子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在與其中一名情人徐麗(化名)發生性關係時,袁某遭另一情人唐錦(化名)堵門謾罵,而且唐錦始終不肯離開。為了躲避鋒芒,袁某用6個床單和1個被單拚接在一起,放徐麗從六樓逃走。誰知中途拚接的床單斷裂,徐麗墜樓身亡。2021年4月,法院依法公開了這起悲劇的審判結果:袁某因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五年。

1964年出生的袁某家住黑龍江樺南。他曾經有毆打他人、盜竊、損毀財物等多次違法記錄。

袁某同時和1969年出生的女子唐錦、1964年出生的女子徐麗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唐錦和徐麗都有家庭,但袁某卻仍樂此不疲。甚至和唐錦以夫妻相稱。

一天中午,袁某和徐麗在徐麗的家中發生性關係。此時,唐錦給袁某打電話,懷疑袁某與徐麗在一起。袁某含含糊糊,更引起了唐錦的懷疑。

於是,唐錦堵在徐麗家門口,謾罵、踹門,經多人規勸拒不離開。徐麗深知唐錦厲害,為了躲避唐錦、同時掩蓋自己與袁某的關係,她在家中找出6個床單和1個被單連接起來,讓袁某順著拚接床單從家中北側廚房窗戶下樓。

袁某嚐試後,認為這樣做有墜樓危險,於是放棄。兩人本打算等唐錦罵累了自己離開。可是知道當日下午3時,唐錦仍然在門外蹲守、謾罵,並稱要等徐麗兒子回家後開門。

此時徐麗急眼了,她決定自己從自家北側廚房窗戶下樓。隨後徐麗將之前拚接好的床單繫在腰上,袁某將拚接床單另一頭繫在自己腰上,用拚接床單從徐麗家北側廚房窗戶放徐麗下樓。誰知在下樓的過程中悲劇發生了——拚接床單斷裂,致使徐麗墜落地面。袁某趕緊將其送醫搶救,但搶救無效,徐麗因高墜所致肺臟破裂、心包破裂失血死亡。

案發後袁某投案自首。黑龍江雙樺法院審理此案認為,袁某用拚接床單從六樓窗口放徐麗下樓,致使徐麗墜落地面死亡,其行為已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袁某與兩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其犯罪情節惡劣,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影響極壞,同時未能積極主動賠償被害人損失,亦未得到被害人家屬諒解,故應依法嚴懲,不予從輕處罰。

袁某的律師提出,袁某系疏忽大意。但法院查明,袁某用拚接床單嚐試下樓認為有墜樓危險後放棄,在明知存在危險依然輕信能夠避免,構成過於自信的過失。

而徐麗的親屬還提出了合計61萬餘元的民事賠償要求。要求袁某和唐錦共同賠償。袁某稱自己沒有能力賠償,唐錦則表示自己沒有責任。但法院認為,袁某和唐錦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雙方不存在婚姻關係的約束,唐錦在猜測袁某與徐麗在一起後,採取在徐麗家門外蹲守、謾罵並稱等徐麗兒子回家等方式相威脅,該行為對徐麗造成心理壓力,客觀上促使徐麗選擇了一種危險方式來解決困境,故唐錦對徐麗死亡存在一定過錯。

法院一審判決:袁某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賠償徐麗家屬246197.4元。唐錦賠償徐麗家屬123098.7元。

一審宣判後,唐錦不服上訴。黑龍江林區中院裁定撤銷一審判決中的民事賠償部分,將附帶民事部分發回重審。經法院調解,袁某、唐錦、死者徐麗家屬三方達成民事賠償協議:袁某賠償徐麗家屬24萬元,唐錦賠償家屬4萬元。於2020年8月、2021年8月和2022年8月分三次支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