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究竟是什麼吸引他們在大灣區創業?
2021年05月04日10:12

原標題:觀察|究竟是什麼吸引他們在大灣區創業?

“為什麼這片熱土值得更多的港澳青年來創業?”

連日來,我帶著這個問題,和多個在內地創業就業的香港、澳門青年進行了一番交流。在他們眼中,離港澳最近的廣東,無疑成為他們“走出港澳,走進內地,走向世界”的優先選擇項。

他們的抉擇背後,其實是一張世界級城市群的宏大藍圖。

粵港澳大灣區,從規劃綱要印發至今已過去兩年。九座內地城市和香港、澳門組成了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

開放與活力,本就是青年的特質,更是塑造一個創業就業熱土的基本需求和表現。

85後香港青年唐震宇親眼見證了這片土地上的機遇供給變得愈加豐沛。他最早來到廣東肇慶新區時,那裡還是連片的魚塘,短短幾年,大馬路通了,樓也建起來了。

兩位共同創業的香港青年李國銘和葉偉俊,更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是在內地發展的。

懷揣著一顆開餐廳的初心,他們先在香港工作,積累經驗,內地潛在的發展前景將他們吸引到廣州、深圳等地考察。最終,他們的第一家餐廳落地佛山,夢想已在大灣區照進現實。

較低的租金和人力成本、行業發展的整體氛圍、消費市場的巨大吸引力都是他們考慮到內地發展的因素。那麼,僅僅是這些機遇吸引他們而來嗎?

不盡然。因為葉偉俊還對我提到了另一個詞——“文化認同”。

“我們有著共同的文化認同。”他如是說,這也是他們選擇佛山、選擇內地創業不得不說的理由。

潘洪輝也對我說了類似的話:“在同一個文化氛圍下工作生活,我感到很舒心。”這個準80後博士在香港成長,在美國求學工作一段時間後,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小孩,最終選擇到廣東中山創業。

他回祖國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父親希望在美國長大的孫子能說好中國話,讓孩子能接受到國內的文化教育。父輩的中國心早已溶於潘洪輝的血液里,也正在他的下一代身上流淌。

是“機遇”

出生於廣東佛山的唐震宇從小因為父母工作的關係,在內地和香港都有成長生活的經曆。

2006年,唐震宇從香港來到內地的暨南大學讀書。求學期間,他結識了從小在香港長大的梁鑒坤,因求學經曆、興趣愛好等都很相似,兩人很快變成朋友。

2019年,梁鑒坤和唐震宇選擇在廣東肇慶新區成立了一家提供商業推廣、企業營銷管理課程、政策項目申報、項目融資等顧問諮詢服務的公司。

他們和廣東肇慶的結緣源自一次會議。2018年,肇慶舉辦了一場推介會,邀請梁鑒坤和唐震宇到當地調研。考慮到肇慶被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中,他們敏銳地察覺到機遇,提前展開佈局。

和大灣區的其他城市相比,肇慶的創業成本比較低,市場潛力也很大。“肇慶的交通非常便捷,2019年高鐵開通之後,從肇慶新區到香港九龍只需80分鍾,這也能讓肇慶源源不斷吸引香港創業者的目光。”唐震宇如是說。

與此同時,當地政府減免了他們辦公場地的租金,公司成立半年,就能向人社局申請創業一次性補貼 1萬元,這些優惠扶持政策都在為港澳青年來肇慶創業帶來吸引力和動力。

如今,梁鑒坤經常到香港舉辦宣講會,為香港青年講解內地的發展,為他們帶去最新的信息。“香港青年對內地不應有刻板印象,應該實地走走,親身去感受。”他說。

是“文化認同”

遇到李國銘和葉偉俊時,這兩位穿著休閑時尚的香港小夥子正在自己創辦的餐廳里忙著工作。

這是他們在內地的第一家餐廳,位於廣東佛山的商業地標嶺南天地內。這裏的熟客都知道,如今他們已經在粵港澳大灣區的6個城市里陸續開了11家餐廳。

5年前,李國銘和葉偉俊從香港來到佛山,開創屬於他們的餐飲企業。兩人同在澳洲求學,回國後,他們先在香港工作了兩年,一邊工作,一邊為創業夢奮鬥。

“相比香港,佛山的租金和人力成本低,餐飲業發達,人均消費水平較高。”葉偉俊向我列了幾個數字——目前,他們在佛山的門店有400平方米左右,但租金只是香港的三分之一。

葉偉俊說,他們的首家店開業4個月就已經實現盈利,超乎預期,這也證明了大灣區強大的發展優勢。正是如此,不少港澳的朋友開始陸續跟他們打聽內地發展的機會,目前也已有3位朋友的創業項目在佛山落地。

“創業過程說輕鬆是假的,但可以先來內地看看,找準發展方向,我們有著共同的文化認同,一定可以走好下一步。”葉偉俊如此鼓勵那些躍躍欲試的港澳朋友。

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的“文化認同”,在他看來,與一切發展的機遇同等重要。

是“時代使命”

出生於1978年的香港人潘洪輝,也對我說了類似的話。

生於廣東佛山,長於香港,在美國求學工作一段時間後,潘洪輝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小孩。繞過大半個地球,深耕生物醫藥領域的潘洪輝最終選擇回歸祖國,乘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之風,在中山落地創業。

在大灣區創業,他絕不是一時腦熱。

“過去十年,中國的生物醫藥發展超過了我的想像,在我剛剛回國的時候,國內的生物醫藥企業可能不過20家,而當我開始創業時,這個領域的企業已超過100家。”潘洪輝對我說,他是在瞭解國內外,特別是粵港澳大灣區生物醫藥發展狀況的基礎上,親身經曆後所做的決定。

潘洪輝回國發展也因為父親當年的一席話。

“我爸有一年來美國,跟我住了半年,他走的時候對我說,他沒辦法跟他的孫子溝通,因為小孩子不會說中文。”正是父親的擔憂,讓潘洪輝開始認真考慮回國發展。

他堅信,回到祖國,就是回到我們共同的文化體系,也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在同一個文化氛圍下工作生活,我感到很舒心。”他說。

像潘洪輝、葉偉俊這樣具有強烈文化認同感的港澳青年,在大灣區還有很多。在他們創業故事的背後,又不僅是一張世界級城市群的宏大藍圖,還有背靠祖國、融入國家發展的時代使命,這也是大灣區讓港澳有誌青年著迷的魅力所在。

2012年,當潘洪輝決定回國發展時,生物醫藥領域在國內的發展還處於相對薄弱階段。轉眼近十年,他已在廣東省中山市孵化出一家生物醫藥企業,健康醫藥產業已成為這座城市的重點產業,也逐漸在國內成為具有廣闊前景的新興產業。

回望從香港到美國,再到內地創業的經曆,潘洪輝用“過來人”的身份寄望於有更多香港的年輕人抱著更開放的心態去瞭解大灣區的發展,瞭解內地的發展。“親身經曆後,才能做好自己的判斷,才能更好地決定要到哪裡去打拚。”

澎湃新聞粵港澳大灣區報導組:夏正玉 李雲芳 陳良飛 趙冠群 林蓉 吳怡 湯琪 白浪 李勤餘 許振華 彭友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