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廬昔日首富涼涼,從3000元創業到坐擁41億,今淪為“階下囚”
2021年05月03日13:22

  浙江桐廬,有著“中國最美縣城”之稱。其因走出了四通一達快遞公司,也被稱為“快遞之鄉”。

  在當地,最具標誌性的建築莫過於高達26層的紅樓大廈,遠遠望去,該樓樓頂酷似“財神爺”帽子。

  這棟大樓的主人朱寶良,就是桐廬的昔日首富。

  而今,這位風雲人物因涉黑,已徹底涼涼。

  紅樓集團原董事長朱寶良

  涉黑案一審被判18年

  據“杭州中院”消息,4月30日上午,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朱寶良等5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對朱寶良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聚眾鬥毆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職務侵占罪、強迫交易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故意傷害罪、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雷銀法、駱其金、趙偉峰、龐偉民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至六年六個月不等刑罰,並處沒收財產、罰金。對朱寶良、雷銀法、駱其金、趙偉峰、龐偉民聚斂的財物及其收益予以沒收。

  資料顯示,朱寶良出生於1962年,浙江桐廬人,是總部位於杭州的民企500強紅樓集團的前董事長,目前仍是集團的大股東。

  據紅樓集團官網,紅樓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零售百貨、專業市場、金融投資、精品旅遊、賓館飯店、高檔房產、電子商務於一體的綜合性大型企業集團。集團下屬多家著名企業及分支機構,員工近十萬人,榮獲“浙江省知名商號”、多次被授予“信用優良企業”等榮譽稱號,名列全國民營企業500強。

  而在“三通一達”尚未登錄資本市場前,朱寶良夫婦曾連續多年位居“中國快遞之鄉”桐廬富豪榜首位。

  2019年10月,朱寶良、洪一丹夫婦還以41億元,位列《2019年胡潤百富榜》第1008位。

  不過,這份財富榜單宣佈後僅僅兩個月後,即2019年12月,朱寶良等人被查處。

  後經法院審理查明,朱寶良組織以商養黑,以黑護商,有組織地實施敲詐勒索、強迫交易、聚眾鬥毆、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非法拘禁等暴力性違法犯罪活動50餘起,造成40餘人受傷,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具有強大的經濟實力。該組織長期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百姓,對群眾形成威嚇,嚴重破壞了經濟、社會生活秩序及政治生態。

  倏忽之間,從富豪榜上的常客,到變賣核心資產,跌落為階下囚,朱寶良經曆了怎樣的跌宕浮沉?

  從 3000元創業到坐擁41億身家

  據公開資料,朱寶良1962年5月出生於浙江桐廬縣瑤琳鎮,高中學曆,早年喪父,靠母親將其拉扯大。

  1992年,時年30歲的朱寶良懷揣3000元積蓄來到杭州闖蕩。

  她從租門面賣衣服起家,擺過服裝攤,開過服裝廠,也做過勞務企業,幹過貿易公司。

  三年之後,朱寶良的商業才華開始顯現。

  1995年,朱寶良成立金都實業有限公司,通過租下杭州第一織布廠的廠房,改建成杭州家電城對外招租,這或許是朱寶良在杭州掘得的第一桶金。

  此後,沿著做專業市場這條路,朱寶良連續出擊。

  1996年,朱寶良耗資1500萬租下杭州都錦生絲織廠位於市中心的閑置廠房並進行改造,建成杭州金都鞋城。

  1997年,朱寶良又盤下杭州福華絲織廠位於杭州鳳起路上的50多畝土地,投資1億多元建成後來知名的杭州環北小商品市場。

  而讓朱寶良真正聲名鵲起的是對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富春江旅遊公司”)國有股權的收購。

  2000年,朱寶良出資近9000萬元,收購桐廬縣旅遊總公司持有的富春江旅遊公司49.6%國有股權。控製富春江旅遊公司不僅讓朱寶良一度控製了桐廬的大量旅遊資源,更讓他成為全國首位受讓國有股的民營企業家,一時間名聲大噪。

  2001年5月,朱寶良的金都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浙江紅樓旅遊集團有限公司,2004年又更名為紅樓集團有限公司,此時,“紅樓系”企業已見雛形,朱寶良也開始在浙江商界嶄露頭角。

  在杭州屢戰屢勝的同時,朱寶良也開始走出杭州,東進上海,北上南京,直至更遠的蘭州。

  1998年,朱寶良在徐家彙開辦起上海寶良家電市場,並耗資4.6億元獲得位於上海城隍廟附近的福都商廈。

  2001年,朱寶良以5500萬元的價格收購南京夫子廟附近新浪潮廣場長期使用權,打造知名的南京杭州環北市場。

  2003年10月,在蘭州民百已經連虧三年、戴上ST的帽子、將面臨不重組就要退市的關頭,紅樓集團以1.09億購得蘭州民百28.8%的國有股,成為蘭州民百第一大股東,幫助蘭州民百成功保殼。

  公開資料顯示,蘭州民百成立於1992年4月,註冊地甘肅蘭州,1996年在上交所上市。主要經營業務為蘭州地區的零售百貨、餐飲酒店和連鎖超市,南京和杭州地區的專業市場管理,是一家經營百貨零售業為主的大型商貿企業集團。

  就這樣,靠著不斷的併購,紅樓集團也步步做大,進入全國民企500強之列。

  2004年,朱寶良以28.3億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為桐廬“首富”。

  2019年10月,朱寶良、洪一丹夫婦以41億元,位列《2019年胡潤百富榜》第1008位。

  30億元收購涉黑市場

  2016年,朱寶良在入主12年後,啟動了蘭州民百的重組。

  即2016年6月,公司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其控股股東紅樓集團、實際控製人朱寶良以及其餘10名自然人股東所持有的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有限公司100%股權,標的公司作價30.72億元。

  交易前,朱寶良通過紅樓集團持有蘭州民百35.15%的股份,為蘭州民百的實際控製人。

  上述交易完成後,朱寶良將通過紅樓集團間接持有公司55.50%的股份,同時直接持有公司1.33%的股份,合計控製股權比例約56.83%。

  收購前,2014年、2015年及2016年1-6月,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有限公司的淨利潤分別為621.26萬元、3057.86萬元、3009.55萬元。

  收購完成後,2017、2018、2019、2020年,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有限公司的淨利潤分別為9243.23萬元、15.48億元、1.46億元、1.18億元。其中,2018年高達15億元的盈利,主要系出售控股子公司上海永菱和上海乾鵬股權所致。

  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有限公司是主營業務為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的經營和管理,簡單來說,就是收取租金。

  眾所周知,隨著近年來電商經濟的發展,傳統的實體商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靠提高市場租金的做法難以為繼。

  這一點,從義烏國際商貿城、柯橋輕紡城,杭州四季青服裝批發市場,都可以找到佐證。

  不過,財報數據顯示,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有限公司從2014到2015年,2016年到2017年以後,出現了兩次明顯的利潤提升,背後的原因發人深思。

  經法院審理查明,在經營杭州環北小商品市場、杭州環北絲綢服裝城過程中,朱寶良先後招募龐偉民、趙偉峰、任曉峰、樓國慶、葉林軍、金錫祥、李晟、徐杭軍、楊換強等人充實市場管理、保安等崗位,採用設置不合理審批手續、強行驅逐工作人員等手段與駱其金壟斷市場商舖裝修業務,扶持史某某承攬市場內貨物寄運業務,後又支持雷銀法取代史某某。至2008年3月,以朱寶良為首,龐偉民、趙偉峰、雷銀法、駱其金等人參加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初步形成。雷銀法招募雷冬法、戴秋強、張軍興等人,以暴力、威脅等手段截斷其他物流公司與兩個市場的聯繫,強迫商戶委託杭州浙聯貨運有限公司運輸貨物。朱寶良組織由此非法控製了兩個市場的裝修和貨物運輸等業務,在此期間實施了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行為。

  麗尚國潮第一大股東易主?

  朱寶良案發後,開始處置自己手中的資產。

  2020年6月,蘭州民百發佈公告,控股股東紅樓集團有限公司與浙江元明控股有限公司正式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表決權委託協議》,紅樓集團擬將所持公司股份1.55億股(占公司總股本20%)協議轉讓給元明控股,總價款10億元。同時,雙方約定,在股份轉讓完成過戶登記後,紅樓集團將所持有的蘭州民百7726.91萬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總額的 9.99%)所對應的表決權,無條件且不可撤銷地委託為元明控股行使;紅樓集團將永久不可撤銷地放棄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03億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總額的26.30%)的表決權,亦不委託任何其他方行使該等股份的表決權。

  本次交易前,紅樓集團持有蘭州民百4.35億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56.29%。朱寶良為上市公司實際控製人;交易完成後,元明控股成為蘭州民百單一擁有表決權份額最大的股東,即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麗水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成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製人。

  換而言之,朱寶良雖然將蘭州民百的控股權轉讓給了麗水市國資委,但是,其手中紅樓集團,仍持有蘭州民百2.03億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總額的26.30%),為單一最大股東,只是這部分股票紅樓集團沒有表決權,亦不委託任何其他方行使該等股份的表決權。

  易主後的蘭州民百,於2021年2月26日起,股票簡稱由“蘭州民百”變更名稱為“麗尚國潮”。

  實際上,除了紅樓集團,朱寶良及其夫人洪一丹,也以個人身份持有蘭州民百。

  根據4月29日晚麗尚國潮披露2021年一季報,截至報告期末,朱寶良持有1037.8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1.34%、洪一丹持有4151.24萬股,占公司總股本5.37%。、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杭州中院宣判,朱寶良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該判決意味著會涉及到朱寶良手中股票處置問題。

  也就是說,麗尚國潮第一大股東或將易主。

  截止4月30日收盤,麗尚國潮漲2.38%,報6.44元,總市值50億元。

  4月29日晚間,麗尚國潮發佈一季度報告稱,一季度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4399.69萬元,同比增長34.29%;營業收入1.68億元,同比增長0.9%。

  來源:21財聞彙、杭州中院、e公司官網、中國經濟週刊、華夏時報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