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黃調蓄工程變景區?中央環保督察點名了!
2021年05月02日06:32

原標題:引黃調蓄工程變景區?中央環保督察點名了!

風景如畫的市民打卡公園,實際卻是引黃調蓄工程的“變身”。近期,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河南省督察發現,鄭州、開封等地市借引黃灌溉之機,行人工造湖、旅遊開發之實:

3個億的投資中,灌溉配套工程預算只有300多萬元;地方政府斥巨資打造優美湖景,調蓄灌溉配套工程卻多年擱置“只進水不出水”……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黃河流域一些城市熱衷圍水造景,進一步加劇了水資源利用的嚴峻形勢,與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不相適應。

1

引黃調蓄工程變人造景區

旅遊興旺周邊地價上漲

開封西湖是當地遠近有名的景觀公園,沙灘、亭台樓閣、花草樹木、彩色步道、高端樓盤環湖而建。不過,很少人知道,開封西湖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開封市黑崗口引黃灌區調蓄水庫工程。

開封西湖景區規劃沙盤。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開封西湖景區規劃沙盤。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黑崗口引黃灌區調蓄水庫工程引的是黃河水,功能以灌溉為主,並結合城市供水、防洪及生態環境等綜合利用。該工程由水庫引水及上遊河道整治工程、水庫工程、水庫擴建工程、馬家河綜合治理工程等4部分組成,合計占地7000多畝,總投資9.1億元。

2014年5月,水庫引水及上遊河道整治工程、水庫工程和水庫擴建工程完成主體建設並通水。

2019年5月,作為下遊配套工程的馬家河綜合治理工程開工建設。不過,由於工程在開工前未取得土地使用權證,非法占地1280畝,其中耕地629畝,被自然資源部門責令停工。目前,河南省政府已經批複了農用地轉建設用地的手續,土地指標已報國務院待批。由於這個波折,水庫蓄水多年,馬家河綜合治理工程至今未完工,導致水庫調蓄灌溉和供水功能未完全發揮。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當地卻從2015年起以開封西湖的名義全力打造旅遊景區,並於2017年5月以馬家河綜合治理工程名義再次申報擴建西湖二期。目前,擴建項目已基本完成湖區挖掘工作。

如今,開封西湖因風景優美而聲名鵲起,當地媒體曾報導,開封西湖一年接待遊客200多萬人次,成為熱門網紅打卡地。與此同時,開封西湖周邊高端樓盤聚集,成為市區地價、房價的“高地”。

無獨有偶。鄭州中牟縣牟山濕地公園原名中牟縣三劉寨引黃灌區調蓄工程,同樣是借引黃灌溉之機建設的人工湖。

因地製宜建設自然濕地公園本是一件好事,但當地不顧水資源稟賦、不惜違規佔用耕地,硬是把一個A類農業建設項目,搞成招商引資的旅遊開發項目。

圖片來源: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圖片來源: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

2017年7月,三劉寨引黃灌區調蓄工程完成蓄水的主湖面被當地政府開發成為濕地公園,旅遊活動開展得紅紅火火,遊客絡繹不絕。

牟山濕地公園分為北園、南園和東南園,可謂處處是景、步步是畫。目前,已基本完成3個湖區及周邊配套設施建設,水域面積達到788.55畝,總占地2866.58畝,配套建設綠化95.16萬平方米,總蓄水量158萬立方米,年引黃河水量305萬立方米。但是,這個總投資3億元的農業灌溉項目,灌溉配套工程預算只有300多萬元。

“由於人工湖的形成,周邊地價上漲,給當地財政帶來很大收益。”當地住建部門一位工作人員說。

2

督察組提出工程三大“硬傷”

為什麼要建設引黃調蓄工程?開封市水利局副局長梁群力說,河南省是糧食核心區,農業灌溉主要依賴於黃河水。近年來黃河調水調沙,通過水庫大量泄水,衝刷下遊河道淤沙,河床下切,流量在500立方米每秒以下時取水很難,需要靠水泵抽水滿足生產生活供水需求。為解決灌溉供需不均衡的問題,在灌區興建引黃調蓄工程,可以“豐蓄枯用”確保糧食生產安全。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於鄭州、開封兩個引黃調蓄工程提出以下問題:

一是借調蓄灌溉之機行人工造湖之實。

督察發現,中牟縣三劉寨調蓄工程以引黃調蓄工程報批,但在建設過程中沒有考慮調蓄灌溉功能,配套提灌工程至現場調查時仍未建成。此外,下遊干渠被垃圾堆滿,灌區農田多年來只能使用地下水進行灌溉,進一步加劇地下水資源壓力。

引黃灌溉渠內堆滿垃圾。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引黃灌溉渠內堆滿垃圾。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

“新華視點”記者近日實地走訪,在黑崗口引黃灌區調蓄水庫工程南側看到,相關部門已採取臨時措施疏濬打通馬家河原河道,調蓄水庫可通過馬家河向惠濟河灌區補源供水。此外,三劉寨引黃灌區調蓄工程的配套提灌設施已建成,並與灌區西干渠連通,實現通水。

二是黃河水資源浪費嚴重。

督察發現,河南省水利廳批複同意三劉寨調蓄工程每年引黃河水量為305萬立方米,但該工程在未發揮灌溉功能前提下,僅受自然蒸發和下滲影響,每年引黃河水量就遠超許可水量。

據統計,2018年至2020年,三劉寨調蓄工程以生態應急補水名義,共向河務部門申請引黃河水2000餘萬立方米,大量黃河幹流水被白白浪費。黑崗口調蓄工程為補充蒸發和下滲損失水量,保證景區湖面水位,每年從黃河幹流引水達數百萬立方米。

三是未批先占、違規取水問題突出。

三劉寨調蓄工程在未取得合法用地審批手續情況下,即擅自佔用中牟縣大孟鎮集體土地902畝,其中耕地775畝。且該項目取水許可證明確的用水途徑為農用水,實際卻均以應急生態用水名義引取黃河水。開封西湖二期項目開工前未取得土地使用權證,非法占地1280畝,其中耕地629畝。

3

給“挖湖”戴上“緊箍咒”

事實上,鄭州、開封的問題只是黃河流域多地熱衷人工造湖的縮影。近年來,針對一些北方城市熱衷圍水造景,佔用耕地、破壞生態的亂象,中央和有關部門多次提出整改要求。

2020年1月,自然資源部通報2019年耕地保護督察有關情況時指出:2017年以來,有1368個城市景觀公園、沿河沿湖綠化帶、湖泊濕地公園、城市綠化隔離帶等人造工程未辦理審批手續,涉及耕地18.67萬畝,永久基本農田5.79萬畝。有的甚至破壞耕地挖田造湖、挖田造河,憑空建設人工水景。

黃河是我國大江大河中第一個進行流域初始水權分配的河流,其天然徑流量居全國第五位,僅為長江的6%,卻以占全國河川徑流量2%的有限水資源,灌溉了全國13%的糧食產量。當前,黃河流域地表水開發利用率和消耗率已遠超黃河水資源承載能力,水資源短缺已是黃河面臨的最大挑戰。

早在1987年,國務院就批準了《黃河可供水量分配方案》。該方案分配基數採用的黃河天然徑流量為580億立方米。在多年來黃河流域降水量變化不大的情況下,黃河水資源量卻在減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水利工程增多加劇了水面蒸發。

有水利專家表示,引黃調蓄工程可以“一水多用”,改善城市局部小氣候,惠及市民生活。但是,無論如何,黃河水不能“只進不出”,調蓄工程必須以農業灌溉功能為主。未來應進一步嚴格對引黃調蓄工程項目的審批,加強過程監管,杜絕類似現象再度發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