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小黑點,每年感染六萬人
2021年05月01日07:50

原標題:一顆小黑點,每年感染六萬人

原創 Dingxiangyisheng 丁香醫生

人類總是過於自信。

我們曾以為寄生蟲不再是問題,大流行不會再到來,病毒終將被毀滅……而選擇一次又一次忽視那些暗流湧動的危險。

今天,我們要給你講一個故事。

主角是一種嗜血的小蟲,它不會飛,不會跳,卻偷偷把病毒帶到了全世界。

被盯上的人里每 10 個就有 1 個發病,一年至少六萬人感染,嚴重者甚至會因此突然癱瘓和死亡。

其中的很多人,都是孩子;

其中的很多人,到死都不知道病因。

而這一切,只要幾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就能夠避免。

故事要從皮膚上的一個芝麻粒大的黑點講起。

怪病蔓延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黑龍江,小興安嶺。

連綿的森林覆蓋了小興安嶺超過 80% 的地帶。居民們多數屬於同一個系統:林區。為同樣的行業工作:林業。

這裏的冬季到四五月份才將將結束,一切冰凍的生命開始甦醒,包括:一種怪病。

幾乎是一到春天,林區總會聽說有人不明原因的發燒、嘔吐和肌痛,渾身無力。有的人挺過來了,有的人卻永遠留在了這個春天。

染病的人越來越多,恐懼混著謠言火速傳播開來。

有人說森林中有「山鬼」。這種東西悄無聲息地從深山老林幻成人形,在夜幕中伸展佝僂的身體,專門盯上體弱多病的人。

有人說這是一種遠東的病毒。從嚴寒的西伯利亞傳播過來,蟄伏在冰川和雪原里,等待著複蘇的時刻。

病死的人越來越多。春日森林成為了居民的噩夢。

關於疾病的調查火速開展,很快,專家發現,這些患者身上有一些類似之處。他們生前都去過森林,而皮膚上居然都新出現了不起眼的小黑點。

湊近看才能發現,那其實是一隻小蟲把頭深深紮進人體,正在吸血飽餐。

圖片來源:網絡

專家們很快辨認出了它,蜱蟲。

這正是 1937 年前蘇聯爆發森林腦炎的罪魁禍首。而現在,這種小蟲在東北已經蔓延!

黑龍江省的蜱傳腦炎最早從 1952 年開始有正規記載,當年的病死率達到了 25.72%。也就是說,每 4 個就有 1 個因此死亡。病例在中國大興安嶺,長白山,阿爾泰,天山林區也有發現。

緊迫的局勢曾經一度被控制。疾病控制中心在主要地區為林區從業者注射了蜱傳腦炎疫苗,蜱傳疾病得到了一定控制。

然而,平靜只是短暫的。

幾十年間,這種嗜血的小蟲已經偷偷爬遍了中國,從南到北,到處都是它的蹤跡。

危機再現

2020 年 6 月,青島市第六人民醫院接診了一位特殊的病人。

病人是一名山林防火員,高燒不退,意識不清,各器官都出現了衰竭,醫生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

他的家人不知所措,在他們眼裡,病人一個多禮拜前還一切正常,突然就開始高燒,病情越來越嚴重,好好一個人,怎麼就要沒命了。

會診之後,醫生在他的右腿發現了被蟲咬過的痕跡。

沒錯,又是蜱蟲。

這樣的案例並非偶發。

去年一個夏天,江蘇有 37 人感染了新型布尼亞病毒,患者均因蜱蟲被感染。

安徽疾控曾經緊急發佈提醒,去年一個月安徽有 5 人因蜱蟲導致多臟器功能衰竭。

全國各地都陸陸續續出現了蜱蟲致病的案例。研究發現,這種嗜血的小蟲子,已經爬遍了中國的絕大多數地方,從南方到北方,從濕熱到嚴寒,處處都是。

圖中圓圈越大

表示此地的蜱蟲種類越多

圖片來源:Zhao, Guo-Ping, et al. "Mapping ticks and tick-borne pathogens in China." Nature communications 12.1 (2021): 1-13.

作為在世界範圍內傳播人畜共患病的傳播媒介,蜱能夠攜帶 20 多種不同的傳染病,影響力僅次於蚊子,卻比蚊子可怕得多。

傳染病要流行需要三個要素:傳染源、傳播途徑和易感人群。也就是說,蟲子要接觸到病原體才可能帶病。

在中國,蚊子能傳染的很多疾病已經從源頭控制住了,比如登革熱和瘧疾。這也讓絕大多數的蚊子叮咬都只是癢癢幾天的小事兒。

而蜱蟲就不一樣了,目前我國記錄 124 種蜱蟲,其中 103 種被檢出含蜱傳疾病病原或已致感染病例發生。而在蜱傳疾病相對高發的地區,蜱蟲攜帶相關病原體的比例也更高。

而更可怕的是,蜱蟲的吸血方式更隱蔽,如果沒有相關瞭解,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經被咬過,很容易延誤最佳救治時機。

蜱蟲不會飛,不會跳,移動能力不強,他們常常會在草莖或樹葉的尖端守株待兔,等著人或動物經過。

就像這樣。

圖片來源:Science Insider.(2019).Why Ticks Are So Hard to Kill.

這兩隻伸出的「手」會鉤住人的衣物或皮膚,讓它們順勢爬到宿主身上,再找個喜歡的地方吸血。這也是為什麼有時候蜱蟲待著的地方相當隱秘。不僅是四肢,還會出現在腋下,頭皮之類的地方。

和蚊子咬完就跑的行為不同,蜱蟲身體的前部幾乎全是嘴,官方名稱叫「口器」。靠身上的這些小鉤子。蜱蟲可以牢牢附著在宿主身上好幾天,就像是掉進了極樂世界,像用吸管喝飲料一樣連吸幾天血。

左滑收看蜱蟲吸血

再滑收看蜱蟲吃撐

如果不被及時發現,吃飽後他們可能會掉落在任何地方,比如床單上,地毯上……尋找下一個宿主。就像是一種常常發生的情況:鑽了草叢的小狗被蜱蟲盯上,吸飽了血的蜱蟲再盯上人。

到底怎麼防蜱蟲?

寵物犬鑽進草叢里玩之後,你會查看他身上是否攜帶了蜱蟲麼?

郊外露營的時候,你會暴露雙腿在樹林里穿梭麼?

孩子去野外玩耍之後,你會仔細檢查一遍他的身體麼?

每年 4~10 月是蜱蟲叮咬的高發時段,比起叮咬後的處理,更重要的是提前預防。

蜱蟲可以生存的場所遠比我們想像中日常。這已經不再是一種荒郊野嶺,深山老林里的危險了,小區樓下的高一點的草叢、灌木,週末郊遊的樹林,自家喜歡鑽樹叢的小狗,都可能與之相遇。

為了預防,我們可以做好以下這幾點:

➊ 去戶外前,將衣物噴上含有除蟲菊脂的驅蚊水。

➋ 減少在較高的草叢及灌木間的走動。穿長褲,必要時可用高幫襪子束住褲腳。

➌ 從戶外回來後,更換衣服並檢查身體和衣物是否有藏匿的蜱蟲,重點檢查部位有:腋下,耳周,臍部,膝後側,大腿內側,腰部,腳踝,頭髮(不管脫不脫髮)。

➍ 如攜帶寵物出門,寵物又喜歡跑進草叢之類的地方,要檢查寵物是否被叮咬。

要是這時候發現被咬了,倒也不用太驚慌。一個簡單的操作就可以移除蟲子,在家就能做,擔心也可以去急診。

標準移除程式為:

➊ 用鑷子儘可能地貼著皮膚夾住蜱蟲(最大程度夾住蜱蟲頭部);

➋ 緩慢向上提拉,需要施加一定力量。不要因為暫時拉不動就猛拽,扭轉蜱蟲,可能會導致口器殘留;

➌ 用酒精,肥皂水,碘酒清洗傷口;

➍ 可將蜱蟲收到容器或袋子裡,以便在需要就醫的情況下為醫護人員提供參考信息。若不保留,可將蜱蟲浸泡在酒精里並衝入下水道(不要捏爆它!)。

圖片來源:CDC Tick Removal

一般來說越早移除蜱蟲,被感染的風險也就越小。

不過要是發現了這些情況,趕緊去看醫生:

➊ 出現不適症狀或被咬處的紅斑持續性擴大;

➋ 口器殘留無法進一步取出;

➌ 傷口感染;

➍ 感覺蜱蟲附著已經超過 24 小時。

講真,蜱蟲不是毒蛇,不是咬了就會致命或者得病。

它的可怕在於我們對它的危險嚴重認識不足,甚至連被咬了都意識不到。以至於如果不幸發病,往往延誤了最佳救治時機。

五一假期來臨,很多人都製定好了出行計劃,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能夠記住今天提到的知識點。轉發給身邊那些愛露營的,養寵物的,有小孩的朋友們,讓更多的人不再忽略身上多出的那個小黑點,遠離這種可怕的嗜血小蟲。

為什麼自己總招蚊子?血型?體味?出汗?

點擊下方圖片進入專區

答案就在這裏

↓↓↓

策劃 jiu

作者 馬大亮 jiu

封面圖來源 站酷海洛

參考文獻

[1]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ick-borne diseases, available online: https://www.ecdc.europa.eu/en/tick-borne-diseases.

[2]Madison-Antenucci, S., Kramer, L.D., Gebhardt, L.L. and Kauffman, E., 2020. Emerging tick-borne diseases. 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 33(2).

[3]Zhao, Guo-Ping, et al. "Mapping ticks and tick-borne pathogens in China." Nature communications 12.1 (2021): 1-13.

[4]Bush, Larry M., and Maria T. Vazquez-Pertejo. "Tick borne illness—Lyme disease." Disease-A-Month 64.5 (2018): 195-212.

[5]WHO, Hepatitis B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 2017.

[6]Yu, Xue-Jie, et al. "Fever with thrombocytopenia associated with a novel bunyavirus in China."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64.16 (2011): 1523-1532.

[7]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ick Removal, https://www.cdc.gov/ticks/removing_a_tick.html.

[8]Piesman, Joseph, et al. "Duration of tick attachment and Borrelia burgdorferi transmission." Journal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25.3 (1987): 557-558.

[9]Silber, L. A., and V. D. Soloviev. "Far Eastern tick-borne spring-summer (spring) encephalitis." American review of Soviet medicine (1946).

[10]Hayasaka, Daisuke, et al. "Distribu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tick-borne encephalitis viruses from Siberia and far-eastern Asia."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82.6 (2001): 1319-1328.-511.

原標題:《一顆小黑點,每年感染六萬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