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冬春里,藏著3000份中國人的喜怒哀樂 | 湃客Talk
2021年05月01日07:49

原標題:一日冬春里,藏著3000份中國人的喜怒哀樂 | 湃客Talk

2020年2月9日,元宵節過後的第二天,那時我們身處疫情漩渦,大多數人蟄居在家,被迫面對自己,也被迫在有限的空間里撿起必須處理的親密關係。就是這樣的一天,大象紀錄聯合優酷發起全民紀錄計劃,邀請每一位普通人,拍下自己在2月9日的生活片段,合力創作一部“全民電影”。今年4月4日,《一日冬春》在優酷正式上線,我們能看到每個人在疫情之中的影子。

湃客Talk邀請紀錄片《一日冬春》總策劃、導演秦曉宇、剪輯師高冰以及參與拍攝的梁慕瑤和鍾宇,一起來聊聊影片的製作過程和那個讓他們不能忘記的疫情冬春。

全民攝影師和全民導演的

時代正在來臨,

所以使得這樣的影片成為可能

《一日冬春》總策劃、導演 秦曉宇
《一日冬春》總策劃、導演 秦曉宇

《一日冬春》總策劃、導演 秦曉宇

眼光:《一日冬春》是一個素材量非常龐大的項目,秦導當時為什麼要做一部這樣的電影?

秦曉宇:因為疫情的確是一個重大的歷史性的事件,紀錄片人是責無旁貸應該去記錄下第一現場的。當時因為防疫政策又沒有辦法去到一些關鍵場所,所以就想出一個重創(重新創作)的方式。最初的設想是掃瞄當時中國的全景,比如說你是方艙醫院的護士,你是一個正在隔離的病人,或者你是一個居家防疫的普通網友,都可以進行拍攝。但是實際上我們收到的在公共空間里的素材非常少,更多的是千家萬戶在關門後自己居家過日子的生活。這也成為影片最大的特色。

眼光:影片選擇2020年2月9日這一天作為串起所有敘事的線索,為什麼會選擇這一天?

秦曉宇:我們首先是有意避開了正月十五。我們是希望拍攝到疫情中普普通通的一天,而不是它疊加了一個節日。2月5日的時候我寫了一篇徵集文章,在我們的公眾號和一些媒體的上面也進行了發佈,號召大家來拍攝。結果我們並不知道的是,2月9號那天正好有超級月亮。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所以在整個影片當中,月亮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結構性的因素:很多場景里都有月亮,影片最後兩個人互道晚安,微信的圖標也是月亮。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眼光:在互聯網語境下,《一日冬春》是一部UGC創作的紀錄片,它不同於秦導之前參與的更多是PGC製作的紀錄片。您能和我們分享一下這兩種紀錄片在製作上有什麼不同嗎?

秦曉宇:我覺得首先UGC的方式只可能在這種高度互聯網化,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時代,才能夠特別有效地被推動。數碼相機和手機也能拍4k高清的素材,全民攝影師和全民導演的時代正在來臨,所以使得這樣的影片才成為可能。

其次我覺得是對於某一些特殊的題材,這種方式特別有效。比如說疫情它是涉及到方方面面,有很多紀錄片人去衝到武漢的一線去拍攝,對於這次疫情的表達是遠遠不夠的。這種UGC的方法就能夠讓我們看到一個更加豐富的影像作品。

我覺得專業的紀錄片人勝在技術性和藝術性,但是紀錄片最核心的東西應該是它的現實世界性。疫情期間,一個專業團隊怎麼可能進到人家家裡頭去拍攝?即便你進到了人家家裡,他們給出的狀態一定是不太自然的,跟親人之間互相拍攝,或者拍自己的狀態是不太一樣的,所以在這種時候就是這樣的一種 UGC的方法,我覺得是特別有效的。

眼光:《一日冬春》是一部群像片,它的敘事者和敘事方式都在不斷變化,從導演的角度,您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秦曉宇:時隔一年,我們現在回望的時候已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不管是動人的珍貴的真情的時刻,還是那種慘烈的內心恐懼的時刻,我們都不應該這麼容易地忘記它。那一刻應該成為生活的一個真正的啟迪。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好多朋友總是跟拿這部作品跟《浮生一日》來相比,我是覺得《浮生一日》啟迪了這樣的一部影片,但這兩部作品本質上不同。比如說在《一日冬春》當中,即使我們沒有設計那麼多統一的結構性因素,疫情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統一場域,它把所有的生活收攏在一起。《浮生一日》大家各自的生活是各自的生活,非常的天女散花,它其實是沒有一種好像某一個場域性的磁場的。

其次我們中國人是很含蓄的,但這次疫情大家都關門閉戶,表達的能量被激發出來了。所以這才是大家能夠看到像鍾導、像慕瑤,他們覺得那一刻是珍貴的,是值得記錄的,即便沒有我們的號召,他們有可能也會記錄下那一刻。

再有其實我們整個影片是有前期和後期的構築過程的,像所有專業團隊的拍攝一樣。我們發佈完徵集文章之後,就成立了二十幾個微信群。2月9日那天我幾乎沒怎麼睡覺,會跟大家一起來交流,一起互動。到12點的時候,我們還有一個全民殺青的儀式,我還寫了一篇文章,很感慨的。像是被憋在家裡參與了一場五湖四海的創作聚會,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感覺。

眼光:大家被限製在一個空間里之後,都要被迫開始處理親密關係。影片看下來會被一些極為細節的部分打動。我記得有個地方特別打動我,一個奶奶開門送走自己的孫輩,關上門之後拍攝視頻的孫女問她:疫情期間如果要出門的話需要準備一些什麼東西呢?奶奶說:口罩、膠鞋、手套。說到手套的時候突然想起之前送走的孫輩沒有帶手套,就立馬神色慌張地開門去喊,提醒對方戴手套。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紀錄片《一日冬春》影片截圖

這個細節其實非常細微但真實,奶奶每分每秒都是在記掛自己的孫女的,這種記掛被影像很好地表達出來了。

導演還記得當時蒐集到的原始素材是什麼樣的嗎?在面對這麼多素材的時候,團隊的製作思路是什麼樣的?

秦曉宇:我們最初拿到素材的時候有三個感受:一個是和你一樣,很多素材不經意地捕捉到生活中特別珍貴的瞬間,它自己就有打動人的特性。所以我們選擇的時候一個最大的標準是,什麼樣的素材是打動我們的?不管是情感的力量,所記錄的事件本身,還是運鏡方式。

其次我們在選材的時候提前給出了三個心理結構,劫難中的一天,日常的一天和渴望重生的一天,有點類似於但丁的地獄·煉獄·天堂·的一種三界結構。一上來我們能看到倉皇和驚恐,但後面是個逐漸走向日常和治癒的過程。

第三,到了(影片中)夜晚的時刻,我們又回到了一種相對唯美的狀態,不算真的要去刻意抒情。而是希望想到生命中的愛意,慕瑤的故事(上飛機前和喜歡的人告白)也有點霍亂時期的愛情的意味對吧?也有千里開車,帶上媽媽一起去送愛人的故事。

這算是我們一個大的結構。

影片中還有很多結構性的元素在,像月亮、小貓等等。第二個鏡頭裡出現了鍾宇(一個參與拍攝者),他的故事在這個影片里就像一個移動的家庭,他剛好他的生活是和我剛才描述的三界的結構是一一對應的。

其實我和高老師,包括剪輯指導周強老師都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整理出一個剪輯大綱。這個大綱是一個隨時需要調整的大綱,我們拉出三段結構之後,我跟高老師再一點點地去搭建它,去拚湊、去實驗,最終交給周強老師,由他去破壞、去對話、去顛覆、去補充我們的結構。

流暢是基礎,我也希望鏡頭間

能產生化學反應

《一日冬春》紀錄片剪輯師 高冰
《一日冬春》紀錄片剪輯師 高冰

《一日冬春》紀錄片剪輯師 高冰

眼光:最後回收的素材有3000多份,《一日冬春》的剪輯和製作過程大概用了多久?

高冰:其實我們的剪輯時間相對於普通電影來說還不算多,最初其實是想盡快讓大家看到這部片子。我大概是從2月12日就開始和秦導一起看素材,從2月15日開始剪輯,這個過程中,我們的素材都還沒有看完,所以是不斷看素材,再補充進我們的結構之中。

實際上到4月初的時候,我們基本上已經定了一稿了。整個製作過程挺緊張的,我們經常能看到北京早上六點的太陽。

眼光:從剪輯師的角度來說,你們拿到的一手素材是什麼樣的?目前看到的小片段是拍攝者自己剪輯製作的,還是重新剪輯過的?

高冰:我們拿到的有純素材,也有他們自己剪輯過的。但通常拍攝者自己進行剪輯的素材我們也會找他們要原始素材。因為短視頻剪輯的需求和電影素材的需求是不一樣的。

眼光:你們是如何有序地處理這種龐大素材的呢?

秦曉宇: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剪輯師,他做了很多基礎的工作。素材所有的格式基本上都有,前十要把所有素材統一編號轉碼,這樣我們剪輯的時候效率會比較高。我們還有幾個誌願者,他們每天會分到不同的工作,我會讓他們把這些素材進行分類歸納,剪成比較小的段落,然後我們再進行統一的剪輯。

眼光:我覺得剪輯是視覺素材的一個講述者,是一個編織故事的人。我在觀影的過程中能看到一些彼此獨立的視角在一些敘事下構成了對話,給我印象深刻的是因乘客中出現疑似感染者而出現飛機延誤那一段,其他乘客的視角後,立馬加入一個疑似感染者的視角,還原了這個事件的兩側。高冰老師作為剪輯師,在素材比較散的時候是如何兼顧敘事的?

高冰:對,如果我把片段很簡單地羅列起來的話,大家是沒有辦法看進去的,因為畢竟有一個是動作的接續,一個是情緒的接續。

那麼我在其實讓那些小夥伴在做這些素材整理的時候,按不同情緒不同內容把這些素材分類。不光是那一段,還有包括大家出門,活動吃飯,其實這些都是分類過的。

我在剪輯的時候,流暢性是特別重要的,然後在流暢性的基礎上又能夠有一個情緒的遞進,這樣的話你才能夠看進去。然後到最後你被我剪的故事完全抓住。

因為我們的素材量特別大,有很多的可能性,我在剪之前,我會想像鏡頭之間有可能產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再把它接在一起。有的是我想像的時候一個樣,接在一起就不是那麼回事,但是還有素材可以再補充一點東西,然後讓它產生化學反應。尤其是這種完全不相關的人的故事,完全不相關的鏡頭,那麼你怎麼讓鏡頭之間產生化學反應是特別要下功夫的。

紀錄片《一日冬春》劇照
紀錄片《一日冬春》劇照

紀錄片《一日冬春》劇照

眼光:剪輯的時候會有一些靈感借鑒麼?會不會有來自於音樂,或者其他藝術形式的靈感素材?

高冰:沒有了。我原則上一開始的時候不要限定音樂,我會先把這個鏡頭接起來,接起來以後然後我會再找一段音樂鋪。你會發現剪好了以後找一段音樂貼上去以後也挺合適,那就說明你剪的也是對的。音樂的氣氛也是對的。

當時的狀態值得記錄,也無法忘卻

參與拍攝者 梁慕瑤
參與拍攝者 梁慕瑤

參與拍攝者 梁慕瑤

眼光:兩位在疫情的時候是什麼狀態?

慕瑤是影片中那個在上飛機前寫下告白郵件的女孩。當時,她和現在的男朋友還沒有確定關係,她希望在第二天飛機落地的時刻,對方就能成為她的男孩。

梁慕瑤在出發前寫給喜歡的男孩的信
梁慕瑤在出發前寫給喜歡的男孩的信

梁慕瑤在出發前寫給喜歡的男孩的信

慕瑤:我當時是快要入職,但是因為疫情就一直沒有入職。因為一直在家呆著,當時我和現在的男朋友每天都在聊天,一起玩遊戲做各種各樣的事情。在家的狀態就是一直玩,然後真正去瞭解一個人,所以對我來說我覺得反而是比較特別的一段時間。我在寫那封信的時候,也是覺得兩個人在沒有見面之前,我不希望確定一段關係。但是我希望讓這個時刻變得特別一點,那時候我是2月10號坐飛機回深圳,我覺得2月9日我收拾行李,包括我給他寫郵件的過程,那都是很值得錄下來一件事情。

在《一日冬春》里,鍾宇的故事發生在戶外。擔心飛機上有感染風險,他在2月9日開著車,行駛2310公里接女友回重慶上班。

參與拍攝者 鍾宇
參與拍攝者 鍾宇

參與拍攝者 鍾宇

鍾宇:2月9日那天我要接女朋友回重慶,擔心她在飛機上被感染,我就開車去接了,我媽媽也要和我一起去。到了甘肅之後,當時豆豆(女友)從樓裡面下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媽媽也過來了。我記得我媽當時舉著一個小的機器在旁邊拍,所以才有了前期預告里的畫面。豆豆當時根本不想我去接她,因為中間橫跨1000多公里,但對於我來講,我覺得為了你愛的人,1萬公里我也要去。確實沒有想到一路上吃不了東西,發生很多事情,但好在媽媽幫了很多忙。

鍾宇的車被拉上正軌,母親在車旁開心起舞
鍾宇的車被拉上正軌,母親在車旁開心起舞

鍾宇的車被拉上正軌,母親在車旁開心起舞

每年的春節這個時候應該是川西包括那邊旅遊的高峰,但是這個季節沒有車,沒有車的話我們很難看到路邊在哪裡,所以車中間有一段就開下去了。後來也有沒有車來救援我們,來了一台大貨車才得救。

現在我都還記得當天晚上的事情,2月9號淩晨室外溫度是零下22度。雖然車上開著暖氣,但是你只感覺到上半截是有溫度的,下半截腳踩的這一部分是很冷的。回程路上酒店全部關閉,只能住在加油站。我現在都無法忘記當時的那種感覺。

* 直播末尾還有觀眾問答。滑至文章開頭處,觀看完整訪談視頻。

嘉賓 / 《一日冬春》總策劃、導演 秦曉宇

剪輯師 高冰

參與拍攝者 梁慕瑤、鍾宇

主持人 / 宗辰

剪輯 / 段思儀 孟英姿

監製 / 徐婉

運營編輯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