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校外培訓機構低價售課真相:隱藏三大真相
2021年04月30日19:29

  原標題:透視校外培訓機構低價售課真相

  新華社廣州4月30日電 題:透視校外培訓機構低價售課真相

  新華社記者鄭天虹、謝櫻、孟含琪

  日前,北京市教委通報了猿輔導、學而思網校等校外培訓機構低於成本價售課、提前招生收費等違規行為。北京市市場監管局也在近期對4家校外培訓機構價格違法、虛假宣傳等行為進行了頂格處罰。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近來,校外培訓機構低價售課的惡性競爭愈演愈烈。低價背後,是機構競相圈地、引流和與宣傳不相符的課程、預付收費等套路。被資本牽引的教培市場逐漸背離了教育規律,弊端顯現。

  “如果你有99元課,我就推出9.9元課”

  4月23日,《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於近期檢查學科類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發現問題的通報》印發,其中指出猿輔導等機構存在以明顯低於成本價格售賣課程的違規行為,學而思網校等機構存在違規提前招生收費、以不當用語誤導學生報名繳費的違規行為。

  近日,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跟誰學、學而思、新東方在線、高思4家校外培訓機構的價格違法行為給予警告和50萬元頂格罰款的行政處罰。這些機構打著低價優惠促銷的幌子,以從未成交過的原價大幅降價的營銷手段,誘騙消費者或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違反價格法相關條款。

  一段時間以來,校外培訓機構低價惡性競爭的花樣層出不窮。1元每科暑假班;集30個讚0元領課;20元25課時,送金牌教材……“0元學”“免費學”“低價學”成為課程營銷關鍵詞。“沒有最低,只有更低”,低價營銷模式正席捲整個教培行業。

  一位小學六年級家長劉女士被一家培訓機構以“小升初”填誌願講座的名義拉進了一個群,結果卻被強行推銷“暑假0元班”的產品,號稱原價3840元的數英聯報16節課,現在0元報讀,僅收100元/科資料費。

  北方某城市一家中型培訓機構推出物理、化學等免費上10次課的促銷活動。該機構老師粗略算來,除去老師的課時費,光教室租金、水電費攤到每個學生的成本就約50元,也就是說一個學生報名了,機構起碼賠本50元。

  長沙一位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教培機構多如牛毛,為了搶奪生源無所不用其極。“如果你有99元課,我就推出9.9元課,用超低價搶過來。”

  低價售課隱藏三大真相

  記者調查發現,低價售課表面是商品降價了、商家虧本了、消費者撿便宜了,但實際上卻並沒有那麼簡單。

  ——為了搶占在線教育新風口,競相圈地;需要不斷招新引流,以維持運營。

  疫情以來,不少教培機構線下課遭受重創,但線上教育卻迎來新風口。2020年3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4.23億,較2018年底增長2.22億。一些頭部線上教育機構獲得巨大融資,傳統老牌教培機構紛紛拓展線上業務,互聯網企業也大量投資進入在線教育領域。為了搶奪在線教育的新風口,教培機構紛紛展開海量投廣告、低價營銷的競爭方式。

  業內人士介紹,目前教培行業普遍存在獲客難、續班率不高、回本慢的問題,低價獲客、低價續班已成為其維持運營的重要手段,好的獲客數據也能吸引更多融資。

  ——低價促銷的可能是低質課,也可能是預付費“套路”。

  本該用在教學、研發、師資等真正吸引消費者的資金,卻被大量花在低價促銷的廣告、招生團隊等方面,一些家長髮現貪便宜買來的課程不少都是“雞肋”。

  “各大培訓機構推行低價課的時候,我購買了好幾個機構的科目。但上完課後發現便宜沒好貨,很多低價課程基本都是啟蒙課、基礎課,講述的內容太過簡單,教學服務管理也很粗糙,課程內容還穿插著大量營銷、廣告,上課基本就是浪費時間。”湖南長沙一位家長抱怨道。

  還有家長髮現,低價上套後,後面是一系列讓你繼續掏錢的“騷操作”。有家長告訴記者,低價課之後如果要續報,正價課往往會貴好多倍,想要減價,要麼一次交一兩年的學費,要麼介紹朋友報班。等交了錢,上了幾次課,以各種理由換老師,也無法全額退費了。

  ——低價帶來惡性競爭,擾亂市場秩序,中小機構生存艱難。

  廣東省教育督導室主任科員張誌立說,一些教培機構惡意降低收費以賠錢的模式運營,讓其他中小機構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甚至無法繼續生存,造成行業發展嚴重不平衡。

  一位業內人士說,大機構資金相對雄厚,抗風險能力相對強,通過低價營銷搶占市場,讓小機構獲客更難。一些小機構在倒閉前,往往靠推出超低價課再撈上一筆,最後捲款跑路,有些選擇在金融平台分期付費的家長,不僅無法退費,後期還要持續繳費。

  長春一位家長張女士給孩子預付一年的費用報了一個機器人班,這家擁有三四家連鎖店的機構在倒閉前一天還在發廣告宣傳,目的就是割家長的韭菜。

  健全法規 規範準入 強化過程監管

  張誌立說,由於現有法律法規的局限,相關部門在監管過程中常常遇到執法難的問題。建議有關部門盡快修訂和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教育行政處罰暫行實施辦法》,對教育培訓行業大幅度增加有針對性的執法監管和法律責任條款。

  教育培訓行業在師資、課程、收費、教材、合同、廣告等方面均有一定要求,應當進一步規範行業準入門檻,對於條件不具備、運營不合規的企業,督促和責令其退出教育培訓行業,避免後續帶來一系列違規經營、經營困難、捲款跑路等事件。

  張誌立說,應進一步強化過程監管,對於教育培訓行業的經營、廣告等給予必要的引導和限製,防止教育培訓行業過度依賴廣告、宣傳渠道或者採用不正當的競爭手段,擾亂市場競爭秩序、偏離教育教學軌道。

  相關教育工作者及業界專家還提出,加強相關部門協作,強化執法整頓。對於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和教育政策的不良企業,堅決查處和取締,保持對教育培訓行業及其資本方的威懾。同時,教育、市場監管等部門應當加強對各類教育機構的指導和調控,防止無序資本廝殺。要督促各機構聚焦教學、研發主業,加強政策學習、遵循教育規律,回歸教育初心,堅持穩健經營、持久發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