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件被偷的女性內衣,成了藝術作品?
2021年04月30日08:20

  原標題:男子涉嫌盜取197件女性內衣參展,“偷內衣”也能成藝術?

  發現該作品並爆料的沈女士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197》的“創作說明”截圖,作者張明信寫道,他在2年中以“非正常方式”共獲取197件女性內衣,並將其作為“展品”呈現。

  全文1431字,閱讀約需3分鍾

▲參賽作品《197》。
▲參賽作品《197》。

  日前,在一項名為“ARTCLOUD中國(SAP)藝術大獎”的線上活動中,名為《197》的入圍作品以“非正常方式獲取”的女性內衣為展品引發廣泛關注。4月28日,主辦方回應稱該作品已於27日下架。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

4月28日,SAP組委會發佈的公告稱,已將作品刪除。微博截圖
4月28日,SAP組委會發佈的公告稱,已將作品刪除。微博截圖

  涉嫌盜取女性內衣參展,作品下架前點讚數超8000

  發現該作品並爆料的沈女士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197》的“創作說明”截圖,作者張明信寫道,他在2年中以“非正常方式”共獲取197件女性內衣,並將其作為“展品”呈現。除照片外,作品展示區還有一條時長47秒的197件內衣“非正常方式”獲取時的視頻記錄。

  沈女士於4月26日聯繫組委會,要求主辦方撤掉作品並對此事進行嚴肅處理。27日主辦方將該作品下架。

  沈女士向新京報記者展示的截圖顯示,4月27日截至組委會刪除作品前,網絡投票結果顯示《197》共獲得8452個讚。如果根據4月29日的點讚數據對比,《197》在所有參賽的170個作品中可以排到第4位。

沈女士向新京報記者展示的截圖顯示,4月27日截至組委會刪除作品前,網絡投票結果顯示《197》共獲得8452個讚。受訪者供圖
沈女士向新京報記者展示的截圖顯示,4月27日截至組委會刪除作品前,網絡投票結果顯示《197》共獲得8452個讚。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記者查詢發現,涉事的中國SAP藝術大獎目前由ARTCLOUD公司獨立運營,這個獎項最早於2006年在英國創辦。在官方微博公佈的2020年度宗旨願景中表示該獎項將繼續挖掘當代最具藝術潛力及最具標誌性風格的華人青年藝術家。

  據公開資料顯示,張明信1985年生於山東省滕州市,2008年畢業於湖北美術學院版畫系。主要從事平面繪畫,以及觀念藝術。

  主辦方稱作品為自行上傳現已下架,警方介入調查

  沈女士的爆料在網絡發酵後,SAP藝術大獎官方微博4月28日發消息稱,尊重當代藝術的表達自由與藝術家的創作理念,但與此同時應遵守法律法規,倡導守護文明的網絡環境。故取消張明信的入圍資格,刪除其作品信息,停止相關作品的傳播。

  4月29日,新京報記者聯繫ARTCLOUD公司工作人員詢問參賽作品是否經過審核,對方表示SAP獎項的作品都是藝術家自行上傳,所有藝術家在平台註冊時需簽署用戶協議,註冊協議中已說明禁止上傳一切違反中國法律的作品內容。

  上述工作人員稱,在發現《197》作品存在問題後,主辦方立即下架該作品並封刪作者張明信在iart平台的賬戶,並已發佈公告,取消其在SAP大獎的入圍資格,並配合相關部門處理。

  在網絡爆料的同時,沈女士也在微博上將此事發給了“平安北京”。4月29日,沈女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警方已給她回電稱,此事正在調查。

4月28日,沈女士在微博上更新了最新進展稱,北京市朝陽分局已開始調查此事。微博截圖
4月28日,沈女士在微博上更新了最新進展稱,北京市朝陽分局已開始調查此事。微博截圖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鍾蘭安律師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張明信如果有3次以上的入室盜竊行為,則涉嫌構成盜竊罪。在該事件中,張明信將內衣公開展覽,並公開47秒的盜竊視頻以及邀請他人為自己盜竊行為拍視頻等情節,都可能成為盜竊罪的加重情節。具體懲處需要公安機關通過瞭解盜竊的次數和被盜物品的價值來確定,如犯罪行為屬實,可能判處拘役、有期徒刑的刑罰。

  鍾蘭安還表示,ARTCLOUD公司在此次事件中是否觸犯法律取決於公司是否知情。若涉事平台在群眾舉報後仍置之不理,則觸犯了法律;如果平台選擇在舉報後刪除鏈接等操作,則不用承擔法律責任。鍾蘭安律師認為在現實情況下,雖不應過分苛責平台,但平台也應加強審核,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

  觀點

  等等,“偷女性內衣”也能成藝術?

  文/丁慧(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李立軍

  作家巴爾紮克說,藝術乃德行的寶庫。

  詩人穆爾說:藝術是高尚情操的宣泄。

  估計這兩位名人看了《197》這件“參賽作品”,能吐上一升血。

  4月27日,有網友爆料稱,“因為幫助投票,我們發現一項藝術大獎的參賽作品竟然以偷盜女性內衣為主題,這讓我們感到憤怒……”

  據媒體報導,被網友爆料的參賽作品指的是,197件顏色各異的女性內衣雜亂無章地堆放在桌子上,作品名叫《197》,其參加的是“ARTCLOUD藝術雲”的藝術作品比賽。

  內衣雜陳,算不算藝術?

  見慣了各類行為藝術後,我擔心,對此說“不”會被認為是缺乏藝術鑒賞力。

  可如果這些內衣都是偷的呢?

  這不是個別網民揣測,而是作者自曝——他非但自曝參賽作品中出現的197件的內衣是在北京偷盜所得,還發佈了長達47秒偷盜過程的視頻。

  這迷之操作在引發網友痛批後,很快得到了活動舉辦方的注意。4月28日,舉辦方表示,該作品已被取消入圍資格,並被刪除,停止其繼續傳播。爆料網友稱,北京警方在接到舉報後已經介入調查。

  “偷女性內衣”,本能地讓人想起那四個字——心理扭曲。

  可現在看,這位“內衣大盜”偷了內衣後,不以為恥,反而生出炫耀的心思來——主動發佈偷盜過程,似乎唯恐別人不知道“展品”是他偷的。

  這確定不是為了展示所謂的“盜竊藝術”?

  或許作者認為,發佈偷盜過程,能夠完整地表達其作品“被偷盜的女性內衣”含義的完整性。

  只不過,這麼惡趣味的操作,怕是會讓不少朋克藝術家看了會流淚:藝術可以不羈,可不能不講規則跟底線啊。整這麼一出,怕是對藝術有什麼誤解?

  參賽的沒底線,大賽舉辦方心也是夠大:這位“內衣大盜”把盜來的內衣堆放在一起,居然還能入圍,這難免給人鼓勵偷盜、傳遞錯誤導向之感。

  問題來了:此次藝術大賽中的參賽作品入圍標準,到底是什麼?被盜來的女性內衣堆砌,藝術性又到底在哪?

  據瞭解,此次比賽是“ARTCLOUD中國SAP藝術大獎”組委會組織,“意在挖掘當代最具藝術潛力及最具標誌性風格的華人青年藝術家,同時SAP藝術大獎也奠定了在國內該類獎項的行業高度,代表中國藝術行業高速發展的趨勢”。

  鼓勵青年藝術家挺好的,可這怎麼就成了“惡趣味”的展示場?

  這裡面,顯然有必要再重申下藝術與合法的關係:藝術可以包容各種創意,但容不下“違法”。

  而偷盜內衣,無論是對女性的不敬,還是涉及盜竊問題,都不存在價值判斷層面的異議。把這當做趣味,是對藝術的褻瀆。

  《漢書·藝文誌》中有句話說:“然惑者既失精微,而辟者又隨時揚抑,違離道本,苟以譁眾取寵。”

  可現實中,總有些人將“違離道本,苟以譁眾取寵”當藝術耍。藝術成了個筐,很多離譜想法做法都能往里裝。

  在此之前,就有攝影博主打著“新銳藝術”的名號,在清明節挖開父親墳墓與父親屍骨合影。這引來不少“有違公序良俗”的指摘。

  還有男女打著“藝術”旗號當眾苟且的案例,也是廣受詬病。

  而這次則是直接涉嫌違法犯罪了——那可是盜竊。

  藝術作品不是不能“出格”,但不能“出軌”——這條軌,就是公序良俗之軌,是法律之軌。

  這樣的作品能入圍大獎,說明評審環節也“越軌”了。

  如今,涉事作者已相當於用“狼人自刀”的方式,進行了自我舉報。線索已經提供了,希望相關部門別讓他跑了。

  就用依法處理,“幫”他這部所謂的“藝術作品”收個尾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