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哀嚎” BBC:印度第二波疫情由大城市擴散至小城鎮
2021年04月30日19:30

原標題:“遍地哀嚎” BBC:印度第二波疫情由大城市擴散至小城鎮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導 外媒稱,印度致命的第二波新冠疫情已經摧毀了德里、孟買、勒克瑙、浦那等大城市。在那些地方,醫院和火葬場的空間已經用盡,葬禮甚至要在停車場舉行。但如今,這場疫情已經牢牢控製了許多小型城市、城鎮及村莊,關於新冠病毒對這些地方破壞的報導普遍低於實情。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4月29日報導,星期二,在印度北部拉賈斯坦邦的科塔區,拉傑什·桑尼花了八個小時,用一輛電動三輪車帶著他的父親跑遍一家又一家醫院。他找不到救護車,於是這種搖搖晃晃的交通工具成了唯一的選擇。下午5點時,他父親的狀況持續在惡化,他放棄尋找醫院的床位。在這之後,他“把所有留給命運安排”,返回家中。

“我在家裡給他吃藥,但不確定他能否活下來。我們現在已經被放棄到要橫屍街頭的地步了,”拉傑什表示,他說,好幾傢俬人醫院甚至“哄騙”他,先收了他的錢做檢測,但之後告訴他沒有床位,要他帶走他的父親。

“我不是個有錢人。電動車司機和醫院要我多少錢,我就給多少。現在我要借錢給家裡買一個氧氣瓶。”

在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印度城市德里,這種故事已算常見,但如今印度全國上下的小城市和城鎮中,這種事情也開始出現。

BBC研究了印度五個邦的情況,探尋在那些地方新冠病毒傳播有多快。

拉賈斯坦邦科塔

報導稱,這座城市及其周邊區域上週報告有超過6000例確診病例。自疫情開始以來,這裏已經有264例死亡病例,但其中35%出現在4月。4月7日以前,這裏的確診病例翻倍花了72天,但如今只需27天。

所有可以輸氧的床位都已有病人使用,而4月27日,該區329個重症監護病房中只有兩個無人佔用。這裏的一名資深記者向BBC表示,當地所有醫院都已人員為患,且“這顯示實際數字要高出許多”。

目前氧氣及瑞德西韋、托株單抗等藥物面臨嚴重短缺。科塔區有許多輔導中心,印度全國各個地區的學生都會來到這裏,以準備進入頂尖醫學院和工程學院的考試。但許多學生在疫情發生後已經離開,這裏雖深陷困境但卻處於印度全國性及國際媒體視野之外。上述記者表示,這裏的醫院並未準備好應對當前這場“新冠海嘯”。他稱,目前迫切需要“在更多人開始橫屍街頭前增加更多氧氣和重症監護病房床位”。

北方邦安拉阿巴德市

據報導,北方邦安拉阿巴德市4月20日前共錄得54339個確診病例,但數字在這之後增長了21%,上週新增病例數達11318例。

目前這裏公佈的死亡病例數為614例,其中有32%出現在4月。安拉阿巴德市並未有關當地衛生設施的官方數據,但有多人向BBC表示,他們無法為家人尋得一張病床。

BBC向該市醫療系統最高職位官員多次致電寫信,詢問病床短缺狀況,均未得到回覆。一名當地資深記者表示,這裏的火葬場與墓地正晝夜運轉,實際死亡人數要比官方數據高出許多。

北方邦首席部長約吉·阿迪亞納斯最近表示,當地藥物、醫院床位或氧氣沒有短缺情況出現,但專家聲稱,這與當地實際情況大相逕庭。

社交媒體已經被北方邦人尋找病床、氧氣和瑞德西韋等藥物的貼文淹沒。而阿迪亞納斯警告稱,如果有任何私人醫院“假報”氧氣短缺,當局將會採取相關行動。

一名小型私人醫院僱員告訴BBC,安排氧氣的工作已經變得比以前更加困難,但由於害怕受到懲罰,他不會進行投訴。

“但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任何醫院假報短缺,這沒有任何道理,”他說。

此外,有報導稱北方邦存在因氧氣短缺導致病人死亡的情況。該邦還有其他幾個區和村莊報告出現醫院床位短缺問題。

家住康普爾區的阿希什·亞達夫稱,他的父親病情危急,但無法找到醫生,也無辦法為父親找到一張病床。“我求遍了所有地方,但沒有人幫忙。沒有人接聽公開的求助熱線,”

切蒂斯格爾邦格沃爾塔

報導稱,切蒂斯格爾邦(Chhattisgarh)格沃爾塔(Kawardha)位於印度中部。今年3月1日,這裏還沒有任何活躍病例。但在過去7天內,當地增加了近3000例病例。

格沃爾塔醫院共有7部呼吸機,但沒有任何醫生接受過操作這些機器的培訓。根據政府數據,這家醫院應該有49名專科醫生,但這裏實際只有7名。同時,護士人員及實驗室技術人員也出現嚴重短缺。

多名當地記者表示,由於沒有做好病例急劇增加的準備工作,該縣無法處理重症患者。當地已有多人由於得不到適當的治療而去世。

帕格爾布爾、奧蘭加巴德

據報導,帕格爾布爾(Bhagalpur)位於印度東部的比哈里(Bihar),這裏同樣遭到嚴重破壞。自4月20日以來,病例數已經增長26%,同時死亡病例數增長了33%。

該市只有賈瓦哈拉爾·尼赫魯醫學院有重症監護病床,而其36個病房在4月28日已經全部占滿。那家醫院里的350個輸氧病床已經滿員。

該院一名高級官員告訴BBC,在其220名醫生中,有40人在過去10天內檢測呈陽性,其中4人死亡。這給醫院帶來了新的壓力。

比哈里西部的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鎮也損失慘重。根據官方數據,自4月5日以來該地已經錄得超過5000例病例,6人死亡。但有比哈里資深記者稱,由於檢測在許多小城鎮和小城市是一個主要問題,實際數字比官方數據要高。許多人在得到新冠檢測的機會前病情已經轉為危重,甚至死亡。這種死亡病例沒有被官方數據統計在內。

家住奧蘭加巴德的蘇米特拉·德維得到檢測機會的過程十分艱難。在她情況惡化的多天期間,她無法接受逆轉錄聚合酶鏈式反應(RT-PCR)檢測。由於沒有陽性檢測結果,醫院拒絕讓她住院。

於是家人把她帶到附近鎮上的一個小型私人醫院,她檢測呈陽性,但醫院稱她病情危重,他們沒有設施救治。她的家人又把她帶到該邦首府帕特那的一家大型醫院,她又不得不等待了好幾個小時才得以住院。

最終,她在得到病床兩小時後去世。

北阿肯德邦奈尼塔爾

報導還指出,北阿肯德邦(Uttarakhand)奈尼塔爾(Nainital)縣是喜馬拉雅山一帶的一個旅遊城鎮,這裏正艱難應對新增病例持續攀升的情況。4月27日,該地142張重症監護病床中有至少131張已經被使用,而771張輸氧病床中只有10張無人使用。

過去一週中,該地報告出現超過4000例確診病例,82例死亡病例。對於奈尼塔爾來說,處理不斷攀升的病例尤其困難,因為當地還會收治來自附近幾乎沒有衛生設施的偏遠城鎮及村莊的病人。

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當地醫生表示,“情況非常嚴峻”,他“感到恐懼”。

“我們之所以會處在這個形勢中,是因為政府沒有規劃增加偏遠地區的設施。我擔心許多來自喜馬拉雅偏遠地區的人會死去,而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們的情況。他們永遠不會出現在數據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