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女碩士因殘障難獲教師證:體檢要求不能違反“上位法”
2021年04月29日18:57

  原標題:女碩士因殘障難獲教師證:體檢要求不能違反“上位法”|新京報快評

  “地方規定”不能隨意給殘疾人設置障礙,也不該違反“上位法”。

▲圖文無關。圖片來自影視劇《小捨得》。
▲圖文無關。圖片來自影視劇《小捨得》。

  據媒體報導,重慶女孩鄒蜜大二時因車禍導致下肢殘疾,但她憑著努力拿到國內外兩所高校的碩士學位。目前她是名英語培訓人員,英語培訓學校也開得有聲有色。為適應行業規範,她參加了教師資格認定考試,通過了筆試和麵試的她卻因為下肢殘疾,被卡在了體檢環節。鄒蜜稱,如果拿不到教師資格證,自己將面臨失業。

  肢體殘疾,就不能考取教師資格證了嗎?重慶市教育委員會教師資格證認定中心對媒體回應,重慶市教育委員會與當地衛健委共同製定了相關標準,鄒蜜由於下體殘疾不符合現行的體檢標準,無法拿到教師資格證。

  在網上,涉事女孩經曆的勵誌與遭遇的紮心對比,讓很多人為之遺憾和不忿——就因為那場車禍,她的人生軌跡就要添太多波折,包括不得不退學,包括堅持通過網絡教育深造,併成立自己的培訓學校後,卻仍繞不開歧視。她努力跟命運抗爭,可她很難走出現實的圍困。

  可這本是無謂的困境——當地教師資格證的體檢里確實有“下體殘疾”的項目,但這樣明顯構成對殘疾人歧視的“地方規定”,並不一定合理。

  我國《教師法》從來沒有規定殘疾人不能當教師,僅僅是規定當事人“有教育教學能力”,國務院《教師資格條例》也沒有禁止。

  但自從2000年9月《教師資格條例實施辦法》頒布,規定各地可以自行製定教師資格體檢標準後,有些問題開始出現。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就像部分殘疾人所反映的:“從那時開始,感覺殘疾人當教師的機會大大減少,殘疾歧視愈演愈烈”。

  早在10年前,就曾有588名殘疾教師致信教育部,要求消除殘疾人歧視。當時,在他們收集到的21個省級教育行政部門製定的教師資格體檢標準裡面,有20個包含如“兩上肢或兩下肢不能運用;兩下肢不等長超過5釐米(不合格)”等限製。

  如今,10年過去了,網絡教學更發達了,智能輪椅更安全了,但“兩上肢或兩下肢不能運用”的體檢標準,還是“絆倒”了鄒蜜。

  當地表示,鄒蜜不能通過體檢,是“體檢有規定”。但不合理的規定,是不是應該改改呢?

  紅頭文件再大,也大不過國家法律,這是常識。1990年公佈、2008年修訂的《殘疾人保障法》明確規定:“禁止基於殘疾的歧視”,“國家採取輔助方法和扶持措施,對殘疾人給予特別扶助,減輕或者消除殘疾影響和外界障礙”。

  要明白,教師資格證和教師選聘的體檢,不是“選美”,不是“拔高”,體檢項目應該和當事人履行教師職責密切相關。所以,相應的體檢標準應該慎之又慎,否則會輕易關掉本就求職不易的殘疾人當教師的大門。

  鄒蜜作為一名殘疾人,與正常人考了同一張卷子,也順利完成了面試。這意味著,她付出了更多的精力,依據《殘疾人保障法》,當地有關部門本應給予他們特別扶助,而不是阻礙。

  從現實情況看,鄒蜜擁有2個外語相關的碩士學位,其培訓英語的效果也很不錯,學生願意聽,哪怕其是下肢殘疾無法站立,坐上輪椅後她依然是一名優秀的老師,並沒有影響其教學培訓。可以說,鄒蜜以自己的努力和毅力,證明了下肢殘疾沒有影響其履職。

  電影《哪吒》有一句台詞:“人心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你怎麼努力也無法搬動”。鄒蜜們憑藉自己的努力,搬掉了肢體殘疾者不能勝任教師的“大山”,有些人就別再把“大山”重新搬在她頭上了。那些地方紅頭文件里不合適的體檢規定,也該與時俱進,而非“刻舟求劍”了——最起碼,別讓體檢要求“絆倒”殘疾人正當權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