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大灣區首個創建中的“暗夜社區”:西湧能否為深圳人造一片“詩和遠方”?
2021年04月27日23:24

原標題:解密大灣區首個創建中的“暗夜社區”:西湧能否為深圳人造一片“詩和遠方”?

​作為全國的先行示範區,深圳正在積極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發展理念。創建暗夜社區,控制光汙染,降低碳排放,對當地生態環境建設將起到助推和保駕護航的作用,助力實現碳中和。

在遠離市區燈火長龍的深圳大鵬西湧海岸,溫柔的落日收起了她最後的餘暉,釋放了一整天熱情的海浪鋪卷在寧靜的沙灘。一批天文和攝影愛好者驅車幾十公里,從繁華市區來到了大鵬半島。他們仰望星空,他們想親眼目睹、記錄下那片曾經閃耀在幾千年前人類祖先頭頂上空的璀璨銀河。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近日,深圳市科普教育基地聯合會主辦的深圳首屆暗夜守護者聯盟啟動儀式在西湧海濱浴場開幕。參加活動的100多名天文愛好者在現場專家的指導下,進行了“月掩火星”觀測活動並舉行了沙灘關燈儀式和“暗夜守護者聯盟”啟動儀式。深圳西湧社區在當地政府的支援下,開始創建“西湧暗夜社區”。未來,西湧有望成為深圳乃至大灣區首個“暗夜社區”,成為深圳人真正的後花園,為深圳人的“詩和遠方”打造新的可能性。

西湧海灘是深圳最大的沙灘,位於大鵬半島南澳南的西湧社區,擁有長達5公里的海岸線。由於遠離城市化光汙染的影響,大鵬半島的東西湧海岸線位置優越,是深圳光汙染程度最低的地區之一,十分適合觀星。位於沙灘東面山頂的深圳市天文台,每到每年乾燥少雲的季節,不少天文愛好者都拍下了壯闊銀河的瑰麗景象。

西湧相對深圳市區光汙染低,天氣好時可以看到淡淡銀河。-資料圖片
西湧相對深圳市區光汙染低,天氣好時可以看到淡淡銀河。-資料圖片

暗夜社區創建計劃:降低當地光汙染

西湧以此為契機,即將打造深圳乃至全國的首個“暗夜社區”。其未來願景如何?可能會對當地居民帶來什麼影響?從暗夜保護和旅遊經濟的角度,應如何看待西湧打造“暗夜社區”的可能性和未來?

據深圳市天文台天文部部長梅林介紹,西湧創建暗夜社區的建議由深圳市天文台提出,是應深圳天文愛好者、市民以及專業科研觀測的需求提出的,目前正處於方案的初步起草階段,由大鵬新區管委會南澳街道辦和西湧社區共同支援,未來可能還需要漁政、城管等政府機構和部門的共同參與,才能有效落實。

北京天文館研究員、《天文愛好者》雜誌主編朱進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暗夜社區在國內還沒有先例,在國際上不算新鮮,與其相近的概念包括暗夜保護區、暗夜公園等,以及由國際暗夜協會(The International Dark-Sky-Association,IDA)提出的國際暗天地點(International Dark-Sky Places)認定計劃。國際暗夜協會是總部設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非營利性組織,致力於夜空保護工作,通過減少光汙染,保護夜間環境和黑暗的天空。

梅林表示,實際上,西湧創建暗夜社區,並非是想得到國際暗夜協會的掛牌認證,而是有四方面目的:一是保護深圳市天文台天文科研觀測的環境;二是滿足市民和愛好者夜間星空觀測和攝影的需求;其三,給南澳西湧當地的社區引流,帶來附加值;其四,保護生態環境,保護當地動植物包括魚類。他介紹:“目前,不管是廣東還是內地居民,想要觀看高質量的星空和銀河景觀,都要去到雲南、青海,或是四川、西藏。西湧未來如果創建成暗夜社區,將會吸引深圳市乃至珠三角的天文愛好者,前來享受這裏的環境。”

據國際暗夜協會官網統計,目前世界上有18個暗夜保護區,29個暗夜社區,99個暗夜公園。在朱進看來,通常暗夜保護區的認定標準十分嚴格。一方面,國際暗天地點的認定標準強調的是特別黑的夜間環境,光汙染必須非常小,夜空非常黑。在這個要求下,暗夜社區必須從大範圍上打造。即在一個地理上比較大的區域,對其周邊的燈光做管控,才能形成暗夜社區。另一方面,路燈和照明系統需要經過改造,使燈光集中於地面,而不是向四周或是天空散射。

西湧有沒有可能打造成“暗夜社區”?首先,西湧社區位於大鵬半島東南端,東臨大亞灣,西接大鵬灣,南望太平洋。三面環山,一面向海。22平方公里的面積上分佈著芽山、新屋、鶴藪、沙崗、格田、西洋尾、南社和西貢8個村落,居民2100多人。三面的山脈將西湧社區和城市的光汙染有效地隔絕開,海岸線長達5公里,海面上時有漁船經過。根據正在起草的計劃,創建暗夜將會涉及西湧下轄的8個村落以及海面的漁船。

所謂的光汙染,指的是人類活動產生的過量照明造成的不良影響,包括室外家電燈光、路燈等會使天空發亮的可見光、紅外線、紫外線等,也稱為“光干擾”和“光害”。而天文觀測條件取決於大氣條件、光汙染程度以及天氣等因素。西湧社區的平均光汙染等級為4級(尚可),這個數字在深圳中心區福田區為8-9級(極強)。在這個基礎上,朱進認為西湧要成為暗夜社區在理論上是存在可能性的。

梅林介紹,打造暗夜社區,需要對暗夜社區和社區周邊的區域,在特定時間段對燈光進行一定程度的管控。他強調,並不需要對燈光包括廣告牌燈光做一刀切,而是給路燈罩上蓋子,只照射地面和平面的方向;漁船夜間的燈光也可以不開那麼亮。

朱進補充道,要合理規劃路燈數量和密度,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關掉可以不開的燈;降低燈光的功率以及對顏色做一定管理;此外,可以要求居民家中使用較厚的窗簾,天黑後室內的光線不要漏到戶外。

同時,朱進認為:“暗夜社區的相關製度需要在大於社區的政府層面,以比較正式的規章製度的形式頒布和執行。可以針對核心保護區和距離核心保護區不同距離範圍,製定不同標準。同時,還可以在時間上做特殊的和一般性的要求。”

暗夜社區如何賦能夜經濟:打造自身主題IP

深圳在一線城市里,在夜經濟和城市活力上一直走在全國最前列。西湧創建暗夜社區,也是旅遊經濟和夜經濟的一種新嚐試。

廣東省旅遊協會民宿分會秘書長、深圳美宿小鎮產業發展有限公司CEO李超告訴記者,西湧所在的南澳半島是深圳最後開發的處女地,相對於主城區較偏遠。近年來,南澳半島、東西湧成為了深圳乃至大灣區城市人休閑的後花園,滿足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近年來,深圳開發了大大小小56個沙灘。在沙灘風格雷同的情況下,提起西湧,人們只會想起它的沙灘和東西湧穿越徒步路線。在產業迭代背景下,西湧當地旅遊業的盈利能力也有限。在李超看來,目前的景區都擁有多元融合的主題:“比如有的海灘可以塑造網紅打卡地,有的地方可以賞花。旅遊地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IP,才能第一時間吸引一部分社群和喜愛者,要有明顯的特徵。”在深圳,較場尾的民宿小鎮很受歡迎,大小梅沙、金沙灣的高端酒店也小有名氣,而在西湧海灘,似乎沒有獨特的主題。在這個意義上,附加某種海洋運動或者暗夜主題,發展暗夜經濟,打造星空小鎮,對其發展是很有利的。

同時,西湧目前夜間並沒有太多活動。沙灘二次進入要收門票,和民宿區距離海灘較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當地的民宿經濟。暗夜社區能否為民宿和夜經濟賦能呢?

李超並不認為暗夜就是完全黑的:“我們做暗夜是為了看到光,在暗夜下,我們可以看到星星、螢火蟲,我還想看到煙花。為什麼雖然現在煙花技術更好了,但相對於小時候,人們對絢爛的煙花更加無感,因為周圍對比的燈光太亮了。”他認為,夜間經濟的動力在於,因為在暗夜中,那盞燈才會顯得很特別。

在他看來,這盞明燈可以是民宿,也可以是一家小酒館,一家茶室,一家餐廳……他說:“我認同一種說法,旅遊是人們短暫的對自己住所的抗爭。在週末,經過盤旋的山路,到達一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從深圳最亮的地方到達最暗的地方。”

旅遊項目怎樣助力鄉村振興?打造“觀星小鎮”發展特色經濟

記者瞭解到,目前,天文主題的旅遊項目在國內外已初見成效。在貴州“天眼”望遠鏡、青海德令哈觀測站以及甘肅民勤縣等地的周邊,都打造了天文主題的“觀星小鎮”,引流效果和經濟創收顯著。美國夏威夷天文台、智利阿卡塔馬歐洲南方天文台等周邊,也建設了以天文攝影為主的天文攝影區,對當地的經濟創收以及勞動就業提供了大力支援。

在梅林看來,西湧具有三面環山南接南海的地理優勢,暗夜休閑項目會帶動當地住宿、餐飲等需求。暗夜社區的創建,將為深圳市以及珠三角周邊的市民提供一個“1小時銀河營地”,即1小時交通以內即可到達觀看拍攝銀河星空的地方,也將為南澳及西湧本地的高端服務業引流,促進本地餐飲住宿業的發展提供支援。

從旅遊業的角度看,李超認為,住宿是整個旅遊產業的核心產品,廣東雖然是民宿大省,有約一萬多家民宿,但比不上浙江(2萬多家的規模)以及雲南,大約排第三四位。在文化上,廣東自古以來的經濟發達、重商主義的文化氛圍,造就了其民宿相較江浙一帶的園林景觀更加實用主義的文化風格,精品民宿也不如江浙多。

李超認為,在土地集約化生產背景下,民宿可以成為本地農民回歸鄉村的產業基礎。可以利用民宿結合農業採摘、科普、種植等項目,讓遊客感受到舒適的同時體驗到特色。“深圳的資本比較活躍,可以藉著鄉村振興的東風,以民宿集群的形式,讓情懷落地。我們的設想是,在一個一二十個民宿的集群裡,配套鄉村咖啡館、圖書館、小酒吧甚至鄉村影院,每家民宿配套的內容都不一樣。讓這樣的‘微渡假綜合體’助力鄉村經濟,實現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李超說。

作為全國的先行示範區,深圳正在積極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發展理念。控制光汙染,降低碳排放,也是我們國家“碳達峰、碳中和”氣候目標的應有之義。

在梅林看來,暗夜社區的創建可以為西湧的生態環境建設起到助推和保駕護航的作用,助力實現碳中和,為西湧當地的動植物營造夜間的棲息地,讓南澳西湧成為全國生態經濟發展的一張美麗的名片。(編輯:李豔霞)

(作者:李婷菊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