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通”進行時:“硬”聯通加速、“軟”標準首推 助力大灣區提升一體化水平
2021年04月27日23:27

原標題:“灣區通”進行時:“硬”聯通加速、“軟”標準首推 助力大灣區提升一體化水平

近日,一則來自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的消息在朋友圈迅速刷屏。

4月16日下午,通過“港澳藥械通”政策進口的首個藥品“抗D免疫球蛋白注射液”和首個醫療器械“磁力可控延長鈦棒”運抵深圳,旋即被投入到了臨床使用。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透露,第二批用於治療肺癌、淋巴癌、重度慢阻肺的4個新藥也已經通過了專家審評,不出意外也將很快取得進口批件。

這項早在2019年11月就已通過的政策,從出台到正式落地曆經1年有餘,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九市居民終於能夠及時用上已在港澳上市的新藥了。

實際上,不唯醫療器械,包括跨境金融、交通互聯、職業資格互認等多個涉及民生、交通與金融的“灣區通”工程正在或已經取得了實質性突破。利好政策頻出背後,是粵港澳大灣區不斷破除製約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跨境要素流動障礙的決心。

當前,粵港澳大灣區“灣區通”工程正在各領域加速推進,“硬設施”在互聯互通上不斷加速,“軟環境”在標準銜接上也在不斷推進。

4月25日,廣東省對外發佈《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要大力實施“灣區通”工程,尤其是要推進與港澳在市場準入、標準認定、產權保護等方面的接軌,加快構建對標國際、開放一體的灣區大市場。

交通破局:軌道上的大灣區加速成型

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灣區通”的先決條件。而真正做到物理意義上“灣區通”的當屬港珠澳大橋這一“超級工程”。

2017年12月31日,籌建14年之久的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具備通車條件,彼時這座超級大橋所連接的,是涉及兩種製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體系的粵港澳三地。

作為我國第一座在“一國兩製”框架下跨越粵、港、澳三地海域的跨境工程,大橋建設涉及的設計、施工、運維、環保及各個方面標準與規範,三地各不相同。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總工程師蘇權科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回憶,在設計施工過程中,選取何種“執行標準”一度成為港珠澳大橋建設過程中的關鍵。

“港珠澳大橋使用的標準,是獨特的標準,要滿足內地與港澳三地。”蘇權科表示,港珠澳大橋在可行性論證階段就提出,遵循“就高不就低”的原則,最終形成了融合內地、香港和澳門的工程技術標準與規範。

“港珠澳大橋的誕生,本身既發揮了三地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作用,也承載了探索規則銜接的使命。”蘇權科認為,在推動大灣區互聯互通上,交通一定程度上扮演了破局者角色。

得益於交通破局,越來越多的規則銜接取得了突破。如今,持有深圳灣口岸通車許可的跨境私家車,可免手續試用港珠澳大橋往返香港和珠海口岸。

而隨著一大批交通基礎設施的建成,軌道上的大灣區也正加速成型。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正式全線通車後,港珠澳大橋珠澳一側口岸、香港西九龍車站均實現了“一地兩檢”,港澳與內地率先實現“灣區通”;橫琴口岸實現24小時通關,蓮塘/香園圍口岸、粵澳新通道、新橫琴口岸等一批設施加快建設,香港的“跨境一鎖計劃”迅速覆蓋到大灣區內地九市。

“粵港澳大灣區要協同發展,標準首先要統一。”蘇權科認為,儘管交通互聯互通最明顯帶來的是人流、物流的聯通,但其本質上卻是帶動粵港澳三地標準銜接甚至統一的基礎。

他透露,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正在與廣東省合作,希望在粵港澳大灣區內建立一套統一的標準,加快形成大灣區統一標準,並以此為樣本推動大灣區在技術人才、教育、醫療等更大範圍上的規則銜接。

民生拓面:推動8大領域職業資格認可

2019年5月30日,香港市民鄭翰衍通過鋪設在香港的港澳政務通辦自助終端機,成功遠程辦理了其註冊在佛山南海區工合空間的首張營業執照。這成為港澳與內地政務服務“跨境同辦”的首個案例。

所謂“灣區通辦系統”,是面向港澳人士提供專項服務、在港澳地區可辦理大灣區內地九市政務服務業務的專門系統,可遠程連線市場監督局、稅務局、社保局、公安局、住建局等部門後台進行諮詢和事項辦理等。

2019年,時任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廣東省大灣區辦常務副主任的曹達華透露,廣東將研究實施民生“灣區通”工程。

果然在2020年2月,廣東省政府就在其官方網站公佈了《廣東省數字政府改革建設2020年工作要點》。民生成為“灣區通”工程的重要內容,覆蓋面也拓寬了不少。例如,廣東提出重點圍繞公共交通、通訊資費、信用信息、電子支付等領域促進標準互認、規則銜接、政策互通,以期便利粵港澳三地群眾交流交往。

此外,民生“灣區通”工程還包括推進港澳青年創新創業基地建設,推動在粵工作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本地市民待遇,積極推進粵港澳合作辦學、合作辦醫,職業資格互認等一系列重要內容。

其中,突破最大的當屬粵港澳三地醫療衛生合作與防疫數據信息共享等方面。除前述“港澳藥械通”政策,疫情期間,粵港澳三地還通過不斷強化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製,推動了“粵康碼”與“澳門健康碼”實現互轉互認對接。

據瞭解,措施實施一個月就為澳門人員1.5萬人、內地人員約2萬人提供了服務,大大提升了兩地人員通關便利水平。在業內人士看來,粵澳“健康碼”互轉互認背後,粵澳兩地防疫數據的共享起到了關鍵作用,也為促進兩地復工復產等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基礎。

此外,職業資格互認也為港澳專業人士打開通向內地市場的大門。早在2019年,廣東省人社廳就聯合9部門對外印發了《關於推進粵港澳大灣區職稱評價和職業資格認可的實施方案》,積極推動大灣區職稱評價體系、職業資格互認,以促進大灣區人才自由流動。

近年來,廣東持續拓展職業資格認可的範圍,在建築師、律師、醫師、教師、導遊等8個社會重點關注的專業領域,以單邊認可帶動雙向互認,並在全國率先試點面向港澳居民招聘公務員、出台事業單位公開招聘港澳居民管理辦法。

金融挖潛:或為三地帶來“鯰魚效應”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擴大香港與內地居民和機構的跨境投資空間,穩步擴大居民相互投資對方金融產品的渠道。這也是設立“灣區通”工程本身的目的之一。

經過籌辦,今年2月5日,《關於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的諒解備忘錄》簽署,跨境理財通正式來臨。

而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行長白鶴祥在公開場合稱,“跨境理財通”將在粵港澳三地實現人員的安全自由流動後落實。實際上,在業內人士看來,跨境理財通更像一條鯰魚,在帶給金融機構新挑戰的同時,也將為三地帶來更多的活力。

金融的本質在於服務產業,並以此挖掘產業發展的潛力。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林江指出,粵港澳大灣區的概念,就應當包含金融資本的自由流動,即通過引入更多的境外資本,尤其是將港澳地區的金融服務引入內地,灌溉本土經濟,也為港澳的金融機構打開更廣闊的市場。

他舉例稱,紐約灣區與東京灣區均以強大的金融中心,支撐起了周邊先進製造業的發展。紐約、東京是世界性的金融中心,周邊的芝加哥、橫濱等城市則發展起了高端製造業,這正是得益於金融業為製造業引來的“活水”。

廣發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沈明高也指出,金融“灣區通”的核心之一,就是要通過資源重新整合帶動大灣區製造業升級。“以香港為中心的金融市場完全可以為我們所用,應充分利用港澳相對成本低的資金支援灣區製造業的升級。”(編輯:李豔霞)

(作者:李振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