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石楠花的味道令人尷尬,為什麼我們還那麼愛種它?
2021年04月27日11:01

  來源:SME科技故事

  春天來了,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一場小雨後,你彷彿聞到了屬於春天的味道,那味道有點濕潤,有點土腥……還有點熟悉,有點上頭……

  要知道人類對嗅覺的記憶其實要比對視聽的記憶更加持久牢固,往往一種味道就能勾起一段回憶,比如蒜末蔥絲熱油和滾燙的豉油交融在一起,你馬上就會想起逢年過節一家人吃清蒸鱸魚畫面。

  又比如六神花露水那混合著酒精的刺鼻香氣,會讓你想起奶奶外婆的往事或者夏日擁擠的集體宿舍,有些甚至不用真正聞到,光是聽到就能想起那副畫面,比如丁香和醋栗的味道。

 “中國神水”乃男女宿舍必備佳品,來源 攝客微刊(梁嘉濠)
 “中國神水”乃男女宿舍必備佳品,來源 攝客微刊(梁嘉濠)

  那麼春天的味道為什麼那麼令人熟悉呢?不是因為你每年都細細品味春天的氣息,而是石楠花那腥臭的味道讓你想起了一個人寂寞的時光,又讓你想起了曾經翻雲覆雨的日子。

  看破不說破,懂的都懂……好吧,其實就是石楠花的味道很像新鮮精液的味道,大家都是人工授精養殖繁育的,應該明白的吧:)

  其實植物有怪味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比方說大王花,為了吸引蒼蠅等食腐昆蟲,它的味道就非常惡臭,被人形容為“無與倫比的難聞”。

  又比如花黃水芭蕉,表面上看清秀鮮豔,實際上卻會散發出類似臭鼬的厚重氣味,更奇葩的是冬眠後的熊還會把它當瀉藥吃,排空整個冬天宿便。

  不管怎麼奇葩怎麼惡臭,這些植物也都是秉著自己的生存法則活著,它們也幾乎不太會出現在人類的世界里,畢竟誰惹一身臭呢?

  可是問題到石楠這裏就有點奇怪了,不說味道背後的含義有多令人尷尬,就這股子腥臭味也絕對是一頂一的難聞,最可怕的是石楠在各大城市遍地開花(字面意思),難免讓人搞不懂種植它們的動機。

  每年一到四月份左右,石楠花就會成為熱門話題,比如在武漢的湖北工業大學,禮堂有石楠花,科技樓有石楠花,教學樓附近還有一條“石楠花大道”,學生們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經適應了每日口罩不離的日子。

  全國各地,尤其是南方的高校,可謂苦不堪言,華中師範大學、華中科技大學、武漢理工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京財經大學、東南大學……相繼淪陷。

  對廣大在南方求學的大學生,最悲哀的不是吃不慣當地的食物適應不了當地的氣候,而是別人學校的校花去參加選美,自己學校的校花是石楠花(沒有針對上海交大的意思啊)。

截圖出自B站@上海交通大學
截圖出自B站@上海交通大學

  上海交大的同學們甚至還喪心病狂地將石楠花里的精華提取出來,製作成了“石楠純露”,讓校花時刻陪伴在每一位幸運的學子身邊。

  瞎扯了那麼多,所以石楠花的味道究竟從何而來?為什麼和那種體液如此相似?

  石楠雖然名字有點古怪,但它其實是薔薇科大家族中的一員,跟我們常見的Apple、山楂、櫻桃、梨都是扯得上親戚的。

  它每年4-5月開花,複傘房花序遠看有種花團錦簇的感覺,如果走近還沒被熏倒的話,石楠花其實也相當好看,和薔薇科的其他親戚們開的花有挺多相似的地方。

石楠花的花序
石楠花的花序

  其實氣味像精液的花也不是僅石楠花一家,在模仿上更加專業的是板栗花,確切的說是板栗的雄花(精液味不就得是雄的嘛),由於它的氣味太有代表性,甚至被反過來用於形容精液的味道。

  不過呢,板栗花的氣味其實和精液的氣味只是在嗅覺層面相似,若是深究,它們所含有的揮發性物質其實是完全不相同的。

  2018年,張小平(Xiao ping Zhang音)的“板栗花散發的精液樣氣味的中性解吸萃取大氣壓化學電離質譜分析”中指出,板栗花中鑒定出二十種揮發物,大多數含氮,其中對精液樣氣味貢獻最大的是1-吡咯啉、1-呱啶,2-吡咯烷酮和苯乙胺。

  而精液中的氣味來源主要是精胺,這種物質被認為是由精囊分泌的精囊液經前列腺氧化後分泌的,也是精液正常的標誌,如果沒內味兒,很可能是因為前列腺發生了病變,比如很多前列腺炎患者的精液就聞不到這種氣味。

  所以板栗花和精液算是殊途同歸,說不上誰模仿誰。至於石楠花,它的氣味從源頭上來說是與精液更為相似的,都是來自胺類物質。

  像是薔薇科山楂屬、梨屬的花,味道同樣相當上頭,這是由於它們含有三甲胺等物質。不過很遺憾,目前還沒有具體的研究找出石楠花氣味的真正源頭,但是可以確定是揮發性的胺類物質。

 這種梨樹被稱作“semen tree”
 這種梨樹被稱作“semen tree”

  事實上在其他國家,比如澳州和美國,他們眼中的“精液樹”並不是石楠花,而是一種觀賞梨花Pyrus calleryana,氣味的元兇也是三甲胺以及二甲胺。

  或許你會奇怪,這些植物為什麼要散發出這麼奇怪的氣味呢?答案也很簡單,當然是為了吸引昆蟲為它們授粉。

  這背後的邏輯可能是因為胺類物質與腐敗的關聯性,前面提到了精胺的產生需要氧化的過程,微生物降解蛋白質中的氨基酸也會產生胺類物質,比如聽起來就很惡臭的屍胺和腐胺,這些物質的氣味也是腐生昆蟲尋找食物的關鍵。

  植物利用某些昆蟲對這類氣味的喜好,騙它們來幫自己完成生育大計是相當聰明的做法。所以很多在種屬關繫上比較遠的植物不約而同走上“氣味大師”的路子,算是“英雄所見略同”。

  好了,接下來就輪到那個終極問題了,那麼臭,為什麼要種?

  其實吧,石楠這種植物除了開花的時候味兒比較大之外,就沒有什麼明顯的缺點了。它耐寒耐旱,耐貧瘠,紮根深,萌發力強,還耐修剪,既可以做灌木狀叢植,也可以做喬木狀栽培,簡直是為城市綠化而生的。

  春季的花朵繁盛觀賞性不錯,秋季的果實紅豔也算養眼,還可以為留鳥提供過冬的食物。

  更強的是某些品種,比如紅葉石楠吸收對大氣中二氧化硫的吸收淨化能力比較強,還有不錯的滯塵能力,即靠茂密的樹冠降低風速使灰塵下沉到葉片或地面,因此把它種在汙染嚴重的工業區和車流量大的路邊都是極好的。

  雖然每年總有那麼一段時間有點臭,但整個花期其實也就7-10天,忍一忍就過去了,看在它其他優點的份上,總歸是算個好同誌。所以石楠樹才會在南方被廣泛種植,被各大高校所追捧,不能因為一個缺點就否定了它的全部。

  如果這麼說你仍然沒辦法接受石楠花那令人尷尬的氣味,那你不妨用這種思路想一想:憑什麼我們人類繁殖的時候可以有內味,人家石楠樹繁殖的時候就不能有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