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土抗旱 為何地裡沒了蚯蚓
2021年04月27日00:03

  原標題:黃土抗旱 為何地裡沒了蚯蚓

  4月10日,山西省呂梁市柳林縣層層疊疊的梯田上,一道道剛剛鋪好的白色地膜像從山間推出的層層白色波浪。梯田間,隨處可見當地的農民或駕著小型作業機械或拿著鐵鍁,搶墒覆膜,忙春耕。

  不僅是呂梁,中國北方7個省及自治區約63萬平方公里廣袤的黃土地上,種著小麥、玉米、高粱、馬鈴薯和各種水果,這種飽含碳酸鈣的黃色土壤層孕育了中華農耕文明,也飽受水土流失、板結粉化的威脅。在“大風從坡上刮過”的黃土高原上,在西北廣袤的“雜糧王國”和“優質糧果帶”上,如何抗旱、保土、保田,是所有農人需要長期面對的課題。

  板結與粉化

  難見蚯蚓的黃土地

  黃土通常呈現灰黃色或棕黃色,在我國“五色土”版圖上,黃土地位於版圖的中心位置,這裏曾是中國幾千年農耕文化的發祥地,包括了青海、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河南和陝西7個省及自治區的全部或者部分地區。黃土地區面積63萬平方公里,其中典型的黃土高原約40萬平方公里。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吳發啟告訴新京報記者,“黃土主要由風力搬運、堆積而成,質地比較單一,以0.05毫米到0.005毫米粉砂為主,富含碳酸鈣,結構比較鬆散、多空隙,沒有沉積層,垂直節理髮育,濕陷性強,正是這些特性,促使黃土地易發生水土流失,也就成為世界上水土流失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板結和粉化是當前黃土地的主要敵人。”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黃玉祥在調研中發現,近些年,黃土地土壤裡面的微生物大量減少、有機肥力下降、水土流失等都是造成土壤板結的原因。“理想狀態的土壤耕層密度應為每立方釐米1.2克至1.4克,但實際情況往往高於該值。我們在調研時也發現,澳州狀態比較好的土壤裡面,一平方米的土壤裡面會有幾十條蚯蚓,但是我們現在一平方米的黃土裡,蚯蚓數量少得可憐。”黃玉祥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黃土高坡很多地方採用旋耕機作業,旋耕機高轉速會將土壤表層10-15釐米打碎,這種作業方式的好處是可以為後續播種創造一種良好的土壤環境,但同時也會造成表層土壤的粉化,將表層土壤變成了粉末狀。“北方多風、水又比較少,最終造成粉末狀的土壤流失掉了。”

  抗旱

  來自“土專家”的嚐試

  讓本來就稀少的降雨留下來,流進容易板結的土地,黃土高原上,“土專家”有自己的辦法。

  4月10日,柳林縣薛村鎮,山高路陡,路旁就是幾十乃至上百米深的溝壑,與外人的戰戰兢兢相比,劉笑駕車熟練穿梭其間。

  劉笑——首屆中國十大傑出青年農民,呂梁山上家喻戶曉的抗旱“土專家”。作為柳林縣三交鎮坪上村一個普通的農民,今年60歲的他,有38年的時間都在只做一件事兒——抗旱種植技術研究。

  在一個朝天椒基地裡,劉笑將車停下,一位農戶駕駛著一台寬膜旋播一體機在田間進行著作業。機器駛過,身後的土地便被覆蓋上2米寬的地膜,且地膜按照“兩溝三壟四行”的模式被用黃土均勻分隔開,無需人工干預。劉笑蹲下身,用手摸了摸機械作業後壟間留下的一個個小孔。“黃土地最要緊的是抗旱,抗旱就要解決雨水浪費問題,旱地保墒集雨,這個小孔的作用就是收集雨水。”劉笑介紹,雨水降落時會隨著壟膜的微坡面流到壟底,集水效果不錯。從技術到寬膜旋播一體機,都是劉笑用幾十年時間自己研發的。

  “之前也嚐試過自主創業,但都以失敗告終,沒辦法,只能回家幫父親種西瓜。”回家種地後,他找到村里的農技員賒了些地膜,晚上按照報紙上教的方法研究地膜覆蓋,白天實操,如此往複循環。在外人看來,那段時間的劉笑有點“呆”。直到三個多月後,劉笑的西瓜熟了,因皮薄口感甜,賣出了好價錢。次年同樣的豐收,最終讓劉笑一下子成了村里的名人。

  而今,柳林縣薛村、石西兩鄉鎮的薛家垣、薛王山、馬家山等村,在農民劉笑的指導下,種植著1000餘畝高山旱地西瓜、西紅柿。不僅如此,今年,劉笑負責的朝天椒基地裡產出的5000畝朝天椒還將供應貴州市場。

  旱作梯田

  怎樣因地製宜

  “土專家”用覆膜技術鎖住水分,提高了土地產出效率,但若想保護與推動整個“黃土高坡”的糧食生產乃至生態修復,則是一個系統工程。

  近年來,農業農村部一直鼓勵和支持黃土高原地區因地製宜推進梯田建設,並指導有關省份將符合立項條件的坡耕地地塊納入高標準農田建設範疇,著力改善黃土高原地區農業生產。2014年,多部門印發《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總體方案》,並於2017年、2019年進行了兩次調整,將25度以上坡耕地、嚴重沙化耕地、嚴重汙染耕地等列為退耕還林還草重點範圍。

  “很多人理解中的梯田,都是水平梯田,其實,梯田包括緩坡梯田和隔坡梯田。在旱坡地改造時,應該因地製宜選擇合適的類型。”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教授吳發啟舉例稱,他曾經到過秦嶺北麓一帶做調研,當地在推進“坡改梯”項目時,農戶們並不太接受。國家出資給修梯田,有利於日後更好的耕作、生產,為什麼不願意接受呢?“因為機修‘水平梯田’過程中,會將原先的表土和土壤母質層混為一體,短時間內不利於作物生長,對當地以獼猴桃種植為主的農戶來說,將面臨三四年沒有收益或產量降低的風險,所以百姓是不情願的。”吳發啟稱,實際上,在當地完全可以因地製宜地推行坡式梯田,也能達到保土、穩產的效果,推行起來也會更順暢。“有了好的政策,如何精準地理解政策,讓政策因地製宜地落地才是更關鍵的。”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