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寶藏歌手”,去哪兒了?
2021年04月27日22:50

原標題:消失的“寶藏歌手”,去哪兒了?

@中國新聞網

這些寶藏歌手,是時候多露露面了。

記者:任思雨

“我是書名號歌手,我是加號歌手,我是無窮號歌手……”

最近,綜藝《誰是寶藏歌手》播出,歌手們的姓名全都用符號替代,他們有的歌紅人不紅,有的曾經紅過,也有的還沒有正式出道,但看完首期節目,最令觀眾印象深刻的兩位選手,還要屬金海心和滿江。

提起他們,人們問到最多的常常是:這些年,他們都去哪兒了?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我一直藏在時間里”

“這大街上來來往往的紅男綠女,從不忘帶出門的是面無表情,我那顆總愛唱歌的心靈,也就只好兩手一攤坐在路邊休息。”

1999年,年輕的金海心初亮相,一首《把耳朵叫醒》叫醒了所有人的耳朵。MV里,她抱著一隻貓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間,率性無比,她甜美活潑而空靈的聲音,給歌壇帶來了一絲清新的氣息。

金海心《把耳朵叫醒》專輯封面。

而22年後,金海心在節目里再次演唱起爵士改編版本的《把耳朵叫醒》,仍然是當年那個獨特的音色,令在場的張亞東眼眶紅紅。

“好感慨吧。”“你好嗎?”兩人的重逢問候,也成了節目里頗令人動人的一幕。當年,金海心第一張專輯正是張亞東參與製作的。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張亞東激動地不顧節目的規則,也要向大家說出她的名字和履曆:金海心是第一個索尼簽約的內地女藝人。

在1999年至21世紀初的幾年間,華語樂壇星光熠熠,但初出茅廬的金海心一鳴驚人,除了《把耳朵叫醒》,她的第二張專輯《那麼驕傲》也跟著電視劇《都是天使惹的禍》一起火遍大街小巷。

後來,金海心登上2000年的春晚舞台,與同樣年輕的樸樹、謝雨欣帶來歌曲串燒。在2001年CCTV-MTV音樂盛典中,她還與那英、陳明、孫悅、韓紅等前輩一起被選為“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候選人。

而現在,在被問到“你被____藏住了”的問題時,她說:“我一直藏在時間里。”

被“困住”的歌手

“當時我們還是沒有修音的傳統唱片製作時代”,金海心在節目里說。

在傳統唱片時代,金海心與同期被發掘的歌手一樣風光無兩。2002年,金海心簽約華納唱片,彼時的她不僅登上年度各大音樂排行榜,更被業內人士評為“天后接班人”。之後,張亞東把《悲傷的鞦韆》送給她演唱,執導MV的還是導演寧浩。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但熱鬧之下,樂壇的危機已經逐漸露出。

從《那麼驕傲》到《金海心》,金海心前後兩張專輯的發佈時間相隔了三年半,在更新速度極快的樂壇中,如此長時間的間隔對於一個正在上升期的歌手來說顯然十分不利。

她自己也深知這一點:“原先簽約公司的高層變動,直接影響到下面的歌手發片,改簽華納後,又用了一定的時間做音樂方面的溝通和磨合。所以這三年半的時間,真可以說是我最難挨的日子。”

儘管這時的金海心已經獨自擔綱作曲和製作人,可再一次遇到了瓶頸。2009年,與華納期滿後,她簽約以網絡音樂起家的華友金信子唱片公司,令許多人驚訝。

當年的採訪中,金海心說:“有人跟我說‘你已經出道十年了’,我一下就蒙了。因為我其實只出了四張專輯,這十年中我有太多遺憾。我每出一張專輯,當時的公司就會發生高層變動,然後所有藝人的發片計劃就擱淺。弄得我好像出道很久,但至少有五年以上時間是在等待。”

在漫長的等待中,她經曆過憤怒、崩潰、憂鬱症,也曾和公司吵架,討公道,但最後還是只有無奈,脾氣也在等待中被逐漸磨平。她坦言,在華納期滿後其實有很多大公司陸續來找,但她擔心如果再發生類似高層變動的情況,答案依舊是沒有保障。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網絡音樂衝擊?

與金海心有著相似境遇的歌手,在那個年代不在少數。歌手陳明就曾公開講述自己與索尼唱片之間的矛盾,稱公司的狀態不穩定,對歌手不下力量,出唱片的日子遙遙無期。

新世紀起,曾經輝煌的唱片業開始面臨轉型的挑戰,一些國際唱片公司逐漸撤離或者轉向,而隨著數字音樂的興起,由於分配比例不合理,數據不透明,唱片公司無法瞭解音樂的銷售情況,話語權逐漸式微。

對歌手們而言,最賺錢的事情並不是做自己熱愛的音樂,錄唱片發唱片,而是發行彩鈴、商演走穴,另一邊,網絡音樂和選秀節目正在火爆,原創音樂市場進一步被擠壓。

在簽約新公司後,金海心推出全新EP《愛似水仙》,但沒有得到所有歌迷的滿意。

有網友評論“如網絡歌曲一般爛俗,但聲線還是好,勉強補到3顆星”,甚至有樂評人說:“流行並不可恥,口水歌也絕非低人一等。問題是當金海心的名字和網絡音樂畫上等號時,多麼令人不可思議,這分明是對內地歌壇的莫大諷刺。”

對外界的評價,她回答說:“音樂畢竟是自己的事,我會按照計劃把它做到最好。”

2013年,金海心建立了自己的音樂工作室。而當社交網絡時代來臨,明星們紛紛把微博數據算作KPI時,金海心出於種種原因註銷了微博。

她的名字依然時常被人們想起,有人說,她是自己最期待上《我是歌手》的歌手,很多人跑到音樂平台留言:她怎麼從樂壇“消失”了?

來源:音樂平台截圖。
來源:音樂平台截圖。

再次出發

如今,原創能力似乎也成為歌手的另一個加分項。張亞東說,好歌難求,從世界範圍來看,不會寫歌的純歌手已經幾乎沒有了,創作比較有助於歌手未來找到屬於自己的東西,不然儘管有很棒的聲音,可如果一輩子都沒等到讓自己紅的歌,可能才華就被埋沒了。

2016年的《蒙面唱將猜猜猜》中,金海心以“貓黛麗·赫本”形象的歌手出現,她坦言這些年自己一直在寫歌,參與專輯製作,想沉澱修煉後以更出色的姿態重回大家視線。

同在2016年重回大眾視線的,還有蓄起長髮蓄起鬍鬚、“變了一個樣子”的滿江。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上世紀九十年代,與金海心同屬索尼音樂的滿江憑藉《奇蹟》《裙角飛揚》等歌曲走紅,可謂是陽光帥氣的“偶像派”。

“以前是唱抒情歌,一個特別開心快樂的鄰家大哥哥的形象,唱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我曾經揮霍甚至浪費掉了很多時間。”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2010年後,滿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直到6年後帶著《歸來》等歌登上綜藝,轉換了賽道的他,組建樂隊、操刀詞曲編曲,有條不紊地出專輯,歌曲裡有了更多的自我表達。

節目里,滿江說,感覺自己是“中年叛逆期”,從2012年後重新生成了一個自我的2.0版本,“我覺得我心不甘,我就要自己去嚐試,哪怕是有困難,但我也要先把心裡面這些想法講述完”。

來源:視頻截圖。
來源:視頻截圖。

一個有意思的現像是,當張亞東、羅永浩、大張偉聽到金海心唱《把耳朵叫醒》自動進入了懷舊模式時,95後的劉柏辛說,她是把這首歌當新歌來聽的;而當陳粒等人對與非門樂隊主唱蔣凡的出現激動時,00後的王源在一旁也顯得有些茫然。

如歌曲裡所唱,“公園要拆去,不要拆去記憶”。娛樂圈的更新迭代某種意義上是殘酷的,人能保持常紅也需要時機運氣,幾年不露面,甚至就有可能被一代人遺忘。但它也像是一個大考場,大浪淘沙終會留下經典,當這些“寶藏歌手”亮嗓時,在場的嘉賓無論對其熟知與否,都感到十分動容。

多年堅持的背後是多年持久的熱愛,任時光流走,這些歌手的聲音不減當初的質感,而他們在音樂上的新嚐試和探索也讓人眼前一亮。

這些寶藏歌手,是時候多露露面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