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一流”大學畢業生更願意當公務員?
2021年04月26日12:23

  原標題:“雙一流”大學畢業生更願意當公務員?

  來源:羊城晚報

  羊城晚報記者 孫梓青 實習生 譚潔文

  名校畢業生更願意去當公務員了嗎?數據或許可以說明部分的問題。

  2015年,清華大學畢業生進入黨政機關的比例為8.8%,而到2020年,這個數字上升到了11.3%。在2018年以前,清華畢業生簽約較多的單位幾乎全是企業(和少數科研單位)。從2018年開始,福建省委組織部、河北省委組織部、四川省委組織部等都名列清華畢業生簽約較多單位。

  在北京大學,進入黨政機關的畢業生比例從2016年的15.68%上升到了2019年的17.05%,其中本科和碩士畢業生進入黨政機關的比例都超過了20%。相比之下,進入民企的比例則從17.24%降至11.84%。在北大畢業生重點簽約的20個單位中,2019年有8個是各省的省委組織部門,在2016年這個數字則為零。

  另一個數據是,中央機關及直屬機構2021年度考試(國考)通過資格審查的人數為157.6萬,較2020年增加了近14萬人,為近三年來的新高。據中國青年報去年底的一份調查,90.9%的受訪應屆生在找工作中更追求穩定,其中31%的受訪者青睞國家機關。

  相比於數字的變化,這種趨勢所帶來的討論似乎更引人關注——去年底,一篇《名校生挺進體製內》的熱文席捲各大網絡平台,引發了人們的熱議和對人才培養的思考。

  “雙一流”高校畢業生們的職業選擇背後有著什麼樣的原因?而這又反映出名校畢業生們什麼樣的職業選擇心態,折射出怎樣的就業市場形勢?且看以下三個個案,或許能帶給我們些許啟迪——

  個案1 小雪:“想在體製內做一點點事”

  經曆了在互聯網行業“紅海”中的廝殺,即將畢業於浙江大學的小雪最終選擇成為一名公務員。

  雖然互聯網大廠能夠給出可觀的薪酬,但在小雪眼中卻並非是個“真香”的職業選擇。

  在以往的實習經曆中,某互聯網大廠的“大小周”給小雪留下了不大好的印象:“如果沒有完整的兩天休息時間,我會恢復不過來。”

  小雪告訴記者,自己一直都對公共事務工作比較感興趣,公務員的工作經曆將為她未來的職業發展提供良好的積累。另一方面,作為公共管理學院的學生,小雪覺得做公務員還是一件挺有成就感的事。

  “曾參與過地方政府的報告寫作,感覺到我寫的東西還真的有用。”小雪說,“像我們學政治學、公共政策的,這不就是我們的夢想嗎?”

  猶豫當然是有的。“但我的求職路徑是很明確的,雖然我也投了很多互聯網大廠,但是去年10月之後,我就全力準備公務員的考試。”在小雪看來,她還是想做一些與專業相關的事情,而公共事務又正是自己的興趣所在。

  然而,即便有名校的“光環”,小雪的求職之路也並非一帆風順。

  小雪向記者表示,在東部某省的選調生考試中,她所報的崗位報考人數高達300餘人,最後的錄取名額僅有2個,小雪因此與最心儀的工作失之交臂。在中央部委層面,小雪面臨的則是來自北大、清華、人大等最頂尖名校生的競爭。

  “很難說名校畢業生當公務員是一件壞事還是好事。”小雪向記者說道,“有些人不適合當公務員,即便當了公務員,最後也會離開;有些人非常想進體製,通過不斷的考試,最終也能如願。”

  個案2 舒舒:“公務員至少是不差的選擇”

  名校本碩,理工科熱門專業。在外人看來,即將從中山大學畢業的舒舒,在別人眼中,站在了就業市場最頂端。

  “當時選這個專業,是奔著互聯網、金融這些賺錢的行業去的。”在求職之初,舒舒也曾向互聯網的頭部企業投遞過簡曆,但是由於準備不足,折戟沉沙。在經曆了就業季的起起伏伏後,舒舒最終選擇當一名公務員。

  舒舒向記者表示,自己選擇走公務員的道路是被動捲入與主動選擇的混合。

  互聯網行業求職的不順,讓舒舒認識到自身能力的不足;沒有足夠的熱情,同樣是將他推離互聯網行業的原因:“如果真的去刷題備考,也不是說進不了互聯網大廠,但是我對技術不那麼喜歡,也沒有強烈的意願。”

  另一方面,公務員工作的穩定和良好的醫療保障,都對舒舒產生著不小的吸引力。舒舒認為,現在學生群體對公務員的看法已經產生改變:“公務員不再給人混飯吃、拚關係的負面印象。只要好好幹,在公務員系統中依然能夠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抱負,有良好的上升通道。”

  從互聯網到公務員,舒舒認為,這是自身觀念一個逐步轉變的過程。在職業的選擇中,舒舒也曾經反複和猶豫:“但是我覺得,公務員對於我們大部分名校學生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不一定是最好,但一定不會是最差。”

  “人是很複雜的。”舒舒坦言,“如果說我選擇當公務員完全是出於‘為人民服務’的理想和信念,那肯定不是,但也不能說我完全沒有理想信念。”在舒舒看來,現在對於公職人員的要求是越來越高,“更多的優秀大學生當公務員,必然是件好事。”

  個案3 文文:“或許是一個‘叛逆’的選擇”

  同樣本碩就讀於中山大學某理工科專業的文文,選擇了一條與舒舒完全不同的道路。

  “我很早就認識到,並不想從事本專業方面的工作。”因為偶然的機會,文文開始接觸到互聯網行業。從最初做新媒體推送、電商運營,再到後來在互聯網企業的暑期實習、實習留用,文文一步一步走到現在,即將入職某互聯網大廠在廣州的事業部。

  文文告訴記者,“自由”是她選擇互聯網行業的關鍵詞:“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互聯網企業的環境和氛圍令我嚮往。”

  此外,從小地方考到廣州,文文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廣州這樣的大城市“紮下根”。互聯網公司的高工資當然是個原因,“賺錢有什麼不好呢?”文文笑著向記者說道。

  工作的成就感同樣是文文選擇互聯網企業的動因。“我的工作是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文文說,“能夠用自己產品幫助別人解決問題,通過自己的工作,一點一點推動項目的進展,這樣的成就感是很大的!”

  阻力當然是存在的。雖然文文自己非常堅定,但是卻面臨著來自家裡的壓力。“除去父母,老家的很多親戚都建議我回老家,考個公務員。”工作穩定、福利好、不太辛苦,再加上老家的資源,都成為家人勸說文文的理由。

  “或許去互聯網是一個‘叛逆’的選擇吧。”文文說。

  對於互聯網公司996、“35歲危機”等傳聞,文文或多或少會有些焦慮。“在互聯網企業工作當然會更加辛苦,但會感覺是有價值的。”文文向記者表示。

  “的確越來越多的同學會選擇當公務員,我實驗室很多同學都去考公、考選調。”文文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選擇,只是我更嚮往互聯網企業而已。”

  有培訓機構老師建議求職者要清楚兩個問題:

  自己想做什麼?自己能做什麼?

  在任職於某公務員考試培訓機構的曾老師看來,名校畢業生當公務員是用人單位、學生家長、學生自己三方共同作用的結果:(政府)用人單位越來越注重對招錄人才的學曆要求;體製內的工作符合多數學生家長對穩定工作的期望;學生基於對自己未來發展的考慮,願意帶著名校的“光環”去當公務員。

  “如果說建議,其實就是想清楚兩個問題。一個是自己想做什麼,想進入什麼樣的一個行業;第二個是想清楚自己能做什麼,根據自己的能力,去市場上匹配適合自己的崗位。”曾老師說,“任何一條職業道路都不可能一帆風順,當遇到困難和瓶頸時,要多想想選擇這條路的初心。”

  (應受訪者要求,小雪、舒舒、文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