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誇式大病眾籌:誰在利用患兒賺錢?
2021年04月26日07:29

  原標題 :浮誇式大病眾籌:誰在利用患兒賺錢?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醫生從來沒說小桐需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4月14日晚,來自福建的羅女士收到朋友轉發來的一條捐款鏈接,內容是北京微愛公益基金會(以下簡稱“微愛”)的一個愛心籌款項目。她愕然發現,自己的女兒小桐的照片和信息被放置在顯要的位置。

  羅女士感到非常震驚——自己並未向微愛公益提供過小桐的照片,也沒有人向她求證過籌款文案的信息。讓她更不能接受的是,募捐信息與孩子實際情況並不相符,有誇大甚至虛假的內容,比如“還要做骨髓移植手術,手術費大概在五十萬元左右”等等。

  籌款爭議

  兩年前,羅女士的女兒小桐不幸被確診患有神經母細胞瘤。在經曆了14次化療、14次放療之後,今年孩子的情況已有所好轉,但巨額醫療費幾乎壓垮了整個家庭。

  4月14日晚,一位病友家長給羅女士發來一個輕鬆籌的籌款鏈接,這個微愛公益愛心籌款項目中,有小桐和另一個孩子的信息:小桐“要做骨髓移植手術,手術費大概在50萬元左右”,文中附上多張小桐的照片;另一個孩子名叫小彤,“七旬老人做小工為患癌孫女掙錢治病”,需要40多萬元。兩個孩子一起,募捐目標為100萬元。在羅女士看到這則捐款信息時,項目已經募集到了26萬元捐款。

  有些病友對羅女士提出了質疑——小桐的病情已經穩定,當前治療並不需要那麼多錢,尤其是孩子根本就不需要做骨髓移植手術。“為什麼還要藉機發起籌款,是不是在利用孩子賺錢?”

  仔細閱讀籌款文案會發現,這個以上述兩位孩子為故事藍本的籌款項目中,受益對象並非這兩個孩子,而是“經濟困難並需要治療的大病患者”,籌款用途是“將為經濟困難並需要治療的大病患者籌款,為其提供一定金額的救助資金”。

  “我沒有向微愛公益提供小桐的照片,也沒有人向我求證過籌款文案的信息。文案里說小桐需要骨髓移植,這不是事實,醫生從來沒說小桐需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羅女士告訴《中國慈善家》。

  小桐的照片和信息為什麼會被人利用了?羅女士認為是源於之前的一次籌款。今年1月底,在複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一位自稱輕鬆籌工作人員的高姓男子多次主動聯繫羅女士,表示願意為小桐進行募捐。3月,在高某的張羅下他們在輕鬆籌上為小桐申請目標為20萬元的籌款,最終籌得1.9萬元。

  3月底,高某再次聯繫她,說有一個微愛公益的項目,能夠資助小桐5000元。羅女士說,自己確實在高某的主導下與微愛公益簽過三份協議,但沒有提供孩子的照片以及募捐使用的文案。

  羅女士所說的協議包括《捐贈協議》《授權書》《北京微愛公益基金會“微愛1+1項目”救助申請表》。其中,《捐贈協議》明確,乙方(受助人)應甲方提供受助人、法定監護人身份信息、醫療信息外,還需提供患病及家庭情況詳細介紹(內含清晰的圖片信息不少於5張)。同意並授權微愛公益在本協議約定項目執行期間(一年)使用前述宣傳素材(包括但不限於文字材料、肖像、聲音、視頻等內容)。

  《授權書》內容顯示,授權人授權被授權人在互聯網公開募捐項目的宣傳活動中免費使用其肖像、個人基本信息、事件經曆等信息。

  羅女士稱,出於對高某的信任,加上其不斷催促,當時並沒有對協議內容進行詳細的閱讀就簽字後寄出。此後,不管是高某還是微愛其他工作人員,都沒有和她溝通過此事。

  看到籌款鏈接的4月14日晚,羅女士致電高某,質問對方為何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小桐的信息去進行募捐。“他當時承認‘對不起’我,不想把事情鬧大,問我想怎麼解決。”

  兩天后,高某向羅女士提出,自掏腰包拿出2萬元給羅女士作為補償,但被羅女士拒絕。

  在羅女士提供給《中國慈善家》的電話錄音中,高某表示,“這事已經發生了,為了工作自己也沒有辦法。”高某多次向羅女士強調,該籌款為“群體項目”,籌得款項後,特別困難的家庭可以申請一千到兩千元。

  羅女士再次提出質疑:“群體項目為什麼用兩個小孩資料做宣傳?”高某稱,“因為這兩個孩子有故事點,所以說會給你們打5000元。”

  “那你們就是想拿5000元買我的資料和故事點?”羅女士反問。她提出自己的要求:一是停止捐款,二是已捐款項原路返還給愛心人士。

  4月15日,羅女士打電話給微愛公益,質問對方從哪裡獲得孩子的照片和募捐文案。對方稱,羅女士和高某簽的授權書就是預設了募捐活動,高某向他們提供了照片和文案。

  廣東穗江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功武認為,從已知的事實來看,微愛公益在公佈小桐個人情況之前,雖然與其母親簽有協議,但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則,此協議只能約束微愛公益與求助人,即求助人只對微愛公益主張權利,也只對微愛公益履行義務。高某並不是此協議的一方,其未經求助人的同意,便把求助人的照片等信息擅自交給微愛公益並進行公佈,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虛假信息

  關於籌款平台誌願者誇大患者病情欺騙網友的案例近年來屢見不鮮,已然成為網絡籌款中的頑疾。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旗下媒體2020年年底發佈的首份大病眾籌平台美譽度調查顯示,70.4%以上的捐助者認為“監管機製不嚴格”“捐款資金走向不明確”是對平台不信任的主要原因。

  報告顯示,一些眾籌平台的漏洞顯而易見,審核形同虛設,對個人財產狀況幾乎不做審查;對捐款的使用情況更沒有嚴格跟蹤和監管。

  有分析指出,越來越多的大病眾籌信息出現在社交媒體平台上,不免讓人產生疲憊感,而頻頻曝光的“詐捐”事件也讓人們更加謹慎地對待大病眾籌。

  隨著申請眾籌的用戶人數不斷上升,籌款項目劇增,伴隨而來的就是審核能力不足、監管不力,導致有人誇大病情募捐,或者在病情尚未確診就要籌款,甚至有騙子涉嫌竊取病人資料欺騙愛心人士捐款等問題。

  羅女士表示,微愛的這個籌款項目既然是集體項目,就應該在醒目的位置明確這一點,而不是在募捐頁面的最後,才模糊地標註募捐受益對像是“經濟困難並需要治療的大病患者”。“看這個鏈接的內容,一般捐贈者都不會注意到這是個集體項目,大家都會出於對這兩個孩子的同情進行捐款,以為這個項目的受益人就是這兩個孩子。”

  劉功武認為,羅女士與微愛公益的協議中,只是授權其為求助人發佈籌款信息,並未授權其將求助人的信息用於為其他大病項目籌款,侵犯了求助人對自己事務及個人信息的自主權。羅女士可以要求微愛公益和輕鬆籌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

  更讓羅女士感到氣憤的是,募捐文案中還存在虛假內容,“文案上寫孩子還要再做骨髓移植手術,還要五十萬左右,但實際上現在只是在進行藥物治療階段,目前沒有手術需要,更沒有任何人說過孩子需要骨髓移植。這是利用孩子、誇大孩子的病情來博同情,是明顯的欺騙行為。”

  對此,微愛公益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中國慈善家》記者採訪時表示,微愛公益與患者的法定監護人(羅女士)簽了相關的協議和受權書以及知情同意書,並無不妥之處。基金會的文案寫作人員人不具備專業醫療知識,所以在寫作時誤將卡特療法寫成了骨髓移植。

  劉功武認為,微愛公益未經求助人同意,未向求助人核實,就單方面向社會發佈求助人需要做骨髓移植手術的信息,誇大求助人的病情,是違反相關法律規定的。從社會公眾方面來看,公眾基於對微愛公益的信任而捐款,但微愛公益卻發佈了誇大求助人病情的虛假信息,這有違民法的誠實信用原則,涉嫌對公眾的民事欺詐。從求助人方面來看,不僅違背了其自主權,也涉嫌損害其名譽權或隱私權。

  而關於平台的責任,北京合川律師事務所企業法律顧問中心主任羅思翔告訴《中國慈善家》,募捐平台以虛構或未經實際募捐人同意而向社會發佈的募捐信息已經構成欺詐,實際募捐人有權要求募捐平台承擔相應的民事侵權責任,而捐款人則有權要求募捐平台按照原路徑返還善款,並賠償利息損失。

  “雖然近幾年大病眾籌行業發展趨於規範,但仍有很多問題,比如在籌款時誇大病情、虛構病情,甚至偽造病曆,要解決這些問題,法律、政府監管、平颱風控三方面缺一不可,只有三方共同努力,才能治癒互聯網募捐頑疾。”羅思翔說。

  根據羅女士和微愛公益簽署的捐贈協議,微愛公益在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台發起“微愛1+1”項目,通過項目所籌資金為羅女士撥付善款5000元。

  在她聯繫高某和微愛基金工作人員要求停止籌款後,鏈接中關於小桐的內容目前已經刪除,而關於另一個孩子小彤的文案內容依然保留。記者注意到,由於籌款期限長達一年,每天還有愛心人士向這個項目捐款,目前已籌得善款36餘萬元。

  目前,羅女士已收到微愛公益方面的5000元。羅女士告訴《中國慈善家》,她打算用這5000元,作為自己處理這件事的經費。她還會繼續追究有關方面的責任,“我首先會到上海去報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