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夢中國的韓國留學生:十餘載樂當醫學“苦行僧”
2021年04月25日20:58

原標題:逐夢中國的韓國留學生:十餘載樂當醫學“苦行僧”

中新網蘭州4月25日電 (記者 丁思 李亞龍)一張床,一台筆記本,一把吉他,擺滿書架和床邊的醫學書籍……在不到10平方米的學生宿舍內,這些是韓國留學生樸容碩在中國的“全部家當”。

  11年前,樸容碩來中國求醫、學醫,到訪北京、青海、甘肅,如今是甘肅中醫藥大學碩士研究生。他說,“有夢想可以追逐,不孤單也不覺得苦,中醫救了我的命,我還想讓更多人享受到。”

  2013年以來,作為中國中醫藥對外合作交流執行省份,甘肅先後在烏克蘭、法國、新西蘭、匈牙利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成立了岐黃中醫學院或中醫中心,推動中醫藥國際化進程。

  2015年,甘肅中醫藥大學招收學曆製留學生,樸容碩成為該校中西醫結合學院首批留學生,和中國大學生一起上課。“學中醫太難了,我花費的時間是中國學生的4倍。”正在備考中國醫師資格考試的樸容碩近日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講述了他不遠千里來中國苦學中醫的故事。

  “求醫治病”讓樸容碩與中醫“結緣”。24歲的他飽受肝病折磨,西醫治療雖有所緩解,但慢性藥物性肝損傷,讓他時感疲乏、失眠等,這讓他將關注點轉移至搜尋韓醫、中醫相關資訊上。

  一晚,腹部劇烈疼痛。“我滿頭大汗躺在地上,突然腦海中閃過了一個曾在電視上看到的中醫穴位的畫面。”他立馬用筆尖狠狠戳住這個穴位,“腹部不疼了,這時我才領悟到了中醫的優勢。”

  樸容碩到圖書館查詢中醫針灸資料,並前往當地韓醫館就診和學習,觀察韓醫針灸手法,結合書本上的穴位知識,他開始給自己“紮針”。“針灸”不僅讓他逐漸控製住病情,還讓當老師的他成為了當地遠近聞名免費看診的“樸大夫”。

  “我要去學中醫。”2010年,不會中文的他來到北京,供職於一家國際學校,照顧韓國學生日常學習和生活,一邊為未來學習打好經濟基礎,一邊挑選學校和專業。

  為學好中文,樸容碩避開了大多數外籍人士選擇的繁華都市,2011年來到了中國青海,“半工半讀”開啟了“苦行僧”般的學習之旅。經過在培訓學校專業學習後,2015年,他如願成為了甘肅中醫藥大學外籍留學生。

  “中文拚讀沒有問題,但漢字太難寫了,我就用最笨的方法,背誦、抄寫中醫專業課本,但考試一結束,我又全部忘記了,需要不斷重複和練習。”樸容碩說,5年中醫求學之路“苦中有樂”,“中醫知識太豐富了,頭疼的是文言文書籍、古藥方等等,我只好隨時帶上字典,請教老師和同學。”

  連日來,圖書館成為他備考密集“打卡地”,清秀有力的漢字密密麻麻批註於書本間。倘若沒有課,他還會去拜訪蘭州名中醫,向他們“討教”中醫精髓。敦煌醫學、傳統藏醫等都成為了他鍾情東方醫學的部分。

  目前,該校已招收來自“一帶一路”沿線17個國家的119名留學生。2019年,該校附屬醫院在巴西聖保羅建立了中國-巴西中醫藥國際合作基地,推動中醫藥國際合作與交流。

  “中醫在海外越來越受歡迎。”樸容碩說,拔罐、診脈、針灸等傳統中醫很受民眾青睞,“但在國外,中醫藥多以保健品的形式存在,面臨機遇也有諸多挑戰。其實中醫藥的作用遠不止這些,它可以治病救人,希望未來我們能夠更好地推動中西醫融合發展。”

  “在中國當醫生”是樸容碩的夢想。他說,人生當中,還有很多難以治癒的病,當醫生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何況我曾是一位病人,能換位思考對待患者,我還想去更基層的地方,讓中醫幫助更多人減輕疼痛。”(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