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連線 | 世界企鵝日:為了避暑,“鵝”拚了!
2021年04月25日17:35

原標題:全球連線 | 世界企鵝日:為了避暑,“鵝”拚了!

  新華社北京4月25日電 你是否以為企鵝都生活在冰天雪地的南極?事實上,南美、非洲與大洋洲南部也分佈著許多企鵝種類。位於南美洲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是世界上棲息地最靠北的一種企鵝,它們中的一部分甚至能越過赤道,涉足北半球。

  為了適應島嶼環境和熱帶地區的似火驕陽,加島環企鵝不斷進化,擁有了與眾不同的形態特徵和生活習性,成為地球生物多樣性的神奇寫照。4月25日,在世界企鵝日,讓我們認識一下這種敢於挑戰熱帶環境的“鵝”。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赤道為何有企鵝?

  加拉帕戈斯群島屬於南美國家厄瓜多爾,位於南美大陸以西約1000公里的太平洋面上,跨赤道兩側。

  由於長期與世隔絕,這裏就像一座生物演化試驗場,孕育了大量其他地區罕見的物種。奇特的象龜、海鬣蜥、陸鬣蜥等動物已成為加拉帕戈斯的名片,加島環企鵝也不例外。

  “加島環企鵝數千年前隨著洋流來到加拉帕戈斯,在此定居,逐漸適應了這裏的生存環境。”查爾斯·達爾文基金會研究員古斯塔沃·希門尼斯說,根據基因分析,加島環企鵝與麥哲倫企鵝、洪堡企鵝等同類有共同祖先。

  達爾文曾於1835年到訪加拉帕戈斯,這裏的神奇生物成為其著作《物種起源》的靈感來源。查爾斯·達爾文基金會1959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支持下成立,與厄瓜多爾政府緊密合作,致力於加拉帕戈斯群島生態研究和保護。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避暑三十六計,要處處保持警惕

  為適應加拉帕戈斯群島生存條件,加島環企鵝進化出了更小的體型。成年個體直立時高度只有約50釐米,體重約2公斤,是世界上體型最小的企鵝之一。

  希門尼斯說,加島環企鵝體脂含量相較其他企鵝更少。他還表示,儘管尚未得到研究證實,加島環企鵝的羽毛可能因高溫有所變化。

  強大的秘魯寒流帶來相對涼爽的環境,但加拉帕戈斯群島最高氣溫仍可達40攝氏度,海水錶面溫度也有14至29攝氏度。為了避暑,加島環企鵝的生活習性也進化出了很多特別之處。

  日照強烈的白天,它們一般在水中覓食,利用較冷的海水保持身體溫度,到了夜晚才回陸地休息。

  加島環企鵝的腳裸露在外,容易因局部升溫導致體溫過高。在岸上活動時,它們會採取前傾站姿,讓雙腳處於身體的陰影中。天氣炎熱時,它們會張開雙翅,還會像狗一樣快速喘氣,以散發身體熱量。

  對它們來說,生兒育女也十分不易,加島環企鵝一般將蛋產在岩石縫隙或洞穴中,以免被熾熱的陽光烤成“荷包蛋”。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資料圖片: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加島環企鵝。(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供圖)

“鵝”怕天災,也怕人禍

  儘管加島環企鵝“千方百計”適應了對企鵝來說幾乎不可能生存的苛刻環境,但在加拉帕戈斯群島反複無常的氣候和越來越多的人類活動面前,它們嬌小的身影仍然顯得脆弱無助。

  伴隨厄爾尼諾現象發生的海水異常升溫使它們失去穩定食物來源和適宜的生存環境。有厄爾尼諾現象的年份,加島環企鵝種群數量往往隨之減少。

  新冠疫情暴發前,加拉帕戈斯群島每年接待約20萬遊客。除直接接觸外,人類布下漁網,在海洋丟棄垃圾,都對加島環企鵝構成威脅。而跟隨人類到來的貓、狗、老鼠等生物,使企鵝蛋與雛鳥面臨危險,也破壞了生態平衡。

  根據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去年開展的“鵝”口普查,加島環企鵝數量在其主要棲息地達到1940只,年齡結構健康。這一“令人滿意”的結果與有利氣候條件及新冠疫情導致的遊客數量大幅減少有關。儘管如此,加島環企鵝仍是當今世上最稀有的企鵝物種之一。

  “下次普查將在2021年9月進行。我相信加島環企鵝數量會繼續上升。去年監測到的積極趨勢將會延續。”希門尼斯說。(記者:李家瑞、郝雲甫;部分素材由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提供;剪輯:李家瑞;編輯:陳瑤、程大雨、王豐豐、沈浩洋)

新華社國際部製作

新華社國際傳播融合平台出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