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有效生氣”?適度憤怒是動力和創造力的源泉
2021年04月24日14:00

  來源 |炫酷腦

  作者 |David Robson

  在我們長久以來的教育理念中,憤怒起源於侵略並具有破壞性。因此常常會有人告訴我們,“憤怒是不好的”,“我們不應該憤怒”。但實際上,適度且正確地利用憤怒對我們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通常,憤怒的表現是:臉漲得通紅,心跳加快,無意識地說出一些最好不要說出來的話。羅馬哲學家塞內加(Seneca)甚至將憤怒描述為一種“短暫的瘋狂”,認為它會讓我們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憤怒“非常像一塊下落的石頭,碾碎了一些東西,也把自己砸得粉碎”。在他看來,這是我們“最醜惡、最狂野的激情”,是“在根本上很邪惡的”。他認為憤怒比任何一場瘟疫還要可怕。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可能就會開始擔憂。因為我們在疫情面前的無助和封鎖帶來的挫敗感,可能會導致我們中更多的人比往常更加憤怒。例如,疫情期間,英國的離婚諮詢增加了 40% 。然而,事情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糟糕。

  雖然公開的攻擊是一種破壞性的力量,但最近的一些實驗表明,憤怒以及相關的情緒(如沮喪或惱怒)也能帶來一些好處,不過這建立在我們知道如何引導這些情緒能量的前提上。

  專家們認為,好好利用憤怒可能比簡單地壓抑它們更有效。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Pittsburgh)的組織學家R·大衛·勒貝爾(R David Lebel)解釋道:“壓製憤怒只會讓你感到疲憊,所以我認為,關鍵是我們要把這些能量引向哪裡。”

  那麼憤怒帶來的好處是什麼呢?我們又該如何利用它們?

  01 憤怒能帶來更大的動力

  讓我們從健康開始去闡述憤怒所能帶來的潛在好處。在長期的進化過程中,憤怒情緒能讓身體為戰鬥做好準備,因而我們能夠爆發出強有力的能量。現在有很多科學證據表明,這可能會讓你在許多運動中獲得優勢。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的佈雷特·福特(Brett Ford)解釋說:“憤怒是一種能夠激活生理狀態的動力型情緒。你可以利用這種激活來服務於一個運動目標。”

  2009年發表的一項在英國進行的實驗中,運動科學家要求參與者想像一個非常討厭的場景,在想像後,他們接受了腿部力量的考驗。他們需要在5分鐘內儘可能快且用力地踢腿,在此期間,會有一台機器測量他們的動作力量。與感覺更平靜的參與者相比,憤怒讓他們的表現顯著提高,因為他們將自己的挫折感轉化為體育運動的動力。後來的研究在投球和跳躍運動中也發現了類似的結果:他們越生氣,就投得越快,跳得越高。

  最近一項對NBA球員的分析還表明,憤怒不僅能帶來能量的爆發,還能提高準確性。研究人員探究了球員在“清楚路徑犯規”後罰球的準確性。“清楚路徑犯規”指的是在一方球員處於無防守的狀態下準備投籃之前,另一方球員故意與其發生接觸的犯規行為。清楚路徑犯規是特別惡意的犯規,因為此時無防守,這個球本身很容易得分。

  如果關於憤怒的傳統觀點是正確的,你可能會認為在被他人破壞了投籃機會後的受挫感會破壞他們在罰球時的準確性,但事實恰恰相反。與其他沒有令人產生強烈情緒的情況而產生的罰球相比,這些球員更有可能在這種令人憤怒的罰球中得分。

  為了確定這一結果不僅僅是籃球的特性,研究人員還在美國國家冰球聯盟對球員得分進行了研究。他們分析了 8467 次射門,發現相比於比賽最後的點球決戰,被犯規激怒的球員更有可能進球。

  研究人員強調,罰籃和點球都是經過大量訓練的,動作也相對簡單。可能在更複雜的任務中,我們無法發現憤怒帶來的類似的好處。但至少在這些情況下,不公平感增強了運動員的決心,提高了他們的成績。

  勒貝爾最近一直在看 ESPN 的籃球紀錄片《最後的舞蹈》(The Last Dance)。他指出,邁克爾·喬丹(Michael Jordan)就是一位善於把自己的憤怒轉化為優勢的運動員。“他會接受對手或教練的任何輕視,並在下一場比賽中加以利用。”

  02 憤怒能激發創造力

  在運動場之外,憤怒似乎能提高認知挑戰時的堅持和毅力。

  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的希瑟·倫奇(Heather Lench)和加州大學歐文分校(University ofCalifornia, Irvine)的琳達·萊文(Linda Levine)設計了一項對被試來說十分棘手的實驗任務。在進入實驗室後,被試首先需要完成一項語言智力測試。他們會看到 21 個由 5 個字母組成的字謎,他們需要將這幾個英文字母進行重組,以組成一個有意義的單詞。你自己也可以試試:

  Oneci

  Acelo

  如果你正在為解決這些問題而掙紮,並且對自己的失敗感到沮喪,那正是實驗的關鍵。實驗的前七個字謎看起來是很可能完成的,但就像這些例子一樣,實際上它們是不可能解決的。研究人員想要測量這些“失敗”對情緒和動機的影響,所以他們詢問了被試在測試每個階段的情緒,並測量他們在每個謎題上停留的時間。

  你可能可以猜到,每個被試對那些不可能完成的字謎的反應各不相同:一些人對失敗感到焦慮,一些人感到悲傷,還有一些人完全沒有頭緒。但在整個測試過程中,最憤怒的人是最堅持不懈的。憤怒沒有讓他們放棄,反而似乎激勵了他們,所以他們更執著於接下來的每一個謎題。

  憤怒的爆發也能激發更大的創造力。在頭腦風暴任務中,與悲傷或情緒平靜的人相比,憤怒的人會想出更新穎、更多樣的解決方案。情緒喚起似乎能給大腦充電,讓大腦產生其他情緒狀態無法產生的效果。

  雖然這種情況下迸發的創造力可能很快就會耗盡,但是當你在工作中遇到一些惱人的障礙時,你可以想一想它們給你帶來的好處。無論是來自他人的不公平反饋,還是不可預見的技術故障,這種令人不快的挫敗感可能會激發你做出一些突破。

  03 憤怒能引發建設性的對峙

  當你決定向別人表達你的憤怒時,權衡其強度很重要。公開發泄憤怒時,帶有攻擊性或敵意是不可取的。但是,一些研究證據表明,對憤怒可控的表達可以有效地改變他人的不同觀點,中度憤怒的參與者在談判和對抗中表現得更好。福特說:“如果你的目標是與某人對峙,需要表現出果敢和優勢,那麼憤怒可能會幫助你做到這一點。”

  高情商的人就能很好的利用這一點。福特與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University ofJerusalem)的瑪雅·塔米爾(Maya Tamir)合作發現,情商測試得分高的人更有可能在衝突前積累憤怒情緒。有趣的是,這還與整體的幸福感有關:知道什麼時候表達你的憤怒,以及如何恰當地這樣做,可能會幫助你更快地從壓力情況中恢復過來,促進你的心理健康。

  那麼,我們該如何去學習這些技能呢?

  在最近的一篇論文中,勒貝爾提供了一些指導意見,教我們如何引導自己的憤怒,從而帶來積極的改變。他建議我們鍛鍊耐心,在對峙開始之前計劃好自己的反應,這樣我們就有足夠的時間來表達自己的感受。“意識到自己的憤怒,然後等幾個小時或一天,思考如何才能更有建設性地把它提出來。”你也可以在準備環節先試著提前回答那些可能會讓你失去耐心的問題,想出一個合適的答覆。

  他還建議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例如,在工作中,你可以關注某個情況對於同事或組織的影響,而不是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這也可以幫助你以一種更有建設性的方式表達你的感受。

  04 憤怒情緒管理技巧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究竟怎樣才能“合適”地利用憤怒。

  如果你已經被憤怒的情緒壓垮了,不知道如何反應,你也可以考慮使用一些心理策略讓自己冷靜下來。你可以在心理諮詢師的指導下運用認知行為療法。這是一種學習使用新的方法去重塑情緒的療法,對於有嚴重攻擊傾向的人來說是必要的。但新的研究表明,即便是相對簡單的方法也能帶來顯著的行為改變。

  一個強大的技巧是設置“心理距離”。這包括想像自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回顧這件事,或者設身處地為朋友著想,問問自己他們會給你什麼建議。重要的是,心理距離並不能完全消除這種感覺,但它可以削弱你當下的脾氣,並幫助你選擇最佳的應對方式。即使是簡單的以第三人稱對自己說話(比如“小明感到生氣是因為……”),就好像你在給你的朋友提建議,而不是你自己,也能鼓勵你以更有建設性的態度對待這件事。

  你也可以試著用筆寫下來。多項研究發現,用文字表達我們的感受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痛苦的感覺,這應該會讓你做出更有建設性的回應。

  這些技巧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和精力去運用,但迄今為止的科研證據清晰地表明:憤怒也會給我們帶來好的影響,對這些影響的瞭解會讓你走上一條更健康、更快樂的生活之路。

  羅馬的斯多葛學派認為憤怒從根本上來說是邪惡的,而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則認為,只要它不破壞理性,它就有可能帶來積極的變化。在他看來,最大的挑戰是“在正確的時間,以正確的程度,用以正確的方式,為正確的目的,對正確的人生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