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貸款風險如何化解
2021年04月24日06:10

原標題:不良貸款風險如何化解 來源:經濟日報

  不良貸款風險如何化解

  本報記者 郭子源

  2021年,哪些領域的新增貸款風險需高度關注?如何有效化解存量風險、防範新增風險?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東方”)4月16日在北京舉辦“金融風險防控高峰論壇”並發佈《中國金融不良資產市場調查報告(2021)》(以下簡稱《報告》)顯示,80%以上的金融業受訪者認為,房地產行業將成為2021年不良貸款顯著增加的行業,需高度關注房地產行業新增貸款風險。

  不良貸款尚未充分暴露

  中國銀保監會4月16日發佈的最新監管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為3.6萬億元,較年初增加1183億元,不良貸款率1.89%,較年初下降0.02個百分點。

  儘管不良貸款率有所下降,但從多家上市銀行披露的2020年年報不難發現,其主要原因在於加大了不良貸款的處置力度,因此並不意味著不良貸款已充分暴露。

  需要承認的是,目前仍有部分企業的經營困局沒有得到根本性扭轉。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部分企業現金流短缺、還本付息壓力顯著增大。《報告》預計,2021年不良貸款的上升幅度仍然較大。首先,由於金融財務具有時滯性,不良貸款的風險暴露也存在一定的滯後性;其次,3月2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為保持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援力度不減,將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貸款支援計劃進一步延至2021年底,這將進一步延緩相關授信風險的暴露。

  “目前,疫情和外部環境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我國經濟恢復性增長面臨挑戰,金融體系風險雖總體可控,但存量風險尚未完全暴露。”中國東方戰略發展規劃部總經理董裕平說,總體來看,2021年我國經濟將面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高企、房地產企業違約頻發等“灰犀牛”式風險,以及美國對華政策不確定性和新冠肺炎疫情反彈等“黑天鵝”式風險;具體來看,需要重點關注區域性中小銀行風險、信託等非標債權風險、地方國有企業信用風險等。

  高度關注房地產貸款風險

  那麼,2021年的新增貸款風險將主要來自哪些領域?《報告》顯示,80.88%的受訪者認為,房地產行業將是不良貸款規模顯著增加的行業,57.35%的受訪者則認為是製造業。

  “隨著中國經濟結構轉型,‘房住不炒’定位不變,接下來,高杠杆房地產企業將面臨三大壓力。”董裕平說,一是行業競爭進一步加劇,二是監管部門全面推行房地產企業“三道紅線”融資新規,三是償債高峰期即將到來。

  所謂“三道紅線”是指監管部門已製定了重點房地產企業資金監測和融資管理規則,通過三道負債率相關的紅線將房企分為四類進行監管,這“三道紅線”分別為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上限為70%、淨負債與股本之比上限為100%、現金與短期債務比上限為1。

  董裕平認為,“三道紅線”在一定程度上限製了房地產企業有息負債的過快增長,此外,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共同發佈的《關於建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房地產貸款集中度管理製度的通知》也將對房地產企業的融資產生製約。優質穩健的龍頭房地產企業有望迎來更好的發展空間,前期高杠杆擴張的中小房地產企業將面臨較大債務壓力,相關的信用風險將較為突出。

  除了房地產行業,製造業信用風險上升的趨勢也需高度關注。多位參與論壇的商業銀行信貸管理部負責人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於製造業的影響仍具不均衡性,部分製造業企業面臨內外部市場需求同時萎縮、償債能力下降、信用風險上升等問題。

  持續創新不良資產處置手段

  面對新增不良貸款上升的態勢,存量不良貸款的化解、處置工作就更顯緊迫。“2020年,我國銀行業共處置不良資產3.02萬億元,今年不良資產處置的目標是力度不減。”銀保監會副主席肖遠企說。

  如何才能進一步提升不良資產處置效率?這就需要持續創新不良資產處置手段。除了傳統的核銷、清收、批量轉讓等手段,還應進一步重視不良資產證券化、併購重組等手段,資本市場不良資產處置有望成為新方向。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必須豐富、創新多元化處置方式。例如,探索以不良資產管理、債轉股、投資銀行為特色的業務體系,開展與企業結構調整相關的業務,如兼併重組、破產重整、夾層投資、階段性持股等。

  作為不良資產處置的主力軍,資產管理公司將如何發揮作用?“要探索主輔分離業務,為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服務;探索兼併重組業務,為企業轉型升級服務;探索問題機構業務,為化解中小金融機構風險服務;探索地方平台業務,為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服務等。”中國東方總裁鄧智毅表示,要聚焦回歸本源、瘦身健體、做實資產和風險防範,加快結構性調整和改革。

  郭子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