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不起文科的時代,該過去了
2021年04月24日17:50

  原標題:瞧不起文科的時代,該過去了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近日,央行發表《關於我國人口轉型的認識和應對之策》的工作論文提出,要認識到教育和科技進步難以彌補人口的下降,應全面放開和鼓勵生育。同時論文中還表示:要重視理工科教育,東南亞國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這是一種落後、膚淺的說法。文科能幫助人認識自身、尋找意義。托克維爾說:“詩才、口才、記憶力、心靈美、想像力、思考力——上天隨意降下的這一切資質,都在促進民主……文學則成為對一切人開放的武庫,弱者和窮人每天都可從中取用的武器”。

《死亡詩社》劇照
《死亡詩社》劇照

  傳記作家沃爾特·艾薩克森在《達·芬奇傳》中說,達·芬奇證明,能夠跨越藝術和科學、人文和技術等學科製作出連接,是創新、想像力和天才的關鍵。

  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維韋克·瓦德瓦說,人文專業能夠培養出最好的項目經理、最好的產品經理和最有遠見的技術領袖。原因很簡單,技術專業和工程師只關注一些特徵,往往會陷入讓極客們覺得很酷、大部分人覺得無用的東西之中。相比之下,人文專業更容易以人與技術的互動為中心。研究啟蒙運動或者羅馬帝國興衰的曆史系學生更有可能認識到,技術的人性因素、易用性和設計將決定一種技術只是曆史的腳註,還是會改變世界。心理學專業的學生更有可能明白如何鼓動人、理解用戶的需求。

《放牛班的春天》劇照
《放牛班的春天》劇照

  多年來,美國的科技公司都不招文科生。2012年一位風險資本家說,英語專業研究生畢業後只能去鞋店上班。但現在矽谷意識到,對世界的認識不只跟字節、比特、數學和機器學習有關。現在文科生正在湧入科技行業,2010~2013年之間,進入科技行業的文科生比工科生多10%。有人解釋說,網絡公司經常面對真實世界的挑戰,如偵測恐怖分子的宣傳、幫助遭遇自然災害的用戶,所以現在他們熱衷於招聘文科生。

  統計顯示,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畢業生剛參加工作時起薪較高,但他們的優勢會逐漸降低。工科生畢業五年內的年薪大概是8萬到10萬美元,有了十多年的工作經驗後,年收入仍是10萬美元出頭。而普林斯頓大學英語、哲學或外語專業的文科生剛畢業時年薪為6萬美元,工作十多年之後,平均達到13萬美元。常春藤學校經濟學、曆史學、人類學專業的畢業生剛上班時收入一般不到7萬美元,畢業十年後將達到17萬美元。這是因為文科能讓學生學到成功的職業生涯所需的一切:寫作、批判性思維、分析和語言溝通。

《死亡詩社》劇照
《死亡詩社》劇照

  風險投資家斯科特·哈特利說,懂得心理學、哲學和社會學對建立成功的公司是有幫助的。雖然矽谷崇拜工程師,但許多科技公司的總經理都受益於更廣泛的教育:YouTube的蘇珊·沃西基是學曆史和文學的,愛彼迎的布萊恩·切斯基是學美術的,臉書的朱克伯格也學過心理學。

  2011年,哲學家達蒙·霍洛維茨在斯坦福大學的一次會議上對聽眾說:“你應該辭去你在技術行業的工作,去讀一個人文學科的博士學位”。他自己就是這樣做的:他本來在哥倫比亞大學讀文科,到二年級時轉去學計算機,畢業後研究人工智能,但他發現他建造的人工智能體系一點也不智能,它們能夠很好地完成特定任務,可是一旦環境有任何變化,它們就無法運行了。

  他覺得他要先搞清一些哲學問題:思考的本質、語言的結構、意義的基礎。為此他辭去工作去學習哲學,知道了分析哲學和歐洲大陸哲學探索思想和語言的不同進路,知道了修辭學、解釋學、文學理論等學科的思想家闡述的創造意義和認識世界的各個方面,意識到了他之前作為技術專家的世界觀是多麼有限。

《心靈捕手》劇照
《心靈捕手》劇照

  他說,不用擔心拿到人文學科的博士後找不到好工作,主導技術產業領導權的不再是工程師了,因為計算機不再神秘到只有工程師才能弄明白;技術產業正在轉向產品思維,要理解產品的社會和文化影響,產品要吸引人,面對這一挑戰,嚴格培訓出來的人文主義的感受力是重要的資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