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論文煩惱過嗎?在這場議題大會里 諾獎得主為學術出版把脈開方
2021年04月24日09:25

原標題:為論文煩惱過嗎?在這場議題大會里 諾獎得主為學術出版把脈開方

圖說:《WLF議題大會——科學共享新生態》 來源/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
圖說:《WLF議題大會——科學共享新生態》 來源/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

“論文”一詞,牽動著無數科研人員的心:發文前,數據難——研究的數據公開程度如何,其他人研究到哪一步了?發文時,評審慢——如果這家期刊發不了,而換一家又要審很久,怎麼辦?發文後,傳播窄——讀文貴,那如何才能讓更多人看到?

可另一邊,學術出版同樣有著一肚子苦水。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共享數據、開放科學是唯一、也是最好的方法嗎?昨晚,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WLF)攜手國際頂級學術出版集團Wiley,打造《WLF議題大會——科學共享新生態》,邀請世界頂尖科學家協會會員、198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讓-馬里·萊恩在內的多位學者、學術出版人,共同探討後疫情時代應如何更快更好地分享科研成果、建造更健康的科研新生態。

發論文難:“僧多粥少” 要求還高

現在的年輕科技工作者發論文有多難?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主席瑪麗亞·萊普汀援引一份《美國科學院院報》(PNAS)文獻做出說明。該文章比較了1984年至2014年這30年間,生物學領域的學術論文發表情況。該領域的三份國際頂級期刊中,《細胞》發表的論文數大致不變,《自然》的論文數略有下降,而《細胞生物學雜誌》的論文數下降了一半。與此同時,科研人員數量則成倍增加。以美國為例,研究生、博士生的數量在30年中增加了近三倍。由此造成的必然結果,發論文的耗時比30年前要長很多,平均而言,博士生需要多花一年時間,才能發表首篇論文。

另一方面,期刊對於論文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德國化學學會執行理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沃爾夫拉姆·科克回憶,1962年他剛開始參與學術出版的時候,一篇僅有三、四頁的論文也能得到發表;但現在的情況,發四頁紙的論文可能需要一百頁的數據去支持,才能夠構成完整的論文。

《生理學雜誌》主編金·E·巴雷特補充說,對研究者來說,讀論文也有痛點:一方面論文數量以指數增長,如果要緊跟某一學科,每篇新發論文都看,哪怕是一個小眾學科,恐怕也是跟不上的;但是一些發展中國家對學術文獻的獲取仍然存在不充分的情況。“這樣一體兩面的問題,要求我們更好地管理學術文獻,尤其讓我們看到這是同行評審期刊一個非常重要的職責。”巴雷特表示。

圖說:論文讓科研人員和學術出版兩方都有煩惱 來源/東方IC
圖說:論文讓科研人員和學術出版兩方都有煩惱 來源/東方IC

刊論文也難:同行評審繁瑣 預印本坑多

學術出版界也有自己的困擾,無論是傳統的同行評審,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飛速增長的預印本平台,都存在問題。

萊恩透露,他前段時間剛剛在社交媒體上與一些年輕科學家發生爭論:這些年輕人希望得到同行的免費評審,但在自己作為評審人的時候又要收費。除了收費的爭議,同行評審的另一缺陷是重複評審。一項針對收錄於全球最大期刊數據庫Web of Science的一萬多種期刊的研究表明,全球每年浪費在重複的同行評審上的時間高達1500萬個小時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萊普汀解釋說,論文發給期刊A,沒有通過評審;於是論文又被發給期刊B,期刊B又要再評審一遍——這也是拖長論文發稿時間的重要原因。

為了快速分享研究數據和成果,預印本平台應運而生,在新冠疫情期間得到了飛速發展,並為全球快速應對疫情做出了重要貢獻。然而,預印本論文未經同行評審,就發表在可公開訪問的服務器上,這使得讀者很難判定論文的質量,而且預印本參差不齊的質量可能會帶來大量問題,儘管它們最終發表時,通過同行評議可能會做出重大修改,但預印本論文對社會決策的嚴重影響可能已經產生。英國工程技術學會研究與學術市場總監文森特·卡西迪表示,預印本的數據並沒有得到同行審議,但卻有一些論文直接使用了這些結論或者信息,包括在期刊發表,結果裡面有一些東西是錯誤的。但普羅大眾無法鑒別,公眾覺得這是科學結論,卻並不知道裡面也會出錯。

解決之道:更開放 更高效

除了上述問題,學術出版還存在訂閱費用高、學術造假、以純盈利目的辦“水刊”等其它弊病。為瞭解決這些問題,學術出版界一直做著不懈的努力,核心是過程更透明、結果更高效。

Wiley中國區物質科學編輯總監徐廣臣介紹說,分享數據可以加快研究,全球科學界和出版界正在推動以讀者免費的開放獲取取代傳統的付費訂閱模式,使科研成果更廣泛地傳播。徐廣臣同時表示,開放獲取並沒有一刀切的方法,各地、各出版機構有各自不同的過渡方法。以Wiley為例,Wiley和荷蘭、奧地利、德國、匈牙利、瑞典等簽訂了開放獲取協議,並受到歐洲科學協會的支持。

開放獲取的成效顯而易見,徐廣臣援引英國皇家化學學會的數據表示,實施開放獲取的第一年,論文下載數量比之前提升了97%;同時,開放的論文也有更好的引用率。

科克和萊普汀提出“整合”的重要性。科克介紹說,1995年,數個分佈於歐洲各國的化學會推動,共同形成了一個高質量的化學期刊綜合體。現在,這個綜合體包括了歐洲的16個化學學會,出版19種不同的期刊雜誌,覆蓋了所有的化學子學科,改變了化學出版的格局,能夠讓各地的化學科學會更緊密地開展合作和研究。

萊普汀則介紹了一年半以前啟動的同行評審平台,提供獨立於期刊的同行評審。和期刊類似,平台編輯將收到的論文發給三個專家進行同行評審,給出反饋意見;作者根據意見進行修改後再發給期刊。如果滿足發表標準,就可以刊發;如果第一個期刊覺得不滿足標準,就發給第二個期刊,依次類推。由於期刊不需要重複做同行評審的工作,且評審過程非常透明,論文的發表速度快了很多。平台的同行評審專注於科學層面的內容,而不在乎研究方向是否新潮,作者和讀者反饋的滿意度都有很大提高。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