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天日 | 熬得住寂寞 抓得住靈感!在中國航天日前夕 這位航天老兵為何重提這兩顆衛星?
2021年04月24日09:20

原標題:中國航天日 | 熬得住寂寞 抓得住靈感!在中國航天日前夕 這位航天老兵為何重提這兩顆衛星?

圖說:航天日“青年說”活動 採訪對象供圖(下同)
圖說:航天日“青年說”活動 採訪對象供圖(下同)

“航天幾乎是對‘萬無一失’要求最苛刻的工作之一了。你能獲得99次成功,但或許唯一的那次失敗就發生在天上。”在中國航天日前夕,中國科學院院士、“墨子號”衛星總指揮王建宇走進中科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青年說”現場,和青年航天人分享自己的故事,勉勵他們朝著嚮往的目標默默前行。

空間量子衛星朝更實用發展

“仰望著綠色的‘墨子號’緩緩劃過浩瀚的夜空,她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王建宇動情地說。1970年4月24日,我國自主研製併成功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由此成為世界上第五個自行研製和發射人造衛星的國家。半個世紀以來,中國航天事業闊步前行。諸多空間技術成果為推動國防現代化建設、國民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做出了重大貢獻。這其中就包括了世界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

時間回到五年前,2016年8月16日淩晨,中國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成功發射“墨子號”。而就在今年年初,我國科研團隊成功實現了跨越4600公里的星地量子密鑰分發,標誌著我國已構建出天地一體化廣域量子通信網雛形。

中國科學家們構建的量子通信網絡,就是給傳統通信方式加上量子密鑰。由於作為密鑰信息載體的單光子不可分割、量子狀態不可複製,進而能保證在量子密鑰分發過程中無法竊聽,或一旦被竊聽就能被發現。 “在國家支持下,現在我和團隊正朝著空間量子衛星更新、更好、更實用的方向發展。”王建宇告訴記者。

經過20多年努力,中國在量子通信領域實現了從跟跑到領跑的重大轉變。可這顆太空最耀眼的“科學之星”,一路走來怎會一帆風順。就從星地量子光通信來說,要從1000千米的高度把一個個光子發射到地面站,就好比在萬米高空高速飛行的飛機上,同時向地面兩個旋轉的投幣口細長的儲蓄罐扔進一個個硬幣。儲蓄罐的投幣口是細長的,相當於光的偏振,它是有方向的,硬幣要把方向對好才能扔進去,而且不是扔一個,要兩邊同時都扔準才行,這種高精度要求成為衛星工程研製中的重大挑戰之一。

圖說:中科院院士王建宇做分享
圖說:中科院院士王建宇做分享

八條“過來人”經驗

如果盤點近年來科學研究的熱點,引力波必定榜上有名。它是物質和能量劇烈運動和變化所產生的一種物質波。如果以水面來比喻時空,引力波就可以看作是時空的漣漪。另一顆讓王建宇記憶猶新的,是我國首顆空間引力波探測技術實驗衛星“太極一號”。

名喚“太極”,可真的是“太急”!一年時間完成衛星的研製,在很多人看來無異於天方夜譚。可王建宇還是接下了工程總師的任務,“中國的激光器能不能上天、量子通信技術能不能在衛星上實現,我遇到過很多次關鍵時刻的抉擇。”王建宇說。時光不負情深,在他的帶領下,“太極一號”科研團隊全力以赴、攻堅克難、勇於突破、協同創新,在不到一年時間內完成了衛星研製任務。“‘太極一號’實現了我國迄今為止最高精度的空間激光干涉測量,成功開展了我國首次在軌無拖曳控製技術試驗,這為我國在空間引力波探測領域率先取得突破奠定了基礎。”

在航天領域耕耘數十載,王建宇也將自己總結的成功經驗傾囊分享。“第一,原創的科學思想是靈魂;第二,管理層的快速決策;第三,兵團式的多團隊聯合;第四,科學家團隊和工程師團隊一定要互補;第五,長期支持,要有所為有所不為;第六,寬容失敗的文化;第七,多元化評價機製;第八是在破壞性創新中發展高技術。”

他告訴年輕的航天人,科學研究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樣神秘而總是充滿驚喜,更多的時候是在解決不了問題的苦惱中度過。“希望你們既能熬得住寂寞,又能抓得住一閃而過的靈感。”

新民晚報記者 郜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