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不平衡複蘇人民幣彙率和債券怎麼走?外彙局這麼看
2021年04月23日14:23

  原標題:全球經濟不平衡複蘇,人民幣彙率和債券怎麼走?外彙局這麼看

  美債利率變動與全球大放水下,彙市與債市較以往更受關注。

  北京時間4月23日,在國新辦舉辦的一季度外彙收支數據新聞發佈會中,國家外彙管理局(下稱外彙局)新聞發言人王英春表示,置身於全球經濟不平衡複蘇以及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較大的全球宏觀背景中,人民幣彙率雙向波動特徵增強,而在當前全球負利率環境中,人民幣債券仍保有吸引力。

  人民幣彙率表現較強韌性

  人民幣近期結束了長達一年的強勁態勢。在年初1、2月明顯漲幅後,目前人民幣走勢已趨緩。4月23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4934,下調32個基點。

  在王英春看來,國際環境的確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美債收益率上升、美元彙率指數反彈,國際資本流動受到一定的影響。在這樣的外部環境下,人民幣彙率總體穩定,呈現了窄幅的雙向波動,外彙市場交易理性有序,彙率預期比較平穩。

  “2021年初開市第一天,人民幣彙率跳升1.2%,漲至6.46,這之後轉入較為平穩的態勢,在6.46-6.55之間窄幅的波動”,她說,“相較於國際主要貨幣,人民幣較為穩定,表現出較強的韌性。 截止4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交易價較去年末小幅升值0.8%,歐元兌美元貶值1.4%,日元兌美元貶值4.4%。多邊彙率方面,美元指數上漲1.3%,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下跌1.8%,人民幣彙率指數上漲2%。從這幾個數據來看,人民幣彙率顯示出較好的韌性。” 王春英稱。

  人民幣彙率變化必然擾動外彙市場交易。對此,王春英表示,理性的交易來自於理性的平穩預期,國內外彙市場交易理性有序,彙率預期比較平穩。“首先,市場主體仍舊保持了逢高結彙、逢低購彙的理性交易模式。今年1-2月份購彙率較去年12月份增長1.6個百分點。3月份人民幣貶值時期,結彙率比1-2月份上漲3.1個百分點。從企業的外彙交易來說,一季度企業的出口和貿易項下的結彙同比分別增長39%和38%,進口和貿易項下購彙分別增長19%和23%,兩方向都一致,且幅度相近。”

  王春英指出,在直接投資項下, 1-3月份非金融企業實際使用外資較前兩年同期平均水平增長34%,1-2月份非金融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與2019年和2020年同期水平相當。其次,證券投資項為小幅淨流入,1-3月份境外投資者淨增持境內債券和股票737億美元,境內主體通過港股通參與香港股票市場,淨買入港股達到3111億元人民幣。

  “當然,一些風險也需關注”,她補充說,“如全球疫情蔓延、地緣政治等因素都會對我國涉外經濟和國際收支產生一定的影響。”

  外資增持中國債券仍會持續

  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與財政政策目前極度寬鬆。在當地時間4月22日結束的歐央行(ECB)會議中,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稱,仍將保持現有的寬鬆貨幣政策,維持各項利率不變。大洋彼岸的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也輪番公開重申美聯儲寬鬆政策,尚未思索退出刺激。

  然而,近期美國最新經濟數據顯示出的經濟企穩進一步提升了市場對通脹的預期,擔心美聯儲會提前結束寬鬆的貨幣政策,若如此,外彙市場不免受其影響。

  對於此種擔心,王春英認為,雖然在去年3月份美聯儲推出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之下,資產規模已累計增加了3.6萬億美元,與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期的擴表規模基本相當,但二者並非一樣,本輪對市場的影響時間較短。不管從外彙遠期市場還是期權市場來看,自去年美聯儲大規模寬鬆貨幣政策以來,衡量預期的指標都表現得比較穩定。

  “從國內的外彙市場看,在這輪寬鬆貨幣政策下,我們國內沒有積累過高的對外債務,市場風險緩釋能力在不斷提升。我們由此尚有條件保持國際收支和外彙市場均衡”,她解釋說,“而從人民幣彙率的角度看,人民幣彙率彈性的增強促使市場壓力得以有效釋放,防止單邊預期,從而有助於形成市場彙率調節和交易行為之間的良性循環,有利於抑製單邊的升值和貶值積累。”

  此外,王春英稱,從對外債務看,國內沒有積累較大的對外債務風險,外債結構進一步優化。而外債的負債率、債務率、償債率、短期外債和外彙儲備占比,都在國際公認的安全線以內,總體風險由此可控。

  美債收益率此前走出了一番高漲態勢,曾一度引發對其立即突破2%的預期。目前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滑落,在1.5%-1. 6%區間徘徊,中美利差仍較此前有所收窄。

  但在王春英看來,外資增持的總體趨勢還會持續。在當前全球負利率環境中,人民幣債券較高的收益率仍舊是境外投資者多元化投資組合的優先選擇。

  國家外彙局統計數據顯示,一季度外資淨增持境內債券633億美元,環比增長11%,3月份外資增持債券33億美元,較1、2月份曆史高位有所減少,但與2019年和2020年同期相比卻保有增勢。

  “首先是國內基本面為外資增持境內債券提供了根本支撐。從2016年中國債券市場加快對外開放以來,中美之間的利差時高時低,但無論在什麼情況下,境外投資者對中國境內的債券市場的相關投資都保持了年均兩位數的增長”,王春英解釋道,“其次債券市場本身具有外資增配的發展空間。到去年年底,外資持有國內債券占整個債券市場託管總量的3%,低於美國的28%,日本的14%,也低於巴西(9%)等新興市場國家。”

  王春英同時認為,中國債券的資產收益相對享有優勢,且收益穩健。“從收益高低的角度看,截止4月22日,中美十年期的國債收益率差為1.6%,依舊處於曆史中高水平。從收益的穩健性來看,今年以來,中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波幅26個基點,而美國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波幅是87個基點。“

  國際金融協會(IIF)近期發佈全球資金流向報告顯示,3月流入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總額約為101億美元,其中有88億美元流向中國股市(38億美元)和債市(50億美元)。而在富時羅素確認將中國國債納入債券指數(權重為5.25%)後,王春英預計,中國的債券市場會迎來超13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作者:胡天姣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