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東醫療集團原總院長腐敗細節:家外有家,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
2021年04月23日20:13

張傑,男,1963年4月出生,1985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7月參加工作。曾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泌尿外科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科教處處長,湖北省黃石市中心醫院院長、黨委副書記,黃石市衛生局副局長、黨委委員、市中心醫院(市普愛醫院)院長、黨委副書記,鄂東醫療集團黨委書記、總院長,湖北理工學院黨委委員、常委、副院長兼鄂東醫療集團黨委書記、總院長。

2019年3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經湖北省紀委監委指定管轄,張傑被黃石市紀委監委依法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2019年9月,張傑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2019年11月,黃石市人民檢察院以張傑涉嫌受賄罪向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21年1月,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張傑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宣判後,張傑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你說你包里長年放著一本《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不會做違反紀律的事。那我問你,‘六大紀律’是什麼?”

“我……我忘記了。”

在留置期間,面對辦案人員的詰問,張傑低下頭來。

1月5日,黃石市中級人民法院,被告席上的張傑面色慘白。隨著宣判結束,這個轟動黃石市的醫療衛生領域腐敗案至此畫上一個句號。

2018年以來,黃石市持續加大對醫療行業腐敗案件的查處力度。包括張傑在內,鄂東醫療集團黃石市中心醫院副院長王芳,鄂東醫療集團黃石市婦幼保健院黨委書記、執行院長餘進等40人先後被查,40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採取留置措施並移送司法機關7人,33人受到批評教育等組織處理。

也是從2018年起,深知自己“跑不掉了”的張傑養成一個新習慣,在轉移菸酒、金幣、銀幣等物品後,便將所收的購物卡,面額小的送給親戚,面額上萬的就用剪刀一一剪碎處理掉。

然而這一切不過是自欺欺人。“我作為黨委書記,因為自身不硬,帶頭腐敗,對於醫院收紅包、回扣現象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僅影響醫院在市民中的信譽,還讓部分集團職工步入歧途、葬送前程,我愧疚難安。”直至身陷囹圄,張傑才明白,每一筆回扣,每一個紅包,實際上都是禁錮自由和幸福的沉重鐐銬。

恃功而驕,每年集團晚會必有節目對其歌功頌德

他自詡為集團的“救星”,揚言“如果沒有我,這個集團就‘活’不了。”

張傑是專業技術幹部出身,曾任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泌尿外科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科教處處長。2008年6月,為推動全市醫療事業高質量發展,黃石市將張傑引進黃石市中心醫院擔任院長。

“我從武漢來黃石工作,不是為了錢,黃石的收入遠不如武漢,我主要是想幹一番事業。”剛到黃石的張傑躊躇滿誌,在市中心醫院幹部大會上信誓旦旦,“我一定會把黃石市中心醫院打造成鄂東醫療區域中心。”

上任伊始,張傑幹勁十足,一心撲在工作上。他對黃石市中心醫院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醫院的整體面貌得到很大改觀,也因此,組織給予他更高的平台。2015年3月,黃石市委、市政府為深化推進醫療衛生事業改革,以市中心醫院為龍頭,整合市婦幼保健院、市中醫醫院醫療資源,組建鄂東醫療集團,並由張傑任集團黨委書記、總院長。2016年5月,張傑任湖北理工學院黨委常委、副院長,一躍成為副廳級領導幹部。

張傑自詡為集團的“救星”,一直強調:“如果沒有我,這個集團就‘活’不了。”面對組織的信任和重託,他愈發膨脹,躺在“功勞簿”上得意忘形,大搞個人崇拜。

當時,黃石市中心醫院走廊里,到處掛著張傑的照片。每年鄂東醫療集團晚會必定有一個保留節目,專門用來歌頌張傑,晚會現場吹捧聲不絕於耳。

此時的張傑作風蠻橫、說一不二。“集團的重大工程建設、醫療器械以及藥品和醫用耗材採購,如果他不點頭,誰都別想插手。該集體研究決定的事項經常是他一人說了算,有時即使集體研究也是走走形式。”辦案人員介紹。

在黃石市中心醫院六號樓建設過程中,承包商張某藉口資金短缺,要求醫院為其擔保貸款1000萬元流動資金,這明顯違反合同規定。然而,張傑卻出於私心,不顧法律法規,在辦公會上讓醫院“創新”工作,為張某墊付1000萬元,遭到集團紀委書記等人的反對。

“不給人家周轉資金,工程怎能順利進行?這也不能搞,那也不能搞,那你說怎麼搞?”當時張傑就發火了。而後,他力排眾議,要求以醫院信用為擔保,向銀行貸款1000萬元給張某,後又堅持以未結工程款為質押,使該企業在銀行貸款1500萬元。

“那時的我,居功自傲,內心扭曲,與剛到黃石時相比,簡直判若兩人。”張傑懺悔道。大權獨攬帶來的快感,也加速了他的“瘋狂”墮落。

擅長偽裝,台上表演敬業廉潔、台下大肆收受賄賂

打“敬業牌”,每年正月初五、初六連續開會讓大家更快投入工作。他長期有家不回,只因家外有家。

“我在黃石從沒逛過一次街,沒有看過一場電影,也沒有一處房產,只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接受審查調查前,張傑一直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張傑的一大特點就是擅長偽裝,他費盡心思塑造自己清正廉潔的形象,然而,台上台下卻是兩副面孔。這也是其落馬後,不少集團幹部感到吃驚的原因之一。

春節,本是中國人闔家團圓的日子。但張傑擔任鄂東醫療集團總院長後,每年正月初五、初六兩天都要召開集團職工代表會、工會代表會。由於集團外地職工較多,眾人對春節假期開會一事頗有微詞。

“不提前收心,怎能更快更好投入工作?”張傑在會上義正辭嚴,大打“敬業牌”。因此,不少幹部認為他抓工作抓得緊,一心撲在事業上,為集團犧牲很多。

“事實上,張傑長期有家不回,家外有家。其長期與某醫藥代表及其他兩名女性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當不願意回家時,他便選擇開會。”辦案人員說。就這樣,過年期間開會,成了張傑標榜個人勤勉敬業的最好素材,還經常在鄂東醫療集團內部刊物上進行宣傳。

2015年8月,審計人員在審計市中心醫院醫學檢驗中心時,發現該中心有的工程項目未進行招投標,責令其整改。這本應走正常招投標程序,然而張傑卻變相利用這一機會,授意下屬通過修改招投標條件,讓上海某公司中標,並收受該公司30萬元好處費。在簽合同時,市中心醫院與該公司已經就合同主要條款協商妥當,但張傑卻忽然發話,當眾要求這家公司在談妥的基礎上再降幾個百分點。實際上,這都是其與該公司負責人“通氣”後的結果。

“這是張傑慣用的伎倆,他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在眾人面前打造為醫院節省開支的清廉形象,以掩蓋自己拿回扣的事實。”辦案人員說道。

台上大談廉潔、奉獻,台下卻是另一副面孔。張傑在任的這幾年,每年春節,市中心醫院都要以學科為單位為張傑張羅請客送禮,市中心醫院黨員幹部不僅要參加,還需準備好紅包,不參加或不送紅包就是不給張傑面子。

除了接受吃請、收受紅包,張傑還經不住誘惑,甘於被不法藥商和醫療器械商“圍獵”。低至1000元的購物卡,高至幾十萬元的賄賂,張傑來者不拒,並利用手中權力幫助這些老闆獲得醫療器械採購項目及藥品供應商資格。

在糖衣炮彈面前打了敗仗後,漸漸地,張傑變被動“圍獵”為主動索要。有一次,醫療器械供應商李某向鄂東醫療集團銷售一台價值1600多萬元的器材。事後,張傑問起:“價值這麼大,怎麼不見一點動靜?”很快,李某就親自上門道歉,並給張傑送來“辛苦費”。在張傑的“教育”下,李某越發“懂事”,張傑家中有什麼事,李某都會前去幫助,從接送孩子上學到逢年過節安排吃請,扮演著“大管家”角色。

“紀律的紅線一旦被踐踏,積少成多,由小變大,思想防線就會徹底崩塌,最後就會變成來者不拒,走向違法也就成了一種必然。”張傑懺悔道。

帶壞隊伍,管黨治黨嚴重失職,集團內40人先後被查

在市紀委全會上述職內容假大空,回答問題顧左右而言他。建立“小圈子”,抱團腐敗,導致集團政治生態嚴重惡化。

據黃石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幹部介紹,有一年,黃石市紀委召開全會,張傑代表集團黨委在會上述職述廉,有市紀委委員提問:“鄂東醫療集團如何糾正行業內存在的一些不正之風?怎樣處理落實主體責任與加快醫療發展的關係?”

“這主要是社會上一些不正之風,嚴重影響了醫療領域形象。”張傑顧左右而言他。由於其述職內容假大空,關鍵問題含糊不清,市紀委委員進行打分評議時,張傑得分為倒數第一。

作為鄂東醫療集團的黨委書記,張傑本應嚴格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然而,他卻當起“甩手掌櫃”,不抓黨建,甚至建立起一個“小圈子”,抱團腐敗,導致集團政治生態嚴重惡化。

在鄂東醫療集團腐敗窩案中,藥品採購、器械採購和基建工程是腐敗的“重災區”,而張傑的“左膀右臂”——王芳、餘進正是這些項目工程的負責人。

2012年上半年,李某公司欲承接黃石市中心醫院放射醫用膠片業務,張傑答應並要求時任市中心醫院保障部主任的王芳關照。2016年初,在張傑示意下,王芳又幫助李某所在公司承接市中心醫院330餘萬元的器械採購項目……

由於“聽話”,王芳被張傑一路提拔,成為張傑受賄的得力“幫手”。此後,按照張傑的授意,她多次在醫院組織的設備項目招標前進行價格談判,大肆收受回扣。

2015年底,市中心醫院準備啟動黃金山院區一期工程項目,商人方某請託張傑在武漢某集團承接黃金山項目上提供幫助,張傑同意並讓其另一“干將”餘進負責安排。為了讓武漢某集團中標,餘進特意將黃金山項目換到武漢開標,並將評審人員由7人增加到9人,增加醫院評審人員權重,通過圍標、串標,從而確保該集團順利中標。充當掮客的方某也“投桃報李”,送給張傑好處費37.5萬元,並通過房屋轉讓形式,暗中送給餘進60萬元。

上樑不正下樑歪。據辦案人員介紹,2016年至2018年,鄂東醫療集團班子成員和下屬醫院幹部職工先後有20餘人因涉嫌職務犯罪被查處。張傑不僅不抓排查整改、源頭防治,反而想方設法尋求對上述人員減輕處罰的途徑,使得集團腐敗之風盛行,最終導致集團40人因違紀違法受到黨紀國法製裁。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隨著王芳、餘進等人逐一被查,張傑的問題線索也逐漸浮出水面。2019年3月28日一早,張傑剛剛走進辦公室,就看到等待他的紀委監委工作人員,隨後,張傑被宣佈接受審查調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

“回想去年相同時段,我作為集團黨委書記帶領新入黨同誌在黨旗下宣誓,在集團中層幹部大會上講黨課,不到一年的時間,兩種場景、兩種結局,殘酷的事實讓我警醒。”張傑懺悔道。

醫學專家的光環,可以成為張傑在醫院的“招牌”,卻不能成為其肆意用權的“護身符”。張傑擅權妄為,讓貪慾逐漸癌變成難以治癒的“毒瘤”,並將“病毒”傳播給集團其他幹部,以致發生嚴重腐敗窩案,其懺悔雖姍姍來遲,卻為後來者敲響長鳴警鍾。

瀟湘晨報綜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來源:瀟湘晨報】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