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治療黑幕門:免疫治療涉事公司或涉非法行醫
2021年04月23日07:21

  原標題:腫瘤治療黑幕門:免疫治療涉事公司或涉非法行醫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萬佳麗 曹學平 上海報導

  近日,“張煜醫生揭露腫瘤治療黑幕”事件受到廣泛關注。

  4月18日晚,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醫生張煜公開發文中舉例指出,一位名叫陸巍的醫生給一位來自青海的胃癌晚期患者馬進倉做不必要的NGS基因測序、開不合適化療方案藥物,推薦無效、昂貴、不合法的NK治療(一種細胞免疫療法)等一系列行為,致使患者花費增加十倍並且更早死亡的案例。文章最後,張煜懇請國家有關部門加強監管。

  根據馬進倉家屬提供的發票顯示,從事上述NK治療服務的為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嘉慷”)。

  不過,《中國經營報》記者並未查詢到上海嘉慷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其旗下的上海嘉慷美容診所執業許可科目僅為醫療美容。顯然,該公司不具備從事腫瘤治療的醫療執業資質。

  4月21日,上海市衛健委宣傳處相關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該事件正在調查中,有消息會進行披露。

  無相關醫療執業許可

  根據媒體報導,去年7月,馬進倉家屬接到陸巍的電話,告訴他們這種細胞免疫療法,可以治療馬進倉和姐姐的胃癌。但這種療法的價格偏高,每輸一次液,收費3萬元。

  在這之後,陸巍又向馬家推薦了這一療法,並稱自己認識這一細胞治療公司的老闆,價格3萬元是優惠的價格。於是,在2020年8月10日、8月27日、9月18日,馬進倉和姐姐先後三次到陸巍推薦的公司去接受治療,前兩次價格分別為3萬元一次,最後一次為1.5萬元,總計花費15萬元。但這一治療並未讓患者和其姐姐病情好轉。2020年12月24日,馬進倉病情加重去世。2021年3月,他的姐姐也去世。

  根據馬進倉家屬提供的由上海嘉慷開具的一張增值稅普通發票顯示,該發票金額為15000元,發票項目顯示為“研發和技術服務”與“生物技術服務”。發票上收款人和開票人顯示叫沈亞駿,複核人叫陳蓓蓓。

  而經本報記者核實,上海嘉慷的一名財務人員就叫陳蓓蓓。而該公司成立時,辦理公司註冊登記變更等各項事務的人也叫沈亞駿,是一名1990年出生的90後。記者曾撥打了沈亞駿的電話,詢問對方這邊是否是嘉慷醫療公司,對方反問什麼事?當記者詢問道這邊是否有細胞免疫相關的治療可以做,對方突然表示自己不認識這公司,並表示打錯了。

  而上海嘉慷經營範圍僅為生物科技技術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諮詢、技術服務,銷售:一二類醫療器械、機械設備、儀器儀表、橡塑製品、玻璃製品。並不涉及醫療相關。

  4月21日下午,本報記者於來到為馬進倉進行診療的位於上海揚子國際廣場地址的上海嘉慷。記者注意到,上海嘉慷在301室,301右邊有個房間寫著實驗室,公司前台還亮著燈,大門並未上鎖,大門鎖放在前台桌子上。記者按了很久門鈴始終沒有人開門,記者撥打該公司官網座機也始終無人接聽。

本報記者萬佳麗/攝影
本報記者萬佳麗/攝影

  其旗下的上海嘉慷美容診所則在302室,關著燈大門已鎖,從外面看進去,有一個沙發,沙發左邊有一間辦公室。

本報記者萬佳麗/攝影
本報記者萬佳麗/攝影

  記者從大樓其他人員處瞭解到,在301室辦公的上海嘉慷之前幾乎每天都有人上班,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沒人。“大概看到過這公司的五六個人,有時候穿著白大褂,聽他們說搞什麼細胞,具體做的什麼也不太清楚。”

  當天下午兩小時後,記者第二次來到上海嘉慷,卻發現之前還亮著燈的前台已經關了燈,並且大門也被上了鎖。

  關聯公司創始股東與陸巍同名

  天眼查顯示,上海嘉慷的股東兼法定代表人叫徐以兵。他也是另外三家公司的股東兼法定代表人,分別是上海博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博慷”)、玖之慷企業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和杭州中贏方舟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已註銷)。

  1977年出生的徐以兵個人微博顯示其身份是,杭州中贏方舟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簡介“一位海歸生物學者對細胞生命華章的暢想”。其個人微博分享了一些關於NK細胞免疫療法有效性的介紹。

  為何新華醫院副主任醫師陸巍,要介紹自己的患者去徐以兵的公司進行“NK細胞免疫治療”?兩人是否存在一定“關聯”?

  記者掌握的一份工商內檔資料顯示,上海嘉慷和上海博慷從股東到公司董監高再到公司註冊的代辦人員,均呈現出高度重合。並且兩家公司目前的註冊地址均一致。而上海博慷創始股東之一也叫陸巍。

  2014年9月,上海博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註冊資本20萬元。公司創始股東是1950年出生的趙大花和1975年出生的陸巍,兩人分別持股90%和10%。陸巍同時擔任公司監事。尚不清楚趙大花與陸巍是什麼關係。

  2015年8月31日,陸巍將其持有的10%股權,全部轉讓給了趙大花,並辭去監事,由朱小芳擔任。

  2016年7月21日,股東趙大花將全部股權轉讓給徐以兵,公司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均變更為徐以兵。

  2016年9月20日,上海博慷增加註冊資本至1047.12萬元。徐以兵將部分股權轉讓給1983年出生的俞飛,至此徐以兵認繳出資1000萬元,占股95.5%,俞飛認繳出資47.12萬元,占股4.5%。

  2018年6月6日,公司監事由朱小芳變更為王凱榮,1975年出生的朱珍芳和俞飛繼續擔任董事,徐以兵擔任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2018年9月4日,上海博慷召開股東會,徐以兵和俞飛分別將部分股權轉讓給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至此,上海博慷股東結構變更為,徐以兵持股71.625%,俞飛持股3.375%,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持股25%。同時,公司董事除了徐以兵、俞飛和朱珍芳三人,還新增了姚飆和徐以國二人。

  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目前的股東穿透下來是姚彤和姚飆。

  後上海博慷股權結構又進行了一次變化,上海博慷股東結構變更為,徐以兵持股85.95%,俞飛持股4.05%,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10%。

  另一家公司上海嘉慷,成立於2017年8月。創始股東趙大花和俞飛,兩人分別持股95.5%和4.5%。趙大花此時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兼執行董事,俞飛擔任公司監事。

  2017年10月20日,趙大花將持有的95.5%股權全部轉讓給1975年出生的朱珍芳,上海嘉慷法人兼執行董事也變更為朱珍芳。

  2018年9月14日,上海嘉慷註冊資本增加至1333.33萬元,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徐以兵。公司股東新增了徐以兵、朱珍芳、俞飛和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分別持股64.5%、7.125%、3.375%和25%。

  2020年10月15日,徐以兵將其持有的3.87%股權轉讓給1981年出生的沈曉。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也將0.5%的股權轉讓給沈曉。轉讓完成,上海嘉慷股東變更為徐以兵、朱珍芳、俞飛、上海膜天下貿易有限公司和沈曉,分別持股73.53%、8.12%、3.85%、9.5%和5%。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