穎兒:30歲前抓住了1%的幸運,現在放手去改變丨人物
2021年04月23日18:21

原標題:穎兒:30歲前抓住了1%的幸運,現在放手去改變丨人物

電視劇《陪你一起長大》本週正式收官,劇中穎兒飾演的全職媽媽林芸芸終於挺起了腰板兒,紮起頭髮,穿上職業裝,開始創業。事業讓林芸芸有了面對現實的底氣,也讓她以自我實現的方式,守護了孩子和家庭。

該劇收官前,穎兒曾在微博髮長文談及產後不想被淘汰所以快速復出的焦慮。她對自我實現的迷茫,正在林芸芸這樣的角色中,一點點被拆解、治癒,“林芸芸其實也教會了我,女性可以很多維度地去擁抱生活,如果生活欺騙了你,那麼就站起來換個角度去擁抱。”

2021年,正好是電視劇《千山暮雪》播出的第十年,穎兒從一夜爆紅,到上升期結婚生女後的短暫沉寂,其被裹挾於輿論的演藝道路,也已走了十餘年之久。此前她曾調侃陌生人對她纖瘦身材遲來的稱讚,“我已經瘦了十年了!”當外界對她的刻板印象仍停留於“童雪”(《千山暮雪》中其飾演角色),這個曾在童話世界中被鮮花與質疑包裹的女孩,如今早已一股腦紮進生活,成為母親,成為演員,成為自我實現道路上,一顆更有力的子彈。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林芸芸好了不起,甚至有點兒心疼她

在外界看來,林芸芸似乎是個並不“穎兒”的角色。這是一個被生活與教育搞得一地雞毛的全職媽媽。看似生活富裕,光鮮亮麗,實際上無法經濟獨立的她,為了讓女兒有權利選擇自己的人生,於內要面對丈夫“女兒一定要考第一”的嚴苛要求,以及精準到分鍾的全職媽媽時間表;於外要在一眾幼升小的家長中為女兒“殺”出一條出路。

這是穎兒第一次正式演母親角色,對她而言,這是一個適宜時機的適宜選擇。2017年,穎兒成為一名母親,生活閱曆拓寬了她對角色的理解廣度。“我現在就是一名母親,何嚐不能演(母親)?最重要的是,我喜歡這個角色。我會讓觀眾相信我演的這個人。”

電視劇《陪你一起長大》中,穎兒飾演全職媽媽林芸芸。
電視劇《陪你一起長大》中,穎兒飾演全職媽媽林芸芸。

實際上,林芸芸與穎兒有截然不同的身份差異——林芸芸是全職媽媽,穎兒是職場媽媽。但大部分時間,所有母親都需周旋於家庭的平衡之中。去年疫情期間,穎兒也曾暫時成為一名“全職媽媽”。為了合理安排生活,她詳細製定過一天的時間規劃;家務、做飯、照顧女兒,事無鉅細到每一分鍾的安排。而飾演林芸芸時,穎兒則將自己的親身經曆進行了合理想像,並賦予角色之上。

例如,她也為林芸芸拉出了一套詳細的時間表:早上五點起床,為丈夫和孩子準備早飯、衣物,然後自己梳妝打扮,“因為老公希望她漂漂亮亮的。即便跪在地上擦地,也要穿得很漂亮。”送孩子上學後,林芸芸需要收拾屋子、買菜,同步學習女兒的功課、奔波於各類校內外機構;晚上接孩子回家後繼續輔導作業,給丈夫做晚飯。她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五六個小時,偶爾磨個咖啡,是一天中最難得清閑的時刻。

“我真的覺得她好了不起,也很心疼她。”如今30+的穎兒,可以與成熟的女性角色達成絕佳的共情。她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與丈夫顧家偉(李宗翰飾)第一次正面衝突。丈夫一意孤行地把林芸芸好不容易請來的高學曆保姆辭退,林芸芸氣憤地拿出結婚後的全部賬單,把長時間積累的負面情緒傾瀉而出,“你什麼你!我什麼我!老娘還不願意待了!”拍攝這場戲時,穎兒已然成了林芸芸,她似乎能強烈感知到這個女人壓抑許久後的自我覺醒,“就像是她在藉著我的身體,呐喊、宣泄。”

大學“跑龍套”,“百分之一”成就幸運

若說穎兒與林芸芸的另一個不同,童年時期她便深知,自己吃苦打拚得來的,才是真正可支撐生活的根基。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劉穎(穎兒原名)出生於湖南省常德市,家庭不算窮苦,但工薪階層的爸媽對女兒同樣要求嚴格。三歲起,她便奔走於音樂、主持、琵琶、書法等各類興趣班之間。2003年,全國推新人大賽在北京舉辦,袁泉、陳紅、李宇春、謝娜、苗圃等都曾在該比賽中嶄露頭角。彼時,15歲的劉穎為了實現夢想,孤身一人,坐了25個小時的火車,輾轉了三個地方,來到了北京參加比賽。進賽場之前,她兜里連吃飯的盤纏都沒有了。

獨自奔波於比賽與藝考,是穎兒學生時代兩點一線的固定坐標。文化課成績還不錯的她,高考前一口氣報考了中戲、軍藝、四川音樂學院等七所藝術類院校,首選是成為一名歌手。如果不是機緣巧合,她現在或許已經是一名湖南民歌歌手了。“我來北京考音樂的時候,一位老師說,你其實也可以考考演員,我就去中戲上了進修班,上了以後覺得自己還蠻喜歡的。”沒想太多,穎兒便邁入了演員這條道路。

那個年代,專業演員的拍戲機會很少,即便是中戲的學生,畢業後也要經曆市場的大浪淘沙。眼見師哥師姐們紛紛有戲可拍,大二時穎兒便忙於製作簡曆,課餘時間坐著公共汽車,輾轉於各類劇組“毛遂自薦”,“有什麼合適的角色都可以找我。”她每天都會跟不同的副導演說著同一句話。

有時跑幾天,穎兒就能得到一個“龍套”,例如服務員或者更小的群眾演員。無論什麼角色,她接到電話後總是很快應允;幸運時,還有“特別出演”的機會。比如辦公室的某場戲,主角在中間,穎兒演旁邊的同事A。出鏡同時,還能得到一句台詞,“哎!你的筆。”

有一次跑完龍套,穎兒和男主角搭同一輛車回去。穎兒盯著他看了很久,“哥哥,我好羨慕你啊。”後來,自己成為主角的穎兒曾和這位男演員合作,提到當年這個片刻,對方驚訝地回憶了很久,“真的嗎?”

即便如此,那幾年被“龍套”角色拒絕也都是常事,“你沒什麼經驗,人家不用你也很正常。我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不怕失敗。一百個機會裡面,沒準兒就有一個機會。”表演無法一步登天,穎兒篤定這個信念。

電視劇《書劍恩仇錄》劇照
電視劇《書劍恩仇錄》劇照

兩年後,電視劇《書劍恩仇錄》中的“香香公主”便成為這“百分之一”。那年穎兒22歲。她起初向副導演自薦飾演的是另一個英姿颯爽的女性角色。當時多位導演、製片人已在房間坐罷,她還緊張地在廁所里默詞,簡短試戲後也只是得到了“回去等通知”的禮貌性回覆。但幾天之後,劇組卻打電話來,讓她再去試下“香香公主”。“我當時覺得,真的假的?”

柔弱天真的“香香公主”,奠定了“穎兒”最初的螢屏形象。而此後幾年,“百分之一”的幸運也在不斷地上演。2010年,穎兒曾為某部作品試戲,劇組對她十分滿意,但最後卻因種種原因選擇了其他演員。不過,她因此結識了該劇的製片人——台灣金牌製作人柴智屏。

時隔不到一年,某天柴智屏突然給穎兒發來消息,“穎兒你在哪兒?我現在有一個角色,你過來見一下。”通常,穎兒見組前總會精心打扮一番,披肩髮、高跟鞋,顯得身材高挑。但那天她穿了一身不修邊幅的便裝,隨意地戴了個帽子,也沒化妝。她本想婉拒,“姐,我沒化妝,醜死了。”但當柴智屏告訴她,這個角色只有當天可以試戲時,穎兒毫不猶豫地坐上了公交車。兩年後,穎兒憑藉這部《小菊的秋天》中的鄉下打工妹梁小菊,獲得華鼎獎最佳新銳女演員獎。“百分之一”的信念,仍在一次次的被佐證。

三十歲前第一次停下來,思考未來

穎兒對事業的憂患之心,在結婚生女後,達到前所未有的強烈。2018年,正值影視行業新人輩出,市場瞬息萬變。穎兒與付辛博生下女兒“小月亮”。這個曾經在偶像劇中被青春、夢幻包裹的女孩,一時間成為了媽媽。

身份的轉變,打亂了穎兒的節奏。生孩子前,穎兒幾乎生活的重心全部放在工作上,一年三四部戲無縫銜接,這是她的安全感來源。“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如果你沒有好的作品讓大家看到,很容易被淘汰。高產一點,可能大家不會忘記你。”

但更多的焦慮源於2011年的《千山暮雪》。這同樣是一次“百分之一”的幸運。最初接到劇本時,穎兒還以為是部古裝劇,同時她還在談另一部戲。“突然就進組了,當時還那麼胖。”她從沒想到這部劇會讓她一度成為被市場追捧的女一號。

穎兒與劉愷威搭檔主演電視劇《千山暮雪》。
穎兒與劉愷威搭檔主演電視劇《千山暮雪》。

而後她走在街上,總是會被許多人認出來,“你現在好瘦啊,身材挺好的”。經紀公司也接到紛至遝來的劇本,大多是女一號,搭檔是李易峰、餘文樂、鄭嘉穎、吳鎮宇……慕名而來的戲太多,穎兒來不及思考未來目標,抑或是為角色做太多準備,遇到好的劇本便趕緊接下。很多時候上部戲還沒殺青,下一部戲的合同就簽完了。

“完全沒有(未來規劃),太順了。”為了不被市場淘汰,生完孩子後一個月,穎兒便從120斤瘦回了94斤。她希望當角色來的時候,自己已經以最好的狀態整裝待發。“但找來的戲越來越少了。”十個月,足以讓市場換了風景。過去蜂擁而至的偶像題材,如今有了更多年輕女演員的選項;其他題材的作品,彼時穎兒也不具備經驗優勢。“怎麼突然就沒工作了呢?”

即將步入三十歲,穎兒第一次停下來思考接下來的路該如何走,她應當拍什麼樣的戲,怎樣去提升自己。“花無百日紅,做一個好演員才可以演到老。”那時市面上有很多戲在招募演員,從產後第二個月,穎兒就像回歸到十年前那樣,拿著自己的簡曆奔波於各個劇組。彼時電視劇《山河月明》(原名《江山紀》)正在尋找女主角。該劇由高希希執導,馮紹峰、陳寶國主演。女主角徐妙雲是明成祖仁孝皇后,不僅母儀天下,且助朱棣開創了一代永樂盛世。“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我也希望可以接這樣比較有厚度的戲。”

電視劇《山河月明》劇照
電視劇《山河月明》劇照

這是穎兒第一次接觸曆史巨製,劇組也並未把她當作首選。為了演好這個角色,穎兒請教了諸多專業的表演老師,探索如何把這位曆史人物詮釋精準。“我一直跟劇組說,我特別想演,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演好。一直在極力爭取,直到最後突然接到通知說可以試一下。”

該劇開機時,“小月亮”只有三個月。穎兒帶著她在橫店一住就是幾個月。同樣作為演員,付辛博對穎兒復出工作十分支持,照顧孩子這件事上,兩人也和諧分工。“小月亮”三歲前,大多都會隨爸媽一起進組。穎兒選擇了所有職場媽媽的生存方式。“做演員挺被動的,如果遇到好的機會或者好的角色,肯定是想爭取。”

如今,穎兒保持一年兩三部戲的節奏,戲與戲之間總會空出一段時間上表演進修班,同時固定留出半個月到一個月,為下一部戲做準備。她想演更多接地氣的現實主義作品,甚至很樂於為角色增肥。她正在一步步趨近於好演員的路徑,努力成為能讓孩子驕傲的媽媽,成為一顆迸發有力的子彈。

“我特別享受當下的狀態。家庭讓我非常有安全感,也非常的快樂,工作也讓我很有成就感,自己也在一點一點進步,我覺得挺好的。”

【新鮮問答】

生活中不“雞娃”,會尊重孩子的選擇權

新京報:你是否可以理解全職媽媽這樣一個身份?

穎兒:我覺得不管是全職媽媽,還是職場媽媽,都是每個人的選擇。(職場媽媽)不是唯一獲得價值的標準。照顧家庭,培養孩子,也不是一個獲得自我肯定的標準。尊重她們的選擇就好。

新京報:不少觀眾看完《陪你一起長大》之後,都產生了“雞娃”焦慮,生活中你是一個推崇“雞娃”的媽媽嗎?

穎兒:主要還是鼓勵孩子成長吧。我小時候在舞蹈方面特別不行,(後來)我就問我媽,為什麼不逼我學一下舞蹈,導致我(肢體上)不太協調。然後我媽就說,那個時候不也是怕你辛苦。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曆來講,其實你鼓勵孩子多學一點東西,技多不壓身,是一件好事。但我們鼓勵孩子學習的同時,也要尊重她的選擇權,看她喜不喜歡。我會問她,你喜歡嗎?她說喜歡,那就學;如果特別不喜歡,逼她也是不太好。但如果她真的特別有興趣,只是可能練到一半就突然不想練了,這個時候你可以站出來告訴她,做什麼東西都要付出辛苦,要堅持。

穎兒與付辛博。
穎兒與付辛博。

新京報:付辛博之前曾經和我們分享,生活中你偶爾還會跟女兒吃醋。“小月亮”有時候會比較黏爸爸嗎?

穎兒:會,女兒很黏爸爸,之前有一些吃醋,但現在不會了。如果女兒要他抱著什麼的,我就很開心很幸福。

新京報:30歲之後,你認為自己性格上有怎樣的變化?

穎兒:現在會更懂得傾聽,更懂得理解,換位思考。比如大家說一些意見,關於演技的,我肯定會很好地傾聽。可能以前大家說的時候,也不會聽,因為你拍戲機會多。後來,特別是我剛生完孩子那會兒,大家再說的時候,雖然也有點兒不太認同,但還是會去聽,聽完以後發現,真的說得很對,然後再去審視自己,去做改變,才發現原來換位思考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好。這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新京報:30+之後會考慮上《乘風破浪的姐姐》類的綜藝嗎?

穎兒:我真的舞蹈不太行,所以我覺得去了也就是一輪遊。

新京報資深記者 張赫

新京報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