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後默克爾時代會是綠黨時代嗎?
2021年04月22日14:51

原標題:南財快評:後默克爾時代會是綠黨時代嗎?

2021年9月26日,德國將舉行第20屆聯邦議會的選舉。與之前的德國議會選舉相比,本次的德國大選受到特別關注。首先,英國完成脫歐後,歐盟的“德法雙核心”領導模式更為明顯,德國又在其中扮演了更為明顯的領導角色,德國政局的走向以及政府首腦的政策方向將對歐盟和歐洲一體化的發展產生重要影響。其次,2017年德國選舉後,國際局勢發生了重大變化,德國議會的選舉結果也將對國際格局的分化組合產生微妙的影響。第三,更為重要的是,此次德國大選是2005年以來首次沒有默克爾的選舉。在經曆了長達十六年的“默克爾穩定”之後,後默克爾時代的德國政局將如何發展,本次大選將是一個極為明顯的觀察點。

伴隨著選舉日的臨近,德國主要政黨逐漸確定了自己的領銜候選人(總理候選人)。在由基民盟及其巴伐利亞州姊妹黨基社盟所組成的聯盟黨里,基民盟主席、北威州長拉設特和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亞州長索德爾的兩虎相爭在4月20日以拉設特的勝出而告終。社會民主黨則早在去年8月就確定了曾挑戰黨魁失敗、時任副總理兼財長的朔爾茨為總理候選人。另外,近年來民調持續超越社民黨而位居第二的綠黨也放棄了過往的雙候選人做法,在4月19日提名安娜琳娜·貝伯克為單一總理候選人。其他政黨也大致確定了本黨的領先候選人。領銜候選人的確定標誌著德國聯邦大選進入實質開打階段。

本次德國聯邦議會選舉大致有三個看點:一、沒有默克爾的聯盟黨還能保住多少選舉實力?二、綠黨的表現:綠黨在全國大選中能否確定超越社民黨成為左派第一大黨甚至超越聯盟黨成為第一大黨?三、政黨得票碎片化的情況下如何組織多數派政府?

單以2021年以來的民調來看,聯盟黨的支援度已經從年初最高的37%大跌到27%左右,主要原因在於疫情防控所帶來的爭議。首先,疫苗接種並沒有帶來德國疫情防控的明顯改善,相反,德國疫情近期更有惡化趨勢。聯邦層面疫情防控的不利促使各州開始嚐試自行製定疫情防控策略,這反而加劇了疫情防控的混亂局面。一位德國朋友告訴筆者,根據德國聯邦和州層面的規定,他可以出國旅遊,卻無法回到他位於北德地區的大學校園中去。其次,聯邦政府採取的封鎖措施進退失據,默克爾在4月初頒布嚴格的封城舉措後同時遭到了勞方和資方的嚴厲抨擊,不得已在一天后宣佈取消封城措施並為決策草率道歉,這在默克爾十六年總理任期中是極為罕見的。其次,聯盟黨候選人拉設特在北威州長任內的施政平平,個人支援度長期在低檔徘徊,拉低了聯盟黨的整體支援度。

與聯盟黨的大跌、其他政黨的拉抬乏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綠黨的明顯崛起。2018年下半年以來,綠黨超越並持續穩定領銜社會民主黨,坐穩了左派第一大黨和全國第二大黨的位子。進入2021年以來,尤其是2021年3月以來,綠黨的支援度已經穩定超越20%,兵鋒直指25%大關,與第一大黨聯盟黨的支援度也拉近到5%左右,在4月20日發佈的一份最新民調中,綠黨甚至反超聯盟黨7%。雖然單份民調結果仍有待後續其他民調結果的驗證,然而綠黨逼近聯盟黨的趨勢已然相當明顯。綠黨的崛起主要受到三個因素的影響:一、社民黨中道化導致左翼選民轉換支援對象;二、氣候變化問題引發選民對環保議題的持續關注;三、綠黨自身改革與地方執政成績使得選民開始嚴肅看待綠黨主導執政的可能性。綠黨持續的上升趨勢能否延續到選舉日並與聯盟黨形成“黃金交叉”,將是未來幾個月的觀察重點。

與選舉結果相關聯的便是選舉後的組閣問題。難民危機帶動部分右翼選民轉投德國選項黨,德國政壇和議會便開始出現六黨並立格局。聯盟黨支援度的下跌更加強了各黨之間的均勢與組閣的難度。事實上,從上一次聯邦選舉開始,德國議會多數派聯盟的組織方式幾乎只剩下了兩種:“前兩大黨結盟”+“一大兩小結盟”的方式。具體而言,從目前的支援度來看,能夠組成議會多數派的組合只有如下三種:“聯盟黨+綠黨”、“聯盟黨+社民黨+自民黨”、“綠黨+社民黨+自民黨”,“綠黨+社民黨+左翼黨”能否構成多數仍有變數。在地方層面(如巴符州)綠黨與基民盟已有聯合執政經驗,但這一經驗能否帶來聯邦層面的合作互信基礎仍有變數,畢竟二者的政策和政治光譜仍有較大差別。然而,當綠黨支援度上升到具有執政之可能時,綠黨自身也在進行向“全民政黨”的轉型,這也可以為黑綠政府提供可能性。其次,可以看到,上述比較確定的三種組閣方式的政黨組合皆跨越左右,這也降低了德國政治向左右兩極劇烈擺動的可能性,從而可以在未來一段時間繼續維持中道的政治路線。

(作者係德國漢堡大學法學博士)

(作者:楊國棟 編輯:李靖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