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論天下丨百萬噸核汙染水入海背後,站著這家劣跡斑斑的日本企業
2021年04月22日16:19

原標題:縱論天下丨百萬噸核汙染水入海背後,站著這家劣跡斑斑的日本企業

  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的上百萬噸核汙染水過濾並稀釋後排入大海。

  當鄰國嚴肅批評日本不透明、不負責之舉時,此次福島核電站核汙染水事件的主角之一—東京電力公司站上風口浪尖。

資料圖:東京電力公司
資料圖:東京電力公司

東京電力公司是個怎樣的存在?

  作為此次日本福島核事故核汙染水處理的實施主體,東電在核電安全運行方面屢有不良記錄,在福島核事故發生前後均有隱瞞、虛報和篡改信息的前科,包括核汙染水處理問題。例如,2013年8月,在公眾質疑下,東電承認大約有300噸高濃度核汙染水從鋼槽中漏出,部分可能已流入太平洋。

  在安全管理上,東電也是醜聞不斷,例如在其試圖恢復運轉的柏崎刈羽核電站,也是東電的最大核電站,就曝出有員工利用別人的ID卡進入中央控製室,侵入檢測設備也被發現存在故障。

  4月14日,日本核能監管機構日本原子力規製委員會出於嚴重安全缺陷方面的考慮,決定禁止東電重啟柏崎刈羽核電站。這一舉措將是自2011年東電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後,對東電試圖重新恢復運營以來最大的打擊。

  根據東電以往隱瞞事實、提交虛假報告、管理漏洞頻發等劣跡斑斑的行為,把核汙染水處理交給東電負責,令人擔憂!

2013年8月29日,在日本東京,日本東京電力公司社長廣瀨直己(左)向全國漁業協會聯合會的代表鞠躬道歉。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先前曝出儲水罐放射性污水大量泄漏事件,引發日本漁業團體擔憂和抗議。新華社/法新

東電與日本政府是何關係?

  在福島核事故前,東電是私營企業,與日本政府是監管與被監管關係。核事故後,東電面臨廢堆、賠償等巨額費用,為避免這一電力巨頭破產,日本政府設立“日本原子能損害賠償和反應堆報廢等支援機構”,這一官方機構擁有50.1%的東電股份表決權,實際上將東電納入日本政府支配之下。

  根據配套的相關法規,東電的任務也包括向海內外廣泛提供廢堆相關信息。這也意味著,針對東電在核事故處理、核汙染水處置過程中出現的種種“信息黑洞”,背後主使日本政府難辭其咎,難逃其責!

這是2021年2月13日拍攝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儲水罐。新華社/共同社
這是2021年2月13日拍攝的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水儲水罐。新華社/共同社

日本人信任排汙入海方案嗎?

  對於日本政府和東電提出的排汙入海方案,日本國內反對聲音強烈。

  日本廣播協會在2020年底的調查顯示,只有18%的人表示“讚成”或者“比較讚成”將淨化後的核汙染水稀釋到國家標準後排放入海,“反對”和“比較反對”的人占51%。《朝日新聞》今年初進行的民調顯示,55%的人表示反對。

  《每日新聞》4月19日的報導稱,由日本熊本、新潟兩縣9個水俁病患者團體發表聲明,反對日本政府將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汙染水排入大海的基本方針。聲明稱,將含有水銀的工廠污水排入大海、河流曾是導致水俁病的原因,如今日本政府又在“重蹈覆轍”。

  排汙入海的方案在網上也炸了鍋,不少日本網友紛紛表示不滿。

  含放射性氚的處理水。為什麼主流媒體不報導處理後的水中除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質的濃度,或者ALPS(東電開發的多核素處理系統)無法去除碳-14呢?東電在數年前承認,在處理後的水中檢測出超過標準2萬倍的鍶。在沒有進行性能檢查的情況下卻已經運行了8年的ALPS。如果不能對“安全”的定義達成一致,一切就無從談起(讓民眾安心)。想想200年後的海洋吧!

  從根本上說,排放入海是因為放置儲存罐的空間不夠。核電站周圍,因為高輻射不能住人,所以在那裡建個儲罐,儲藏不就好了嗎?

  把廁所里的水通過淨水器過濾,然後告訴你“科學上沒有問題,可以喝”,你會喝嗎?

(以上評論來自日本雅虎新聞的網民留言)

  由日本民眾和學者組成的原子力市民委員會指出,迄今,日本政府和東電的相關信息公開和說明是“不正確和不誠實”的。如原子力市民委員會所說,日本政府和東電如何取得國內外的信任是解決福島核汙染水問題的最大障礙。

4月13日,抗議者在日本東京的首相官邸外反對福島核污水排入大海。新華社記者 杜瀟逸 攝

“海洋不是日本的垃圾桶,太平洋也不是日本的下水道。”從東電到日本政府,都不拿本國國民的生命安全當回事兒,也不顧鄰國的感受和利益。這樣的企業和國家,還值得人們信任嗎?

  策劃:劉加文

  監製:夏小鵬 徐倩 藍建中

  統籌:畢秋蘭

  作者:薛筆犁

  編輯:方藝曉 楊光

  校對:朱夢娜 丁悅

  文字綜合:新華社、參考消息

  新華網海外傳播中心製作

  新華社國際傳播融合平台出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