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租房外男子和老婆吵架,鄰居嫌吵將其毆打致死,被判無期徒刑
2021年04月22日16:31

阿君和妻子阿月,這些年,一直在深圳的一家工廠打工。

這是個典型的打工家庭,老家剩下的是老人,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

深圳寶安的這套農民房裡,住著阿君阿君阿月夫妻、阿月的姐姐、阿月的堂弟堂妹等,大都在同一個工廠,親戚之間,也算有個照應。

一起上班、一起加班下班,相互之間說著外人聽不懂的方言,和房東、樓下小店舖等見面能熱忱地打個招呼,雖然日子相對清貧,夫妻間也經常有些小矛盾,但生活在這個小圈子中,也還算比較安穩與寧靜。

可是,這一切,在2020年4月初被打破了。

02

4月1日晚上,加班回來的阿軍阿月夫妻,因一點小事又鬧了彆扭。

夫妻鬧矛盾,蔓延開來又翻出不少舊賬,逐漸就吵了起來。

深夜一兩點了,在房間吵影響其他人休息,明天還要上班呢,二人決定下樓好好理論。

見他們二人下樓了,擔心他們吵著會不會打起來,阿月的姐姐和堂弟,趕緊也下樓,跟著後面順便看能不能勸勸。

走到一路口,阿君阿月夫妻就互相指著吵架,見房東聽到吵架聲走過來,阿君還製止他“房東,沒什麼事,你先回去。”房東也只能勸勸,“這麼晚了,不要吵了。”路邊小賣鋪的老闆娘也過來善意勸道:“不要吵了,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03

這時,底某和兩個之前的工友從路頭走過來。

他們曾在旁邊的一家工廠上班,當晚,三個年輕的小夥子,約了一起去大排檔吃宵夜,喝了幾瓶啤酒,現正走回出租屋。

見到有男女在路口吵架,與前面幾位善意提醒不同的是,底某就朝他們吼了一句:“大半夜的吵什麼吵!要吵回家吵去!”

其實,阿君阿月夫妻也意識到了不合適,吵架也暫停了一下,跟在後面的阿月堂弟,趕緊打圓場:“沒事了沒事了,不吵了,大家都回去吧。”見大家都散了,阿月的姐姐和堂弟也就往回走了。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這就是一場再普通不過又很快煙消雲散的夫妻矛盾而已。

04

阿君阿月夫妻也準備回去休息了,於是阿君問阿月,“鑰匙呢?”結果發現兩人吵架出門都沒帶房間的鑰匙,不禁又吵了幾句。

快走到自己出租屋樓下的底某,聽到他們的吵架聲又扭頭過來了,“你們怎麼又吵?是不是想挨揍?”

“我們夫妻吵架,關你什麼事?有本事來啊。”本就在氣頭上的阿君,和他就杠上了。

見底某已頂到自己面前,阿君就推了他一把,人高馬大的底某也一拳掄過去。就在那幾秒鍾,圍上來的人還沒來得及勸架,阿君已被底某重重的一拳砸倒在地,底某又上去朝他胸口踩了一腳,這時底某的一個工友趕緊上前將底某拉走了。

他們走了之後,阿月突然發現,阿君掙紮著想坐起來居然起不來,直喘氣,且嘴角鼻孔開始流血,她慌了,趕緊借了房東的手機撥打了110和120。很快,120趕到將他們接走。

圖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圖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圖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05

當天,警方就將底某抓獲。

很不幸的是,阿君送到醫院後一直昏迷,兩個多月後,宣告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阿君符合生前頭部受鈍性暴力作用致顱腦損傷死亡。

出了人命,更是大事了,底某涉嫌故意傷害罪,進入司法程序。

翻看底某的經曆,依然單身的他,只有小學文化,很小就在社會上闖蕩。十幾年前,他就因搶劫被內地某法院判刑十年,出獄後,2019年他又因毆打他人被某公安局治安拘留十五天。2020年初他來到深圳,也想過踏踏實實地工作,結果在工廠上了兩個月的班,由於性格因素他又辭職了。這次沒想到,因一時的口舌逞強,又攤上一件更大的事。

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傷害罪,依法對底某提起了公訴。阿君的父母、妻子阿月、以及三個未成年的孩子,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近日,法院已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底某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時要支付阿君家屬相關喪葬費、護理費、住院夥食補助費等共計人民幣14萬餘元。

瀟湘晨報綜合深圳市人民檢察院

【來源:瀟湘晨報】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