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鼇熱議粵港澳大灣區: 實現“制度軟連通”最為迫切
2021年04月21日00:46

  博鼇熱議粵港澳大灣區: 實現“制度軟連通”最為迫切

  作者: 何樂舒

  [ 李若穀認為,一方面,稅收政策一定要統一,否則將來廣東發展會受到影響,另一方面,要促進金融、科技發展,相關法律就要統一,香港的法律比較健全且得到國際認可,在經濟法律方面可以考慮向香港學習、靠攏。 ]

  作為中國乃至全球最具創新能力的城市群之一,粵港澳大灣區正在建設成為世界級城市群。在加速“拚船出海”的同時,三地如何統籌區域協調發展,打破要素流動的藩籬,成為當務之急。

  4月20日,在博鼇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城市群帶動發展: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分論壇上,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發表主旨講話時表示,功能定位是粵港澳大灣區發揮最大優勢的關鍵,大灣區內各城市和特區要有合理的佈局和分工,根據不同的功能和定位做好自身的規劃,錯位發展,互補共贏,利用好香港的金融服務業、深圳的創新、珠三角的製造業、澳門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以技術創新推動產業創新,推動珠三角製造業的轉型升級,增強區域產業的技術創新能力。

  各城市需找準功能定位

  由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發佈的2020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首次將廣州、深圳、香港組合形成“深圳-香港-廣州創新集群”,排名全球第2位。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創新中,香港無疑扮演著關鍵角色。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香港有很強的科研能力,但一方面缺乏龐大的市場,另一方面也沒有生產製造能力,導致過去一段日子香港的研發能力基本停留在寫論文、講授課程的層面上,沒有轉化為解決經濟或者民生問題的手段。放眼粵港澳大灣區,市場龐大,既有做原型的製造能力,又有大規模生產的能力,這是大灣區能“拚船出海”的重要原因。

  “每一個科研公司要做大做強,要融資,又要回到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一個城市群能把所有有關科技創新產業需要的元素都集合在一起,這是非常難的。”林鄭月娥認為,在這樣的基礎上,每個城市發揮自己最好的條件,才能真正“拚船出海”。

  另一特別行政區澳門,自回歸以來經濟實現了高速增長,近年來如何延續高增長成為澳門的新思考。澳門特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表示,這樣的高速增長未來不一定能一直持續,因此澳門必須找到新動力、新出路,出路之一就是融入大灣區。澳門可以在文旅產業、服務貿易等方面有所作為,利用珠海橫琴這個平台積極發展中醫藥產業。

  李偉農透露,澳門將於8月出台《中藥藥事活動及中成藥註冊法》,屆時會成立藥監局,配合中醫藥在澳門生產,或者在橫琴合作做研究,把中成藥推廣至國外,尤其是東南亞國家。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構建極點帶動、軸帶支撐網絡化空間格局,發揮香港-深圳、廣州-佛山、澳門-珠海強強聯合的引領帶動作用。

  “珠澳這一極個頭不高,份量不夠,經濟的連接度、融合度遠遠低於廣佛和深港。”珠海市委書記郭永航直言,澳珠之間從物理反應到化學反應都比較少,這是因為兩地的產業相對比較單一,產業融合度不夠。但正因如此,珠澳之間的想像空間最大,橫琴的發展、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將進一步加強珠海與港澳的融合。而關於機場、港口、碼頭的合作,將來珠江口邊上港珠澳的合作必要性遠遠大於與其他集團合作的必要性。

  對於粵港澳大灣區各城市的產業集群如何發展,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認為,目前發展高科技、新興產業,資本非常密集,經濟規模非常大,供應鏈非常長,不可能僅僅依靠一個城市達到規模經濟。因此,大灣區11個城市可以在這個產業集群當中形成最好的分工,打造最有效率的產業集群。

  要素流動的藩籬必須打破

  在談及港深聯動時,林鄭月娥以法律和稅收方面作出突破為例,比如在深圳工作的香港人若每天回到香港,且當天逗留時間不超過24小時,就可免繳個人所得稅。

  此時,中國國際經濟關係學會會長李若穀立刻接話道:“還不夠,還得突破。”

  粵港澳三個地區,三種貨幣,三種法律製度,三種稅收製度,三地要實現融合發展,依然有不少藩籬需要打破。

  李若穀表示,人員、信息的交流藩籬一定要突破,香港和澳門在信息上沒有阻礙,但是內地有一定障礙,如果廣東地區不放開,將來在吸引外資、人才時,與港澳相比,廣東可能會喪失優勢。

  在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方面,粵港澳三地正在聯手“搶人”。林鄭月娥說:“必須爭取更多科研人才落戶大灣區,港深兩地聯手形成政策包,到海外吸引人才,現在我們的重點是把我國在海外發展的科研人才吸引回來,落戶粵港澳大灣區。”

  從政策製度來看,李若穀認為,一方面,稅收政策一定要統一,否則將來廣東發展會受到影響,另一方面,要促進金融、科技發展,相關法律就要統一,香港的法律比較健全且得到國際認可,在經濟法律方面可以考慮向香港學習、靠攏,這樣對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有好處。

  郭永航表示:“現在看來,製度鴻溝大於物理鴻溝。目前最迫切的是製度的軟連通,這是最難的,但是非突破不可,如果在製度連通上沒有實質性突破,粵港澳大灣區要實現聯動還沒那麼容易。”

  2011年,粵澳兩地簽署《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在橫琴劃定了5平方公里的土地用於建設粵澳合作產業園。在郭永航看來,該合作的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能在實現製度融合、規則軟連通方面率先走出一步,獲得實質性進展。

  作為本次分論壇的澳門代表,李偉農也表示,以後橫琴要有具體的措施,包括稅製、本外幣的進出等,製度上也要做好連接,希望未來橫琴趨同於澳門商事製度的靈活安排,在政策層面尋求突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