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傳秘方”銷售鏈條跨越三省 揭“神藥”背後的山寨真相
2021年04月21日06:36

  原標題:“祖傳秘方”銷售鏈條跨越三省,揭“神藥”背後的山寨真相

吳美妘圖
吳美妘圖

  3000多瓶“神藥”出自河南,途經安徽,最後在魯北群眾中流傳。它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經過辦案部門的深挖細查,神秘面紗終於揭開,真相浮出水面——

  今年1月,山東省博興縣檢察院以涉嫌銷售假藥罪對白波濤、李文、郭明亮等三人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三名被告人均自願認罪認罰,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日前,法院經審理,以被告人白波濤犯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並處罰金3萬元;以被告人李文犯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5萬元;以被告人郭明亮犯銷售假藥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並處罰金3萬元。同時,附帶民事訴訟被告白波濤、李文、郭明亮三人於判決生效後20日內,支付懲罰性賠償金14.4萬元,並責令三人在縣級以上媒體公開賠禮道歉。

  至此,這個潛伏5年之久,跨越山東、河南、安徽三地的假藥銷售鏈條被成功截斷。

  子承父業的“神藥”,進軍魯北市場

  上世紀90年代末,河南南陽籍鄉村醫生“李大夫”輾轉至山東博興行醫時,聲稱用“祖傳秘方”自製的藥丸對哮喘、風濕和腰腿疼等疾病有奇效,並因此結識了當地村民白波濤兄弟倆。兄弟二人經營著一家噴漆小作坊,由於長期接觸刺激性氣味,白波濤的哥哥患哮喘病已有多年,服用了“李大夫”的藥丸後,其多年的病症很快痊癒。自此,雙方便互留了電話號碼,白波濤的腦海中也留下了一個關於“神藥”的記憶。

  2005年初春,“李大夫”的兒子李文在河南某酒廠擔任業務員,因工作需要經常出差。一次偶然機遇,他認識了白波濤的妻侄,透露了自己手上持有用“祖傳秘方”製成的“神藥”。由於之前的那段淵源,李文很快與白波濤取得了聯繫,並希望兄弟二人能為其“揚揚名”。

  經過白波濤兄弟倆不遺餘力地宣傳,李文和“祖傳秘方”的系列傳言,很快在周邊村莊擴散開來。有身患哮喘、風濕和腰腿疼等疾病的群眾,都委託白波濤向李文購買“神藥”,李文就通過這樣的方式打開了魯北鄉村的市場。

  受當時條件所限,每當白波濤需求的“神藥”達到一定數量,李文便會攜帶藥品專程從老家河南趕到山東博興,親自上門服務。

  快遞異地“出貨”,銷售鏈條逐漸完善

  2005年初秋,在跑酒廠業務的途中,李文認識了安徽阜陽的菜農郭明亮。得知郭明亮有“老寒腿”的毛病,李文便將自己隨身攜帶的“神藥”無償相贈,並懇請他幫著傳播“神藥”名聲;若鄉鄰們有購買“神藥”的需求,郭明亮也幫著找李文購買。二人也由此結下了深厚友誼。

  自2015年開始,快遞行業蓬勃發展,同時河南省相關執法部門也加大了對假藥的管製力度。見狀,李文便夥同郭明亮想出了轉移銷售地址、開展“線上”業務的點子。

  每次交易前,李文與外省“客戶”事先約定好“神藥”的訂購品名、數量,然後再以寄賣化妝品或日用百貨的方式,從河南發往安徽。收到“神藥”後,郭明亮作為“中轉站”,根據李文提供的信息,分頭向外界發貨。白波濤便是李文和郭明亮共同的“下家”。

  為避免執法部門發現,白、李二人事先約定,每半年進行一次交易。每次交易中,郭明亮會按照事先約定完成裝箱。就這樣,一條跨越河南、安徽、山東三省的“神藥”銷售鏈條,逐漸形成規模。

  揭開“神藥”生產流程,真相令人驚心

  這個“神藥”到底是什麼,又是怎樣“生產”出來的?

  原來,李文首先以數元的成本價購進一批裝有100粒藥片的裸瓶“原材料”,然後再對其進行“二次加工”——聯繫打印店,定製“神藥”標籤,私下偽造藥品名稱、批準文號、生產單位,同時為“神藥”量身定做“藥品說明書”,標註出藥品名稱、患者群體、藥品成分、注意事項。經過二次加工的“神藥”,其外觀與藥店售賣的藥品毫無差異,足能以假亂真。隨後,李文以每瓶13元的價格出售給白波濤。

  經鑒定,李文所生產的“神藥”,主要來自“高效風濕寧膠囊”“複方川羚定喘膠囊”。該兩類藥品均標註“河南省台前縣風濕哮喘病研究所生產、研製”字樣。

  據悉,上述兩類藥物曾被患者稱為“抗病神藥”。1998年9月,兩類藥品均因含有違禁成分被吊銷藥品批號,屬於國家明令禁止的違禁藥物,其藥品成分主要是醋酸潑尼鬆、布洛芬、雙氯芬酸鈉等激素類成分,具有鎮痛作用。這幾種藥物成分,由於靠激素控製疾病且具有鎮痛等作用,會給患者造成一種“很有效果”的假象。而李文也正依靠著這一止痛效果明顯的“神藥”,唬住了不少不明真相的群眾。

  按照國家醫藥管理相關規定,上述藥物面向特定病患群體,需要嚴格按劑量進行服用,且有相應的禁忌和注意事項。如果長期服用該類藥物,不僅會延誤病情診治,錯失早期治療的機會,還可能造成內分泌失調等嚴重併發症。

  刑事附帶民事,檢察官雙重“亮劍”

  據李文等三人供述,2015年12月至2019年5月期間,在這條持續多年的非法假藥銷售鏈條上,白波濤進貨總金額為4.81萬元,向周邊群眾銷售“神藥”3000多瓶。待“神藥”到手後,白波濤除部分用於治療自身的哮喘病以外,還額外追加每瓶2元左右的差價,從中牟取利潤,郭明亮作為“中間商”也從中牟利近3萬元。

  山東博興農民高曉山是“神藥”的被害人之一。2019年5月,高曉山為幫其祖父治療哮喘病,便託人從白波濤處購入數瓶“神藥”。然而,高曉山的祖父在服藥過後病情沒有得到緩解。心存質疑之下,他便在網上搜索“神藥”上標註的生產廠家和批準文號,結果大吃一驚,該“神藥”既沒有相關的生產廠家,亦缺乏相應的批準文號。他隨即向公安機關報案。

  經公安機關立案追捕,白波濤、李文、郭明亮等人全部被抓捕歸案。到案後,上述三人對自身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2020年12月,博興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博興縣檢察院審查起訴。“對於假藥銷售案,絕不能簡單地一判了之!”在辦案過程中,檢察官嚴格審核,多次實地走訪白波濤輻射的“銷售區域”,尋找多位被害人求證,進一步固定了案件的證據鏈條。

  檢察官經分析認為,銷售假藥影響了多名被害人的身體健康。今年1月,博興縣檢察院以涉嫌銷售假藥罪對被告人李文等三人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要求在追究刑事責任的同時,依法判決三名被告支付銷售假藥金額三倍的懲罰性賠償金14.43萬元,並在媒體上進行公開賠禮道歉。

  日前,法院經審理作出如上判決。三名被告人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提出上訴。

  (文中涉案人員均為化名)

  來源:盧金增、張海亮、蘇春曉/檢察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