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電影, 可以去到幾盡? 曾麗芬
2021年04月20日15:30

對電影產業而言,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在市道萎縮、戲院多次停業的時勢下,做電影發行起家的曾麗芬破釜沉舟,一圓二十年多年的電影夢,落成首間自家戲院。在疫市陰霾的籠罩下,高先電影院的誕生成為振奮人心的小城大事,它既生不逢時,卻又生得逢時。

「多謝高登先」,令港人明白到,何時追夢都恰逢其時。

Text: Moli Ng Photo: Sze Cheun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邊廂有戲院死,那邊廂有戲院生;疫情催化了每事每物 的生生滅滅。在本港駐業三十六載的 UA 院線宣告結束全數院線,而在堅尼地城的吉席街,則有「高先電影院」誕生, 一圓高先董事總經理曾麗芬 (Winnie) 多年來的電影夢。

套用高先代表作《狂舞派》的大熱宣傳語句:「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Winnie 不假思索地回應:「好盡啦!我一生人只做過電影工作!熱愛到不能失去的地步。」非讀電影出身的她由嘉禾電影的公司秘書做起,工作上屢屢接觸各大影評人及同行前輩,漸漸投身電影行業,培養出對電影的情意結,幾十年來幾乎涉獵過各個電影工作崗位,包括電影發行、宣傳、買片賣片等,從未對工作感厭惡,也從沒轉行,說她視電影為命也不足為奇。

直至 1998 年,嘉禾內部有變動,需遣散某些部門的員工,Winnie 決意另起爐灶,成立屬於自己的高先電影公司 (Golden Scene),「當時尚有幾部正在放映及未上畫的電影,我便跟公司提出,不如我聘用這班同事,替公司做一年發行和宣傳,作為一個過渡期,於是跟公司簽了一年合約。」然而,發行及投資製片並未令她心滿意足,Winnie 心中一直希望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戲院,一個可以創造夢想的地方,一個可以播放夢想的空間,電影夢才夠圓滿。今天,她終如願以償,當上戲院老闆。

Winnie 年輕時加入嘉禾,當初由公司秘書做起,一 做就幾十年,對電影的熱情從沒熄滅。

「打仗都有人睇戲,何況疫情?」

社運及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抗疫長久戰更令心懷大志的人猶豫卻步,甚至有合伙人選擇中途退場,但一浪浪的打擊並無沖走 Winnie 的電影夢,眼見前景黯淡,疫境尚未明朗,她依然孤注一擲照開戲院,「剛開始籌劃時尚未有疫情,之後開始爆疫症,我都依然深信有機會的。有兩個大股東都放棄 了,他們不看好戲院前景,勸我一起退埸,親朋戚友也著我在投入大量資金前及早放棄。既然 commit 了要做的事,就要一路堅持下去,我從沒想過要放棄。之前做 Golden Scene 的十周年回顧,重看《歌舞廳最後一夜》,電影以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講述主角買下了一間舊劇場重新經營。我跟兩位投資者說:『打仗都有人看歌劇啦!以前戰亂都有人看粵劇!看電影也是必要的娛樂。』我力勸他們留低,可惜他們都不相信我。」最後她花了數個月時間,幸而找到新股東投資,讓夢想可以繼續往前進發。

除了在疫情下開業,Winnie 還在「病情」下追夢。在戲院的籌備過程中,她在一次身體檢查得知自己患上乳癌,既然逆市都未能嚇阻她,癌細胞又何來擊倒她的雄心壯志?回顧抗癌歷程,她只徐徐道出:「病情沒影響我籌備開戲院,即使要做化療、標靶治療及電療,也從沒想過要因此而停下來。我還戴著假髮去見業主,出席首映禮、影展等等。開戲院令我很高興,反而幫助了我的病情。」眼見她對癌症無畏無懼,還以戲院開業為先,完全體現出她為了電影,可以去到幾盡。

戲院看戲 — 對電影人的尊重

疫情令戲院停業半年,又有串流平台淹沒觀眾眼睛,身處在家上網就能看數千部電影的時代,入戲院看電影又是甚麼一 回事?「看電影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也是對電影人的一種尊重。當你走進戲院,自然會很安靜、專心地看一部戲,不會聊天或玩手機;你可以聽聲效,欣賞作品的畫面、角色演技、美術,體會電影人想表達的訊息;完場後又可以跟朋友熱烈討論。現時觀眾愈來愈可愛,很懂得觀賞電影的禮儀,會看完 end credit 才離場。在家看電影是另一回事,你會很隨心,有來電、有訊息時會去應機,沒法專心一致欣賞整部作品,也不尊重電影。我也會上 Netflix 等平台看電影,因為有些串流平台的電影不會在戲院上畫,但也覺得有點浪費了一部戲。平日在發行或製片的工作上,雖然會預先在電腦上 preview 電影,但那並非完整的版本。所以待作品正式上映後,我也會再到戲院,細心欣賞一套完整作品。」

深信香港電影不死

常有人說「香港電影已死」,但八十年代入行、見證過香港電影最輝煌時光的 Winnie 卻深信本土電影不死,「我覺得香港電影一定不會死,有很多新導演去過內地發展後,都回流香港拍港產片,加上政府又推『薪火相傳』計劃幫助起動電影,因此港產片無論如何都不滅的。」高先近年發行了多部口碑不俗的港產片,如《十年》、《一念無明》、《點五步》、《那夜凌晨, 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等,均叫好叫座;至去年被譽為「高先三寶」的《金都》、《幻愛》及《叔‧叔》上畫,不論演員、情節、場境及拍攝手法均牽起熱話,甚至帶動本土電影熱潮,令高先電影成為本土電影的代名詞之餘,也令人將光復港產片的希望寄予高先,甚至有藝人發帖文支持高先電影院開幕時,留言表示:「香港電影以後就靠妳喇!」Winnie 對此則表示,別人會視高先為香港電影的代表乃無心插柳,「只因我們製作每部電影都落足心機,而且我們很願意去投資給本土電影,給機會予一批新晉的本地導演。」

從年青人身上獲取靈感

高先電影院以《狂舞派 3》為開幕電影,全因作品與戲院一脈相連。2007 年開拍黃修平執導的《狂舞派》,冒險以全素人為演員,為本土電影創下奇跡;沒有當年的《狂舞派》,便沒有今天的高先,反之亦然。「《狂舞派》對我而言是重大的轉捩點,年青 filmmaker 充滿想像力及活力,給我帶來很多靈感與啟發;而我又可以將經驗分享給他們,讓他們知道如何將一個題材做得更好。未來想開拍更多好戲,飛機大炮我就沒能力拍了,而且世上已有很多人製作這類題材。我想幫一些小眾去拍電影,當然在選題上我也有自己口味,題材要有正面訊息、有社會意義,可以平反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帶給觀眾一些新想法。」

《狂舞派》講述追夢的狂熱激情,如實呈現了 Winnie 於逆市下實現夢想的奮勇。來到續集的《狂舞派 3》,戲中提出藝術與商業價值之間的掙扎,這似乎是文化藝術工作者無限輪迴的困局,而經營戲院也免不了要面對同樣取捨。她表示,選戲時會以藝術與商業並重,只要是有質素的好作品便會上映,「商業片都有好片,觀眾群會較多,不會因為是商業片就拒絕放映,同時也不會單單因 gimmick 而上映;藝術片都一樣,只要是好戲就會上。以前舊公司分 A 線和 B 線兩條院線,A 線是商業大片;B 線是文藝片。現時我得四間影院就不用分了,大院就放較商業或較受歡迎的;細院就放另類一點的題材。」

不同於大部分位處商場地標的主流戲院,高先電影院座落西環街頭,相當「貼地」,亦是該區自二十年前福星戲院結業後首次重現的戲院。作為一座社區戲院,院內提供四間影院,共 280 個座位,無心插柳下又呼應了《狂舞派 3》以對抗地產霸權及社區重建為故事的主題。Winnie 表示,選中西環也算緣份,因業主跟她抱有共同理念,二人以美化社區為目標才一拍即合,「首先這裡樓底夠高,較容易劃出一座戲院。之後發現這區有很多居民和學生,尤其鄰近有港大,學生可以來這裡看電影。附近又有很多食肆、cafe、酒吧、小店,很多商舖由中上環慢慢移上西環,覺得這區有很大潛力。加上興建地鐵後,交通很方便,對面又有小巴直接去旺角。我向來是九龍人,從前也以為西環是很遙遠的地方,來考察後才發現如此方便!所以在這裡開一間戲院確實很理想。」訪問當時,她正為小食部物色高質素的本土美食,如燒賣魚蛋、手工啤等均要香港製造,甚至想做一幅該區的「搵食地圖」派發給觀眾。

近數年來,香港各區也有林林種種的新戲院開落成,有佔地數萬呎的,有採用先進放映技術的,有科幻設計為題的,都不及高先電影院的開幕般轟動全城。因港人心底都「多謝高登先」,感激它在愁雲慘霧中實現夢想,為這危城帶來曙光。

在行內數十載,Winnie 在電影業已無人不曉,與 Apple、鍾珍及廖鳳平等電影人成為好友。
高先電影於 1998 年成立,當年一眾員工在辦公室為 Winnie (後排右二) 慶生。

The post 為了電影, 可以去到幾盡? 曾麗芬 appeared first on Jessica.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