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腫瘤科里的隱秘利益鏈:醫生發文籲遏製腫瘤治療中的不良醫療行為
2021年04月20日00:35

  原標題:揭秘腫瘤科里的隱秘利益鏈 醫生發文呼籲遏製腫瘤治療中的不良醫療行為

  腫瘤病人求生的希望被利用,成為醫療亂象滋生的陰暗角落。

  4月18日,針對當前癌症治療亂收費現象,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下稱“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生張煜發帖予以揭露,張煜闡述了目前的腫瘤治療亂象並提出可能的解決方式,請求國家儘早設立醫療紅線,遏製腫瘤治療中的不良醫療行為。

  其中他指出有醫生濫用PD-1抑製劑,在胃癌術後、胰腺癌術後、腸癌術後、膽管癌術後的明確不需要進行PD-1抑製劑治療的患者,被錯誤地告知可以明顯增加療效,從而誘導這些患者進行PD-1抑製劑治療。此外還有上海某三甲醫院醫生讓患者進行NGS測序:2萬左右的花費但對治療沒有任何作用,且向患者推薦無效、昂貴、不合法的NKT治療,每次治療費用多達3萬。

  張煜醫生認為,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腫瘤的治療是不應該人財兩空的,而應該是治療效果比目前更好並且花費更少。

  4月19日晚間,國家衛健委也回應,關注到“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生反映腫瘤治療黑幕”有關網絡信息,立即組織對有關情況和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絕不姑息。

  下一步,將持續推進腫瘤診療管理工作,進一步健全管理製度規範體系,加大監督指導力度,確保相關要求落實到位,著力提升腫瘤診療規範化水平,維護人民群眾健康權益。

  腫瘤科里的隱秘利益鏈

  “在醫院里各個科室也分三六九等,腫瘤科因其特殊性,不僅是學術論文高產科室,也確實算得上是吸金較多的科室。”此前即有三甲醫院醫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

  而在對於腫瘤治療的諸多亂象中,張煜在文中列舉了濫用PD-1抑製劑,在胃癌術後、胰腺癌術後、腸癌術後、膽管癌術後的明確不需要進行PD-1抑製劑治療的患者,被錯誤告地知患者可以明顯增加療效,從而誘導這些患者進行PD-1抑製劑治療。

  對此,廣州某三甲醫院胰腺相關科室醫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腫瘤治療確實特殊,近年來創新藥確實是給一些治療帶來了希望,但是接受這些治療的同時,不免產生副作用,這些是需要提醒給患者及家屬的。至於有效性的爭議,每個人個體情況不同,並且醫學本身是需要基於臨床的,但在實際操作中,使用什麼樣的治療方案,是否採用高價藥品都需要和患者及家屬做足夠充分的溝通。”

  有從事海外PD-1產品銷售的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長期以來醫藥代表存在於各個領域,即使是PD-1這種新興市場,一樣存在這種亂象,競爭也可以用激烈來形容。某個國產品種一上來,攻勢極其猛烈,除了本身的銷售價格確實存在優勢以外,帶金搶人也難免,也出現過客戶的方案本來是A產品,但是直接砸暈改方案為B產品的。儘管現在國產PD-1已經降至白菜價,但其實很多患者還是享受不到,這個藥價太高,會拉高科室藥占比,醫生會讓病人在院外買,去醫院打。”

  而據此前張煜醫生的描述,一位胃癌肝轉移的患者在上海某三甲醫院就診過程中,被該院普外科陸巍醫生蓄意“誘騙”治療。通常胃癌的一線治療、二線治療和三線治療花費並不高,國家都可以報銷,但不當的操作導致該患者生存期明顯縮短,家屬花費了常規治療10倍以上的費用。

  其中第一步就是,讓這位患者進行NGS測序,使其花費2萬左右。張煜指出其採用的NGS是目前認為最不可靠的抽血檢驗,而不是可靠性更高的腫瘤活檢組織檢測。也就是說,做完的NGS結果幾乎沒有任何參考價值,按照常規應該將患者診斷時使用的胃鏡病理組織切片進行檢測更準確,需要患者回當地取標本。但陸醫生非常著急,毅然決定先抽血測了再說。

  高昂返點誘惑

  腫瘤是一個多基因疾病,基因變異在腫瘤的發生發展、治療指導中的作用已經毋庸置疑,因此基因檢測已經成為腫瘤患者的常用診療工具。隨著科技的發展,NGS 也成為目前最為炙手可熱的檢測技術。

  NGS也稱為大量並行測序(MPS)或高通量測序技術(HTS),允許短時間內同時檢測大量核苷酸,因此以低成本、高準確度、高通量和快速檢測而成為目前最常用的基因檢測手段之一。但是在醫院端銷售過程中,帶金返點也成為行業內公開的秘密。

  “2萬元的檢測費用,返點給醫生的金額有可能達到10%-30%以及更多,據我所知有的公司會直接從醫院的領導層院長端入手,上下都會打點,按照檢測的位點去直接給計算返點,至於測出來是不是能找到相應的靶向藥治療方案可能並不知道,但是這個檢測的錢就花出去了。很多時候很難界定是不是真的過度檢測了,屬於灰色地帶,家庭條件好的,為求生各種方法都想試一試,因為腫瘤的特殊性,選擇博一博的人不在少數。”某行業銷售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直言。

  就在4月14日,國家衛健委等六部門聯合印發《不合理醫療檢查專項治理行動工作方案》,將通過開展為期一年的專項治理行動,嚴查損害人民群眾利益的不合理醫療檢查,包括實驗室檢查、病理學檢查、各類影像學檢查等。

  文件顯示,監管部門將對醫療機構的患者醫療檢查情況進行自查和抽查,組織專家對檢查必要性和規範性進行論證,對於超出診療範圍的檢查、無依據檢查、非必要重複檢查等行為進行嚴肅處理。

  而據業內人士透露,廣州某三甲腫瘤醫院也開始嚴查檢測外送業務與醫藥代表行為,醫院的每個樓層都安排了保安巡查。相關知情人士透露,該院此輪嚴查可能和某基因檢測公司的醫藥代表在開展院內拜訪時遇到相關監管部門工作人員,卻說了一些不太合規的言論有關,隨後該名醫藥代表被醫務處帶走調查。

  有人說在腫瘤科,生是偶然,死是必然。但在跟死亡抗爭的過程中,既離不開各種創新藥品天價的研發投入,也離不開每一個白衣天使投入的時間和精力。

  針對腫瘤治療中的諸多亂象,張煜醫生也在發文中指出了自己想到的解決方法,如法律的支持,依法治理醫療亂象,加強監管體系,推進同行監督機製,向民眾普及正確知識。

  事實上,為了擺脫以藥養醫的頑疾和帶金銷售的問題,除了推行帶量採購等措施以外,國家及地方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規,如2020年12月1日正式實施的《醫藥代表備案管理辦法》。列明了醫藥代表應從事的四項主要工作任務:擬訂醫藥產品推廣計劃和方案;向醫務人員傳遞醫藥產品相關信息;協助醫務人員合理使用本企業醫藥產品;收集、反饋藥品臨床使用情況及醫院需求信息。根據規定,凡是給醫療機構人員進行信息傳遞、學術推廣、不良反應收集反饋的人員均要在指定平台完成備案,醫療機構有權按備案要求查詢醫藥代表信息或要求其出示備案表。

  “醫藥行業太特殊,公立醫院掌握了最大的潛在市場,但是基層醫生的待遇很難保障,無論是晉陞機製還是薪資獎勵機製都不能說完全盡如人意。業內對於張醫生的舉報,有的人也會害怕讓原本就不樂觀的醫患矛盾和信任關係更緊張了,希望不斷規範強監管下的醫療環境能給醫患雙方共同滿意的結果。”前述相關科室醫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

  (作者:唐唯珂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