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崩盤背後:各國收緊監管幾成定局
2021年04月19日00:01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比特幣崩盤背後:各國收緊監管幾成定局

  4月18日,比特幣走出一波崩盤式行情,較日內高位價格一度下挫超9000美元,日內跌幅超15%。業內人士分析認為,虛擬貨幣由於缺乏足夠的監管和全天候連續交易機製,價格波動更為劇烈,投資風險也更大。4月18日,央行副行長李波在博鼇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分論壇上指出,正研究對比特幣、穩定幣監管規則,將來任何穩定幣如果希望成為一個得到廣泛使用的支付工具,必須要接受嚴格監管,就像銀行或準銀行金融機構一樣受到嚴格監管。

  比特幣暴跌15%

  虛擬貨幣市場再次坐上了“過山車”。4月18日,“比特幣跌破52000美元”這一話題衝上了微博熱搜榜。而這源於當日上午11時,比特幣出現閃崩,半個小時內直線下挫近7700美元。

  根據Wind數據,4月18日開盤後,比特幣呈現波動下行態勢,由最高點60437.97美元逐漸下滑。上午11時,比特幣由59000.01美元直線下挫,最低觸及51300美元,較日內最高點暴跌超9000美元,日內跌幅超15%。截至18日20時16分,比特幣跌幅小幅收窄,報53986.62美元,日內跌幅為10.32%。

  比特幣的“跳水”也進一步影響了其他小型幣種。全球幣價網站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截至4月18日19時30分,從24小時交易情況來看,市值排名前30的虛擬貨幣一度全線下跌。

  而將交易時間線拉長至上週,虛擬貨幣也有“輝煌”時刻。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4月13日開始,比特幣交易價格持續走高,並不斷刷新歷史最高價。4月14日,比特幣最高觸及64899美元,也是當前比特幣價格的最高紀錄。

  同樣在本週內引起關注的還有“狗狗幣”。作為幣圈新寵的狗狗幣,4月15日再獲Tesla總裁馬斯克為其站台,日內大漲50%。4月16日,狗狗幣漲勢延續,24小時內漲幅最高達250%,最高報0.33美元,交易市值突破600億美元,狗狗幣市值排名也由此躋身前十。

  虛擬貨幣全線跳水的大背景下,狗狗幣也未能倖免,24小時一度跌超18%。截至4月18日19時30分,狗狗幣報0.3069美元,24小時下跌0.42%,市值排名第5位。

  中國人民大學助理教授王鵬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現實情況來看,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在各國金融結算系統中,並不具備進行貨幣交易的功能。虛擬貨幣更具備金融衍生品的屬性,其價格走勢也受到多方因素影響,突發的監管動向、新聞輿情以及重大技術變革等,均有可能使其交易價格大幅波動。

  王鵬指出,除了上述原因外,另一原因在於虛擬貨幣持有者過度集中。虛擬貨幣交易主要通過第三方即虛擬貨幣交易所開展,交易平台成為最大持有方,這也為莊家抱團、操控幣種交易價格帶來了可能。

  利空消息頻出

  正如王鵬所言,比特幣交易價格受到多方因素影響。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梳理髮現,本週內,除了馬斯克“喊單”狗狗幣外,各類關於虛擬貨幣利好、利空等消息頻出,包括老牌虛擬貨幣交易平台Coinbase上市、土耳其央行出手等。

  對於比特幣本輪下跌的原因,業內普遍認為與土耳其央行出手叫停虛擬貨幣交易緊密相關。

  4月17日,多家媒體報導指出,土耳其央行同日發佈聲明稱,明確禁止比特幣以及其他虛擬貨幣作為商品和服務的支付形式。土耳其央行還禁止電子貨幣機構充當向虛擬貨幣平台轉賬的中介。

  不僅如此,4月18日,印度政府關於虛擬貨幣的監管政策也再次傳出,多家媒體報導稱印度政府將禁止虛擬貨幣,對在該國交易甚至持有此類資產的人處以罰款,任何有關加密資產的行為被定義為犯罪行為。

  事實上,自2020年12月比特幣開啟瘋漲模式以來,除了土耳其外,海內外各國呼籲防範虛擬貨幣風險的消息屢有出現,在虛擬貨幣監管方面也逐漸收緊。美國財長耶倫就曾公開表示,比特幣具有高度投機性,投資者應該當心。

  在虛擬貨幣監管收緊方面,據外媒報導,韓國自3月25日開始實施虛擬貨幣交易實名製,韓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必須在2021年9月前向政府機構報告其交易數據,並稱將嚴厲打擊與虛擬貨幣交易有關的非法活動;4月5日,阿根廷央行向國內區域性銀行發出通知,要求提交購買或持有比特幣以及其他虛擬貨幣的客戶信息。

  “國外央行逐漸收緊虛擬貨幣監管,也與虛擬貨幣價格持續走高有關。”王鵬表示,在2020年海外多國主導的寬鬆貨幣政策下,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價格大幅上升。以經濟金融基礎較為薄弱的土耳其為例,在產生大量通貨膨脹後,炒作性質的虛擬貨幣積累大量系統性風險,將進一步侵蝕央行主導的全球金融、結算體系,相關金融監管部門必然會採用更為審慎的態度來對待虛擬貨幣。

  加強監管大勢所趨

  “近年來,加強虛擬貨幣監管已是全球的主要趨勢之一。”零壹區塊鏈研究總監、數字資產研究院研究員蔣照生指出,隨著虛擬貨幣市場規模及影響力越來越大,對傳統經濟及金融體系的影響和改變也將愈加深刻,全球虛擬貨幣監管必將進一步趨嚴。

  在蔣照生看來,土耳其監管趨嚴會對其他國家的虛擬貨幣監管政策產生一定的參考和借鑒意義。同時,由於虛擬貨幣具有的國際化、數字化屬性,聯合監管趨勢也將愈加凸顯。

  李波表示,要確保對於這類資產的投機不會造成嚴重的金融風險,這是必須要做到的。李波表示,加密資產是投資的選項,它本身不是貨幣,是另類投資。所以我們認為加密資產將來應該發揮作用,是作為一種投資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資。把它作為一種投資工具的話,很多國家包括中國也正在研究,也就是對於這樣一種投資方式應該有怎樣的一種監管環境。雖然這個監管規則是最低的監管規則,但是仍然要有監管規則。

  除了對正常貨幣體系產生衝擊外,虛擬貨幣交易對於普通用戶來說也存在諸多風險。早在2017年9月,我國央行聯手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指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非法從事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此後,多地均曾發佈《關於“虛擬貨幣”交易活動的風險提示》,提示用戶防範風險。

  虛擬貨幣價格大幅波動之下,全網合約市場迎來高額爆倉。根據比特幣家園數據,截至4月18日20時30分,最近24小時共有47.8萬人遭遇爆倉,共計61.62億美元資金灰飛煙滅,約合人民幣401.8億元。

  北京商報記者 嶽品瑜 廖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