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給你送花來 胡楓
2021年04月19日15:21

聽一個虛齡90歲的老人家細訴愛情故事,動人處,總帶有眼淚。

2016年10月18日晚上,胡楓在殯儀館門外,紅 眼,憶述亡妻臨終時,他對亡妻說:「個個屋企人都好乖,你放心去啦!如果唔係,你會好痛!」然後他沉默了幾秒才說下去,「直到佢最後一口氣時,都係微笑。」

時間,能洗去離別的神傷嗎 都已是四年多前的淚影了。

「原來已經四年 ,不過直到今時今日,我仍然係對佢充滿思念。」

鶼鰈情深的歲月裏,胡楓從來沒有送過花給亡妻,反而天人相隔後,他每隔兩三天,便會在亡妻遺照前送上鮮花,並點起一對洋燭,從不間斷。

「我一直以為,彼此在黃昏路上,可以多行一會 」

自亡妻離開的那一天起,胡楓便把WhatsApp的個人頭像,貼上兩夫妻年輕時的恩愛合照,至今都沒有更換過,只因他沒有忘記跟亡妻的約定,早已寫在靈堂的心形花圈上:「緣盡今生,來世再續。」

愛,一直都在,山傳水遞,送到天上。

撰文☆黃庭桄 攝影☆梁比利 錄影☆林建安

協力☆梁文威  設計☆吳展滔

最失敗

訪問相約在午餐時分,胡楓點了一客大蝦意粉,飲熱開水。用膳之際,我打開話匣子閒聊,誰知他一臉認真說:「唔好意思,我食 時候,係唔會講 。」

我識趣收聲,當下就明白,食不言,寢不語,正是長壽之道,他不就是人辦嗎

胡楓的養生必殺技,眾所周知,是日行一萬步。「其實大家搞錯 ,我有時唔止行咁少,總之一得閒就行,日日行,唔理幾多步。」

在21歲時,胡楓見到一個病人,起初要由兩個護士攙扶,幾個月後竟能健步如飛,於是上前請教,獲傳授心得:「全靠日日不斷行路,行番好身體。」

貴人教路,一生受用。「如果不是幾十年來咁行法,今年我89歲,隨時要坐輪椅都未定。」

在亡妻患病初期,胡楓一直想說服對方,跟他一起養成行路習慣,一起健康,可惜未能如願。「這是我最失敗的事!」胡楓一直耿耿於懷。

夢中見

呂詠荷,是胡楓亡妻的名字,人美如其名。

當年胡楓19歲,詠荷17歲,在一個聖誕派對初邂逅,胡楓一見鍾情,約對方去報佳音,譜出戀曲。

「我第一眼就覺得佢好靚,吸引住我,我感覺到佢會係一個賢淑 好妻子。」

一生都沒有近視的胡楓,當然冇跌眼鏡,1957年他誠懇地問:「不如我 結婚咯!」詠荷溫柔地答:「OK喔!」就此以三書六禮迎娶這個初戀情人,但沒有大排筵席,低調成婚。

「因為我走小生路線,當年電影公司要我秘密結婚,好彩太太唔介意,同我講:『你話點就點。』,令到我更加唔好意思。」

直到子女約6歲時,結婚一事才開始曝光。等了38年後,因為舉家要申請移民加拿大,他倆才在香港正式補回註冊儀式。

說到亡妻的好,胡楓的嘴角總是帶甜。他承認自己不是浪漫的人,此生從未送花,「但我送 一樣比花更好 禮物,就係我個心!」

生離死別之後,胡楓依然保留 亡妻的眼鏡和最愛的飾物,偶然睹物思人。近幾年,他轉到夢中跟亡妻相會。

「最深刻的一次,夢裏面佢好開心咁返 屋企,有講有笑,我 一齊出去飲茶,跟住又去訂酒席準備擺酒。呢個夢真係非常開心,醒 之後,我仲想繼續追夢。」

在送給亡妻的花圈上,胡楓寄語來世再續今世情緣,如果若干年後,在天堂上重逢,會跟亡妻說甚麼甜言蜜語

「我會叫佢嫁俾我囉!」胡楓一臉深情地說,「今世我 相處得唔夠多,仲唔夠好,希望下世可以繼續做夫妻,等我對佢更加好!」

肝功能

胡楓在手機裏,一直收藏 跟亡妻的大量合照,「由初相識,一路到佢離開,都有好多相,好多回憶。」

5個子女6個孫4個曾孫,都在他的手機相片庫,佔了重要戲份。他的鈴聲,特別由4歲曾孫錄音:「太公快 聽電話!爺爺快 聽電話!」每次電話響起,心頭都不禁甜到膩。

1月中剛慶祝的89歲生日,兒孫滿堂賀壽,是最好的禮物。

「生日願望最緊要身體健康!希望到90歲時,可以開到演唱會啦!」胡楓不忘報喜,分享自己最近的驗身報告,「肝功能好好,腎功能好好,十二指腸又係好好,我真係非常開心呀!」

老當益壯的他,平日出入是自己 車,因為可以提升專注力,「我有個老友羅艷卿,佢90歲都仲係 車去買 ,好精靈。另一個朋友90幾歲依然 車周圍去,我89歲唔算叻呀!」

為了避免老人癡呆,他多年來一直是用人腦去牢記親友的電話號碼,從不倚靠手機通訊錄。「我要訓練我個腦唔好生銹嘛!」

他的一頭烏黑髮絲,亦是真材實料。「我好感恩,冇甩頭髮啦,又唔使染黑啦, (曾江冇送過美源髮釆俾你咩 )冇呀,我諗佢自己都冇用啦!」

胡楓自豪的說,從不靠吃補品強身健體,「我以前成日同太太講:『整 補 食下好喎!』到佢唔 度,都仲未整過俾我食。」

不老傳奇,一切唯心造。幽默的胡楓,最愛契仔契女叫他做「修仔」,愈叫愈青春。「千祈唔好自怨自艾自己老囉,要用開朗心情去過活,就算有煩惱,都要笑 去煩。如果人 話我老,我會同人反面 ,哈哈!」

約定

信守承諾,是人世間買少見少的動人美事。

誰還會記得,十年前的約定 言者可能順口說笑,

聽者卻銘記於心,一直在等待三千多日後的來臨。

胡楓70大壽時,我的好朋友林蕾在清水灣的電視城專訪了他。

歲月流轉,80歲生日時,胡楓再度接受專訪。臨別前,

他笑 答應林蕾:「到我90歲時,你再同我做訪問啦!」

十年人面桃花,林蕾早已移民海外,任職的周刊亦在紙媒末世中執笠,90歲的訪問,沒機會做到了,但她仍然刻在心裏。

「我同修哥的約定,不如由你代我去圓夢吧!」

於是我來到虛齡90的胡楓面前,撥通視像電話,讓林蕾越洋問好。

未做的訪問,就交給我吧!

有些約定,今生兌現,有些來世再續,像極了愛情。

▲胡楓當年因為走小生路線,和太太秘密結婚,到子女六歲左右,才公開承認婚事。「我算係第一代發展地下情的藝人。」

▲自太太離開後,胡楓即把社交平台的頭像,換成二人的年輕合照,一直至今。

1╱太太呂詠荷曾任電影幕後,和胡楓在1969年合作過電影《威風大少惡千金》,一個監製,一個男主角。

2╱《踩過界2》中,胡楓飾演殺妻老翁,淒酸痛哭的演出,被激讚神演技,感人至深。

3╱結婚戒指從來不會出現在胡楓手上。「我一向都唔會戴任何 在身上,冇戒指,冇手錶,冇頸鏈。」

4╱70年代艷情片《財子名花星媽》,胡楓和露點的邵音音有激情床上戲,邵音音笑指修哥不懂做愛技巧,網友更封他為「暗黑胡楓」。

▲五個仔女六個孫四個曾孫,一張張同堂歡笑的合照,溫馨滿載。‘

▲今年89歲生日,因疫情未能開派對,新抱特別安排網上生日會,讓身處英國、加拿大和香港不同角落的親友,隔空送上祝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