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廢水排海我們如何用法律維權?
2021年04月18日19:04

  原標題:日本核廢水排海我們如何用法律維權?|最全分析

  距離日本正式決定將核廢水排海已過去近一週,關於核廢水排海的爭議仍在繼續。

  根據中國外交部網站消息,截至4月14日,除中、韓、俄、歐盟外,還有311個環保團體向日方表示堅決反對,只有美國聲援了日本政府的決定。

  核廢水排放入海的決定不能僅由日本“一家做主”,還涉及國際法理諸多問題,引發國內外法學界關注。

  日本排放核廢水入海是否違反國際法?如何看待美國聲援日本?我們可採取哪些措施維權?新京報記者採訪了多位法學專家進行權威解答。

  其實,核廢水排放入海不僅是科學問題,更是個法律問題。

  Q1:國際社會對核廢水排海標準是否有統一規定?

  西南政法大學教授嶽樹梅表示,目前國際社會對於排放核廢水入海的影響存在很大爭議。一方面,日本政府聲稱,排放處理後的核廢水並不會對海洋環境和人體健康產生影響。

  另一方面,許多國際研究機構與環保組織提出了不同觀點。國際原子能機構專家組評估報告指出,如果將福島核電站含氚廢水排入海洋,會對周邊國家海洋環境和公眾健康造成影響;德國海洋科學研究機構指出,福島沿岸擁有世界上最強的洋流,從排放之日起57天內,放射性物質將擴散至太平洋大半區域,10年後蔓延全球海域。綠色和平組織報告顯示,日本核廢水所含碳14在數千年內都存在危險,並可能損害人類基因。

  國際社會爭論不休的主要原因在於,國際社會缺乏統一的核廢水檢驗標準,不同的機構和國家有不同的標準和檢驗程序。就目前來看,核廢水排放入海給人類帶來的危害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仍有待科學考證。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龔向前強調,核廢水排放入海是技術性很強的環境爭端問題,如果未來涉及可能的國際爭端解決,還存在科學證據及其採信的問題。

日本政府宣佈核廢水排海的決定是無視人權與國際海洋公約的行為。綠色和平組織報告截圖
日本政府宣佈核廢水排海的決定是無視人權與國際海洋公約的行為。綠色和平組織報告截圖

  Q2:日本核廢水排海的“決定行為”具體違反了哪些國際法條約?

  就日本核廢水排海的“決定行為”而言,北京國際法學會會長、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李壽平指出,如果日本排放入海的核廢水中含有碳14和碘129,並對海洋環境造成久遠危害,其行為將構成國際法上的國際不法行為,並涉嫌構成反人類罪行。

  李壽平表示,日本政府缺少對排廢計劃的全面評估,在有替代方案的情況下仍選擇排放核廢水入海,無論其排海方式如何,都未能履行其簽署的國際條約所規定的義務。

  如果日本政府選擇使用船舶、航空器等運載工具將核廢水運至有關海域進行排放,則排廢行為適用於1972年的《倫敦公約》及1996年的《倫敦議定書》的具體規則。上述兩份公約規定,故意將陸地汙染物置於海洋中的行為有違國際義務。

  若日本政府選擇直接將核廢水從陸地排入海洋,則違反了《聯合國海洋公約》的有關規定。日本作為《聯合國海洋公約》的締約國,有義務就核廢水排海事宜與受影響的國家展開合作、信息共享。然而,日本並未事先知會中國、韓國等周邊受影響較大的鄰國,顯然未履行《聯合國海洋公約》框架下的法律義務。

  此外,福島核廢水屬於核材料汙染源,日本此舉也受到關於核活動與核材料的國際公約約束。例如,1986年的《及早通報核事故公約》要求締約國在核事故發生後立即通知可能會受影響的國家並與之協商,以減少輻射危害。

  Q3:除具體條約外,日本政府決定將核廢水排海違反了哪些國際法基本原則?

  北京市國際法學會理事、國際關係學院法學院教師李文傑表示,首先,日本在未經廣泛協商的情況下決定排放核廢水入海,嚴重違背了“國際協同合作”原則和“適當顧及”原則。“國際協同合作”原則是指,只要有關國家的行為涉及對全球其他區域的汙染,行為發生前就需要與有關國家進行多方面合作;“適當顧及”原則要求任何國家在行使海洋權利時必須適當顧及其他國家的權利和義務。因此,日本做出排廢決定時,應當與周邊國家乃至國際社會展開通報、信息共享以及協商,不能單方面“為所欲為”。

  其次,排放福島核廢水入海違反了“防止跨界損害”原則。“防止跨界損害”原則要求,各國應保證其管轄範圍內的活動不會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產生不良影響。福島核事故是迄今為止全球發生的最嚴重核事故之一,其核廢水入海勢必對全球海洋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危害全人類的福祉。很顯然,日本核廢水排海違反了該原則。

  此外,日本政府在證據不足、對排廢計劃尚未全面有效評估,特別是在科學上存在爭議的情況下決定排放核廢水入海,沒有遵守“風險預防”原則。該原則要求,當科學證據還不能確定某一行為是否造成汙染時,不得以“不確定”為由繼續從事可能汙染環境的行為。

美國國務院發佈聲明支持日本核廢水排海的決定。美國國務院官網截圖
美國國務院發佈聲明支持日本核廢水排海的決定。美國國務院官網截圖

  Q4:美國國務院“聲援”日本政府將核廢水排海,如何看待美方表態?

  李文傑指出,美國的聲援“微不足道”。美國對日本排放核廢水入海的支持既無視現行國際法,也罔顧曆史,還置美國國民生命健康於政治目的之後。

  首先,福島核廢水排放入海是公然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因此美國罔顧了日本違背國際法的事實。

  其次,“防止跨界損害”原則與美國曆史淵源極深。在1938年美國訴加拿大的特雷爾冶煉廠案中,美國因加拿大的特雷爾冶煉廠排放的廢氣對其造成汙染,進而提起仲裁。最終該案裁決,要求加拿大對美國賠償,支持防止跨界損害原則。特雷爾冶煉廠案成為防止跨界損害原則的第一個國際法判例,該原則現已成為國家應該對其跨界損害行為負責的國際法依據。如今美國對此絕口不提,這種“雙標“行為就是在罔顧曆史。

  再次,美國罔顧國民健康安全。儘管美國對日本的排廢計劃表示支持,但美日雙方都沒有拿出切實、充分的證據。目前看來,美國此舉更多出於政治目的。在美國國民可能遭到危險的情況下,美國沒有支持適用能夠保護國民健康的“風險預防”原則,也是一種罔顧國民生命健康的做法。

  Q5:針對日本排放核廢水入海的決定,利益相關國家應該採取何種措施維權?

  就司法程序而言,中國海洋法學會會長、國際海洋法法庭前法官高之國建議,可考慮訴諸聯合國國際法院(ICJ)或國際海洋法法庭(ITLOS),請求做出“法律諮詢意見”。

  其次,國際社會還可採取“軟性”手段應對。武漢大學教授秦天寶指出,可以從道義層面入手指責日本政府的決定行為,揭露日本在環境保護方面的“虛偽性”“兩面性”。

  最後,除政府外,民間組織、行業協會及個人也可積極參與國際爭端解決。龔向前說,國際海洋法法庭海底爭端分庭的訴訟主體已經開創了個人參與國際司法程序的先河,在國際常設仲裁院的環境規則中,也有大量有關非政府組織及個人參與國際司法或仲裁程序的規則與解釋。

韓國考慮對日本核廢水排海提起訴訟。韓聯社報導截圖
韓國考慮對日本核廢水排海提起訴訟。韓聯社報導截圖

  Q6:當地時間4月14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韓國總統府青瓦台主持會議時,指示各部門積極研討向國際海洋法法庭申請臨時措施或提起訴訟。如何看待韓國的維權行動,韓國下一步應該如何做?

  高之國指出,韓國提出了兩種程序——“申請臨時措施”或“提起訴訟”。就“申請臨時措施”而言,韓國此舉“可行”,“提起訴訟”或“可贏”。

  國際海洋法法庭曾有過類似案件,英國Mox核燃料廠曾被愛爾蘭起訴,愛爾蘭擔心該核燃料廠會對愛爾蘭海造成汙染。最終,國際海洋法法庭判愛爾蘭勝出,要求兩個國家談判解決爭端。英國Mox核燃料廠僅是正常工作運轉,愛爾蘭都能訴訟成功,更何況日本決定傾倒的核廢水由福島核事故產生,比較來看,韓國若提起訴訟有較大贏面。

  雖然韓國維權行動可行,但是仍存在明顯短板。高之國認為,想要讓國際司法仲裁確定管轄權,韓國必須先與日本完成“交換意見的義務”,提出外交抗議還不夠,韓國應盡快就爭端解決提交“外交照會”(外交信件形式之一)。

  Q7:面對日本核廢水排海的決定,中方還可採取哪些具體措施維權?

  高之國指出,應先製定國家和地方應急計劃,及時出台和製定國家和地方兩級關於日本核廢水排海風險管控和應急計劃。

  另外,國家海洋研究機構等部門需對核廢水汙染損害進行計算機建模,為決策提供科學依據;再次,國際法和國際海洋法工作者應開展國際法研究工作並及時公之於世,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最後中方應善加利用國際司法程序,以此向世界展現“負責任大國”的國家形象。中國或成為日本此次決定最大受害國之一,應立即啟動汙染損害的科學、法律、經濟等方面的證據收集,為未來做準備。

  中國社科院國際法研究所教授王瀚靈在報告會上補充道,在必要時,中方也可對日本有關個人、企業進行製裁。

  編者註:上述部分專家觀點來源於4月17日中國海洋法學會與北京國際法學會共同主辦的“日本福島核廢水排海國際法問題學術報告會”。

  [新聞背景]

  日本核廢水數據不夠公開透明

  按照日本政府的說法,經過處理後的核廢水,除了氚以外的各項放射性物質都達到了安全水平,氚在稀釋後也不會對人類健康及海洋環境造成危害。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在接受《朝日新聞》採訪時表示,處理後的核廢水“喝了也沒什麼事”。

  路透社報導指出,一直以來,日本都著重強調核廢水處理過程中的過濾和稀釋程序。但問題在於,幾年前日本差點就用相同的說辭把放射性物質嚴重超標的核廢水排入海中。

  2018年,東電聲稱處理後的核廢水只有氚超標,並試圖以此為由將核廢水排入海中。隨後,日本媒體披露,核廢水中其他放射性物質也嚴重超標。這時東電才承認處理後的核廢水中碘129、锝99、碳14等放射性物質也嚴重超標,核廢水不能排放。

4月1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答記者問。圖/外交部官網
4月1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答記者問。圖/外交部官網

  4月1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日本聲稱核廢水安全,憑藉的僅僅是自己單方面掌握的數據,完全沒有說服力。揭露福島第一核電站運營方東京電力公司篡改數據、隱瞞不報的爆料、證言、報導還少嗎?種種劣跡在前,這些缺乏國際機構等第三方實質參與、評估和監管的數據真的靠得住嗎?

  美國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研究員、海洋化學家肯·布塞勒也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鍶、銫等放射性元素是需要額外關注的對象,因為它們更容易與海洋生物結合。如果累積到一定濃度,相比氚,它們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更大。

  近期,還有人將日本福島核事故處理後廢水與各國核電廠正常運行液態流出物進行比較。生態環境部(國家核安全局)相關負責人就有關問題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日本福島核事故處理後廢水和核電廠正常運行液態流出物有本質區別。

  一是來源不同,二是放射性核素種類不同,三是處理難度不同。福島核事故廢水來自於事故後注入熔融損毀堆芯的冷卻水以及滲入反應堆的地下水和雨水,包含熔融堆芯中存在的各種放射性核素,處理難度大。相比之下,核電廠正常運行產生的廢水主要來源於工藝排水、地面排水等,含有少量裂變核素,嚴格遵守國際通行標準,採用最佳可行技術處理、經嚴格監測達標後有組織排放,排放量遠低於規定的控製值。

  生態環境部表示將密切跟蹤事態發展,認真評估對海洋生態環境可能造成的影響,加強海洋輻射環境監測,保障中國海洋生態環境安全。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實習生 宋承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