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鎖12億噸的“勝利”密碼——寫在勝利油田發現60週年之際
2021年04月17日10:03

原標題:解鎖12億噸的“勝利”密碼——寫在勝利油田發現60週年之際

  新華社濟南4月17日電 題:解鎖12億噸的“勝利”密碼——寫在勝利油田發現60週年之際

  新華社記者栗建昌、吳書光、張武嶽、張力元

  黃河入海口,共和國最年輕的土地,中國石化勝利油田在此起步,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走過整整一個甲子。

  60年間,勝利油田人上下求索、迎難而上,打破“華北無油論”、拉開石油會戰序幕,在只爭朝夕、戰天鬥地中譜就一部荒原創業史。

  60年間,勝利油田人面對複雜油藏,不斷解放思想、挑戰極限,一次次創新如同燈塔,照亮了勝利之路,實現了找得到、采得出、穩得住。

  60年間,勝利油田人秉承“我為祖國獻石油”的初心,勇於擔當、矢誌奉獻,在服務國家能源安全的同時,順應生態文明建設大勢,在黃河三角洲濕地“舍油讓道”。

  “為祖國找油,為民族爭氣”。

  勝利油田從創業到創新,在擔當奉獻中一次次飛躍發展,不斷走向新的勝利。

“碎盤子”里找油打破“華北無油論”

  “回憶在東營從華八井起的六十年,我和廣大石油人一起為勝利油田奉獻了青春奉獻了一生,始終不忘為國獻油的初心。一生做了為油奮鬥的事,值!”勝利油田優良傳統展廳前,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顧心懌在留言簿上的字跡,力透紙背。

  “只長紅柳不長樹,四季只有春和冬。”20世紀60年代,這裏還是一片荒涼貧瘠的鹽堿地。勝利人頭頂藍天、腳踏荒原,打響一場聲勢浩大的石油大會戰,硬是建起了全國第二大油田。

  食草籽野菜,飲堿灘苦水,眠干打壘,臥蘆草棚;巾幗稼穡,墾荒闢田,亦工亦農……老油田人憶及會戰,唏噓不已。

  這困難那困難,國家缺油就是最大的困難。

  1961年,顧心懌參加了“華八井”的鑽井工作。當時井中發現了油氣跡象,但取不上油砂岩心。顧心懌團隊不畏難、不服輸,在井場上設計製造了一套“大直逕取心工具”,成功取出了第一批油砂岩心。

  同年4月16日,華八井獲日產原油8.1噸,廣袤的華北平原,首次有了工業油流,打破了當時“華北無油論”。

  這是勝利油田發現的重要標誌,也揭開了華北地區大規模勘探的序幕。

  雖然勝利油田的發現打破了“華北無油論”,但被稱為“石油地質大觀園”的勝利油田,囊括了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油藏類型,勘探開發之難世界公認。比如東部老油區,被喻為“一個摔碎的盤子,又被踢了一腳,七零八落,對不起來”。

  但憑著“骨頭裡找肉”的勁頭,勝利油田一代代石油人不斷創新,苦幹實幹,把劣勢變成了優勢,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勝利,截至目前,共發現油氣田81個,探明石油地質儲量55.87億噸,累計生產原油12.5億噸,占我國同期陸上原油產量五分之一。

  1978年生產原油1946萬噸,建成全國第二大油田。

  1987年到1995年,連續9年穩產3000萬噸以上。

  從1996年到2015年,連續20年年均產量穩定在2700萬噸以上。雖然受低油價衝擊影響,但從2016年至今每年仍穩產2340萬噸。

  油田首席專家束青林說,1981年至1987年,全國原油產量增加3292萬噸,其中勝利油田就占1549萬噸,接近50%。

  如今的華八井,已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除了開拓奮進、勇站排頭的精神,科技創新也已融入勝利人的血液。”已經84歲高齡的顧心懌,深深融入勝利油田。這些年來,他投身科研攻關、參與導師帶徒……仍在科研一線發揮著積極作用。

  “勝利油田的發展史就是一部科技創新史。”中國石化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兼勝利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黨委書記孔凡群說,一批批像顧心懌一樣的創新人才紮根油田,以理論創新和技術突破發現了更多儲量,采出了更多石油,增強了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能力。

“找得到采得出穩得住”的創新密碼

  仲春時節,山東東營孤島鎮,廣袤的衝積平原上,一台台“磕頭機”日夜不停工作。“我們不但要多採油,持續多採油,而且要采有效益的油。”勝利油田孤島採油廠廠長楊曉敏說,即使國際油價處於低位的情況下,這個中國石化最大的陸上採油廠,也一直在盈利。

  楊曉敏對記者說,盈利主要依靠技術升級和創新驅動。“針對不同類型的油藏,採取有針對性的採收技術,大大拓展了老油田的發展空間。”

  在孤島採油廠的一個配注站中,工人正在調配聚合物,隨後通過加壓泵將液體注入地下。據介紹,聚合物可將岩層中附著度較高的石油提取出來,爭取讓地下石油“顆粒歸倉”。

  “這就相當於用掃帚將岩石縫隙之中的石油‘掃’出來,或者用‘洗衣液’將岩石中的石油‘洗’下來,最後我們再把它采出來。”鑽研化學驅油技術36年的中國石化高級專家曹緒龍解釋說,這種化學驅油技術,被譽為大幅度提高採收率的“殺手鐧”。

  記者瞭解到,勝利油田的化學驅油技術已覆蓋儲量5億噸,累積產油7000萬噸,整體採收率達到50%,年產油量占油田年總產量的12%。面對多樣的油藏類型,勝利人依靠技術創新,把它們變成效益穩產的陣地。

  “科技進步是一個支點,一旦攻克了關鍵技術,就能撬動一大批儲量,帶動原油產量的提升。”中國石化高級專家王永詩說。

  采得出的前提是找得到。針對勝利油田油藏“薄、小、碎、深”的特點,近年來,科研人員研發出單點高密度地震技術,以便更精確找到地下油藏。

  勝利油田物探研究院副總工程師芮擁軍說:“這種技術就像給地層做‘CT’,更容易鎖定石油的‘藏身之處’,是老油田精細勘探的利器。同時,軟硬件關鍵環節實現了國產化。”“十三五”以來,該技術先後在勝利、江蘇等油田的16個區塊應用,發現資源量5.3億噸。

  “石油在地質家的腦海里。”依託於油田上下解放思想、主動創新的良好氛圍,勝利油田道路越走越寬,而油田的發展史無數次證明,每一次理論技術的進步,都帶來跨越式的發展。

  ——1985年,複式油氣聚集區帶理論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帶動我國東部渤海灣盆地持續規模增儲,勝利油田成為全國第二大油田;

  ——2004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陸相斷陷盆地隱蔽油氣藏勘探理論,讓勝利油田連續10年三級儲量過億噸,引領了陸相斷陷盆地隱蔽油氣藏的勘探;

  ——2020年,斷陷盆地油氣精細勘探理論技術及示範應用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為國內老油田增儲穩產指明了方向。

  截至2020年底,勝利油田共獲得各類科技成果獎7900餘項,其中國家級科技獎勵120餘項,省部級獎勵900餘項。

“舍油讓道”顯擔當

  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一處近海採油平台略顯冷清,原來高聳的採油設備已不見蹤影,採油平台周邊水面上不時有成群的鳥兒盤旋。

  “去年11月底,這裏的採油設備已按計劃拆除並回收。”勝利油田石油開發中心勝海採油管理區墾東12塊負責人鄧子剛說,這裏原有115口採油井,年產油16萬噸,但為了落實環保督察整改方案,油田生產設施全部關停退出,並製定了生態恢復計劃。

  記者瞭解到,2020年,位於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衝區內的300處油田生產設施已全面完成退出,一邊是經濟利益的捨棄,另一邊則是油田保護黃河三角洲濕地的決心,更體現了油田助力生態建設的擔當。

  雖然一些生產設施退出,但勝利油田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擔當本色依然。油田人說,兌現這份擔當還是依靠創新秘訣。

  從渤海萊州灣畔出發,沿著一條8.48公里的S形進海路一路向東,中國石化青東5灘海陸岸採油平台靜臥在海中,平台上48口皮帶式抽油機個個“身量纖纖”。

  “平台採用‘瘦小細長’的700S型皮帶抽油機,每口井及設備僅占地0.3畝,較常規設計減少用海面積30%。”青東採油管理區黨支部書記、副經理王振華說,井口平均間距縮小至1.7米,這種“集約式”用地實現了在20畝空間內,數十口油水井同時生產,減少了對海洋底棲生物的影響。

  青東5採油平台晝夜工作的同時,在勝利油田商853重點實驗區塊,在廢氣中捕集、純化的液態二氧化碳,正有序地注入2800米的地下。

  “從水驅,到聚合物驅、二元復合驅,再到非均相復合驅,驅油的技術不斷創新,二氧化碳在勝利油田已成為驅油利器。”勝利油田首席專家、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楊勇說,在油藏中,二氧化碳處於超臨界狀態,可以溶於原油,降低原油的黏度,增強地層能量,進而把小孔隙中的原油驅出來。

  自2008年以來,勝利油田發展了二氧化碳驅油與封存關鍵技術。目前,油田7個區塊已累計注入二氧化碳42萬噸,累計增油10萬噸。同時封存二氧化碳39萬噸,相當於25萬輛汽車一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勝利油田適合二氧化碳驅的儲量約為10億噸,驅油與封存潛力巨大。目前正按照“積極有序開展CCUS(二氧化碳捕集、驅油與封存)全產業鏈項目設計”要求,開展國內首個百萬噸級勝利油田——齊魯石化CCUS示範工程建設,建成後將是國內最大的CCUS全鏈條示範基地。隨著國家碳達峰碳中和戰略的逐步落實,這一技術大有可為。

  勝利油田分公司總經理牛栓文介紹,油田正開展不同氣源二氧化碳捕集、驅油利用與地質封存技術研發及工程示範,為二氧化碳捕集利用及封存提供技術支撐,確保實現生態與經濟效益雙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